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小兄弟让人给骗了为什么还这么开心?”最初和谢文东互笑的那个年轻人站起身,走过?#27425;?#36947;,身旁的四个大汉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两个。谢文东揉着?#20146;櫻?#21497;道:“我这个人很聪明,第一次碰到能把?#31227;?#20498;的人,你说这是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呢?”年轻人看了他良久,笑出声道:“世界上敢说自己聪明的人?#27426;啵?#20320;是我遇见的第一个。但据我看来,真正聪明的人是不会主动说自己聪明的。”

            谢文东叹道:“人有时候很奇怪,当你说假话时人们往往会相信,当你说真话时,人们往往把你当成傻子。”

            年轻人柔声道:“你不是傻子,如果你是傻子就不会给老板那一百快钱,而是无休止的和他争论下去,哈哈。”

            谢文东笑而不语。这时,原来坐在年轻人左右,后来又消失的两个大汉从街道尽头走了过来,一人手里还提着一个人,正是骗了谢文东的那个中年人和青年,只是?#25104;?#26377;伤。两个大汉手里提着人动作仍然敏捷,不一会就来到年轻人身旁,恭敬道:“天哥,这两人被我?#20146;?#22238;来了。”年轻?#35828;?#28857;头,看向谢文东道:“小兄弟,骗你的二人就在这,你说怎么处理他俩?”

            谢文东心中?#27426;?#24863;激的笑了笑,摇头道:“我说了,他俩是第一个能骗倒我的人,这足可以值得骄傲了,何必为难他俩,我希望你老兄将人放了吧。”年轻人背起手,低头想了想,说道:“?#28909;?#23567;兄弟都这么说了,我这个旁人也?#30343;?#20040;话。”说着,向大汉挥挥手,大汉答应一声,抬脚踢向二人的屁股,?#26263;潰骸?#28378;!”

            看两人发了疯般落荒而逃,年轻人向谢文东伸手道:“我叫向问天,今天能和小兄弟认识很高兴。”

            向问天!谢文东眼睛神光一现,马上?#21482;?#22797;了?#39556;玻?#25569;住他的?#20013;?#21621;呵道:“我也很高?#22235;?#35748;识向兄,我叫谢文东。”

            “哦?”向问天仰面望天,状似思索道:“我记得北洪门新上任的大哥好像就叫做谢文东吧?!”

            “没错!”谢文东托腮垂头,似?#20102;?#36947;:“如果我没有记错,南洪门的掌门大哥就叫做向问天。”

            “哈哈!”谢文东和向问天握手长笑。笑声是如此的大,盖过了街道?#34987;?#30340;喧嚣。老天也?#22351;?#19981;感叹人生的机缘是如此的巧合。向天行的四名保镖心头同是一震,没有想到这青年就是北洪门的新任大哥谢文东,不自觉将手伸向腰间配枪。在不远处还隐藏着一个人,早已把枪掏了出来,打开保险用衣服?#20146;。?#26538;筒直指向向问天的后心。这不是别人,正是跟在谢文东身后的东心?#20303;?#21482;要有稍微对谢文东不利的情况,他都会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

            危机汹涌,一触即发,谢文东和向问天象是没有感觉到,笑呵呵的从新打量对方。谢文东先开口道:“很久以前我就听?#30340;?#27946;门有位了不起的英雄叫向问天,今天能见,真是出乎预料啊。”

            向问天笑道:“别人说我是英雄我未必会在乎,只有谢兄弟这么说才真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值得喝上三杯。”

            谢文东又叹息道:“?#28909;?#26159;英雄,又何必对一位老人暗下杀手呢?这岂是英雄的行径?!”

            向问天摇头道:“欲加之罪,?#20301;?#26080;词。我做事虽不敢说光明磊落,但宵小的手段我也不屑去使用。其实正如你所说,当你说假话时人们都很容易相信,说真话时人们反倒会以为你在骗人。”

            谢文东心有同感,笑道:“世态炎凉,正是如此。”向问天感叹道:“人世间的痛苦也在于此。”

            谢文东一挑眉毛,呵呵大笑道:“他乡遇知己,人生一大美事,值得喝上一杯。”

            向问天摇头道:“男人喝酒哪?#26032;?#26479;喝的?他乡遇知己,这是天大的美事,值得喝上一箱!哈哈!”

