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张了张嘴,余光扫见门口挤了?#27426;?#22823;小不?#22351;?#33041;袋,一各个睁大双眼,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和秋凝水,看样子有随时冲进来的可能。谢文东叹了口气,心中暗笑,和如此多的警察动起手来自己还真打不过啊,他用手指点?#35828;?#31179;凝水,叹了口气说道:“我不想和你吵,本来想等你下班一起去吃顿饭,看来,现在你也没这个兴致了。”

            他说完转身向外走去,秋凝水一楞,急忙拉住他的袖子,笑道:“吵架归吵架,但属于我的饭我为什么不去吃。”她一脸得意,心中算计着如何让谢文东大掏一笔。见她忽然笑容满面,谢文东有些茫然,他从来没见过人脸变?#22351;?#36825;样之快,木?#22351;?#28857;头,说道:“那我去楼下等你。”说完,他起身向外走去。门口的警察见他走出来没有让开的意思,一各个哧牙咧嘴的看着他。谢文东眯起眼神,缓缓道:“让下!”

            “让什么让!小子,你……”一