            谢文东和向问天真的喝了一箱。最后二人都有了六分酒意,向问天站起身,仰头道:“明?#24405;?#26102;有?”谢文东喝了酒,接道:“把酒?#26159;?#22825;。”向问天感叹道:“好久没有喝得如此痛快了,真想和你做朋友啊!”

            “是啊!”谢文东站起身,和他并肩而立,看着天上的圆月,叹道:“如果没有洪门的话,我们或许真的可以……”他没有把剩下的话说完。这是谢文东和向问天第一次见面,性情相投的二人却因为各自的使命,只能站在生命的两端。?#27426;?#26159;生,?#27426;?#26159;死。没有办法改变,至少他俩无力改变,这也许就是上天安排的宿命。

            向天笑在四名手下的搀扶下摇晃离开,临行时,说道:“希望我们还有这样的机会还能再坐一起喝酒,有时候我真的很孤单,感觉天下之间竟没有一个朋友。”

            谢文东只是淡?#22351;潰骸?#20320;醉了!”其实他又何尝没有这样的感觉。他的朋友只有两种,一是兄弟,二是可以利用的对象。真正可以称得上,或者?#30340;?#34987;谢文东看在眼里的朋友却没?#23567;?#37027;种可以谈古论今,说天道地,心灵?#20302;?#30340;知?#27721;?#21451;。

            向天笑走了。谢文东刚站起身,忽觉得天地旋转,又坐了下去,暗道看来自己真的醉了。这时东心雷来到他身旁将他扶起,谢文东朦胧着双眼,一看是他,笑道:“你都看见了吧,我就知道,?#36824;?#22312;哪你都会跟得上我。”

            东心雷闷不做声,好久才道:“你相信他说的话吗?”谢文东先是一楞,转念一想知道东心雷问的是老爷子遇袭事,忍不住叹道:“他或许是个可怕的对手,但绝对也是个可以信赖的敌人。因为他算得上是一位英雄。呵呵。”

            第二天。缓缓升起的骄阳毫不吝啬自己的光芒,无私的照射在大地每一个角落。谢文东却心中琢磨着,太阳吝啬一些该多好,阳光不要太早的照到自己的头顶。唉!谢文东叹口气,昨晚狂饮令他的头隐隐作痛,无奈地坐起身,看见旁边的?#38647;由?#25918;着热腾腾的参茶,能如此细心的只有看?#25340;?#40065;的东心雷了。喝了一大口,谢文东感觉舒服了一些,揉着头,回想起昨晚的情景,忍不住感叹,看来南洪门能一直与老爷子相抗衡,守住长江不让分毫不是出于偶然,向问天确实?#20852;?#36807;人之处。可暗杀老爷子的不是向问天?#21482;?#26159;谁?谁有如此大的胆量敢招惹掌管整个北洪门的老爷子呢?谢文东实在想不出来。

            洪门的势力到?#23376;?#22810;大,?#27573;?#26377;多广,恐怕谁都说不清。全世界只要?#35874;?#20154;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那?#27426;?#23569;不了洪门。这次参加洪门峰会的各地老大有来自美国,加拿大,澳洲,法国,英国,日本,菲?#26432;觶?#21488;湾,港澳等地数十人之众。其中拿出任何一人都是跺一脚,整个地区颤三颤的?#24039;?#36825;些人聚到一起,规模?#19978;?#32780;之。把他们联系到一起的就是世界洪门联合会,每年的峰会也是由这个组织举办,虽然其目标是全世界洪门大一统,可真正实施起来,无疑是东方夜谈。希望是渺茫,但每年的会议可从未间?#24076;?#21508;地的老大?#19981;?#26497;参加,最主要?#22351;?#26159;与自身的利益密切相关。不知道各地洪门之间有多少生意是在峰会上谈妥的,当然,老大们之间联络感情也是不可缺少的。现在帮会发展的趋势也逐步走上国际化,国际间的合作也成为一个帮会是否能长足发展,是否?#30475;?#30340;标?#23613;?/p>

            联合会把这次峰会举办地点定在南京最豪华的宾馆金陵?#27807;輳?#24182;且包下整个一层楼,出手之大方,令人乍舌。谢文东到宾馆门前时汽车根本开不进去,只好停到不远处的停车场。一行十数人?#25112;?#20837;宾馆,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急忙跑上?#26263;潰骸?#20960;位可是姓洪!”服务生是联合会特意安排的,都是阅人无数的老油条,一见这十几人服装整齐,十有**是洪门的。

            谢文东先是一楞,然后笑着点点头,道:“没错,麻烦兄弟带个路。”

            服务生见谢文东如此客气,心中顿生好?#23567;?#35201;知道来参加大会的,哪个不是大人物,说起话来也是盛气凌人,跟他这样和颜悦色,如此有礼的并?#27426;?#35265;。服务生呵呵一笑道:“别客气,请和我来吧。”说着,将谢文东?#28909;?#39046;到电梯处,站到一旁将他们让进电梯,然后说道:“第十层就是了。”谢文东点点头,说声谢谢。

            电梯内,聂天行收起平时玩世?#36824;?#30340;样子,正色道:“东哥,上去后?#36824;?#35265;到任何人说话?#27426;?#35201;小心,往往一句话就能改变其他大哥对我们的看法。联合会已经把大陆南北洪门?#21916;?#30340;事提上议程,拉拢各地大哥的支持对我们很重要。”

            谢文东对洪门内部事毫无了解,点点头记在心?#23567;?#19996;心雷补充道:“南洪门一向和台湾势力交好,而台湾势力和日本势力简直亲如一家。所以,不出意外的话,这两股势力会一致支持向文天。”

            谢文东眉头一皱,问道:“那有没有和我们交好的势力?”“有!”东心雷和聂天行异口同声道,然后又相视一笑,后者道:“美国,澳洲?#22270;?#25343;大的老大与老爷子关系一直不错,每逢过节双方都会互赠礼物,他们也是长久支持我们的。但现在老爷子受伤住进医院,能否继续和他们保持良好关系就要看东哥你的了。”聂天行刚告?#27426;?#33853;,东心?#23376;?#25509;道:“还?#23567;?/p>

            “行了!”谢文东抬起手打住二人,翻着白眼道:“不要一次性给我灌输太多的东西,我的脑袋要爆炸了。”东心雷小声?#27490;?#30528;:“如果东哥昨晚不是和向问天喝酒,我也不会这样担心。”聂天行的耳朵有时异常灵敏,扬起双眉,张大眼睛问道:“刚才你说什么?昨晚东哥和谁去喝酒了?”东心雷急忙闭上大嘴?#20572;?#25671;头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不可能,我明明听到……”谢文东回过头,在他冰冷的目光下,二人这回很?#24515;?#22865;的同时闭嘴。惹得任长风和沙木连连偷笑。看来世界上能镇住这两人的除老爷子外,现在又多了一个人。

            “叮!”电梯停下,谢文东?#28909;?#36208;了出来。有数名穿西?#26263;?#20154;守在走廊电梯旁,其中一人客气道:“请出示请贴。”

            谢文东一楞,他不知道有什么请贴,转头看向东心?#20303;?#21518;者急忙?#30001;?#34915;口袋拿出一张红底金面的请贴递了过去。那人接过看了看,点点头道:“里面请。”说着,那人前面带路,走到一处双开门的房间停下,伸手将门推开,谢文东觉得眼前一亮。

            虽是白天,里面仍是灯火辉?#20572;?#20116;颜六色的吊灯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这个房间更像是舞厅,面积超过五百坪。中间一张大长桌,两边已经坐了不少人,或两三交谈,或闭目养神。带路之人打开门后沉声道:“北洪门新?#25569;?#38376;大哥谢文东到!”

            里面众人齐刷刷转头看向谢文东,每?#22351;?#30446;光都像是能穿透人心一般,更像是一把刀子,在人身上划过。谢文东毫不在乎,一脸微笑的走了进去。除东心雷和聂天行跟随而入,其他人留在门外被请到旁边的房间。一位五十多岁,有些秃顶的中年人哼了一声,嘲笑道:“真不知道金鹏在搞什么,找了这么一个小孩来坐大哥,哈哈!”说完,把?#22336;?#22312;旁边的?#25214;巫由希?#24456;明显是不想让谢文东坐他旁边。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十六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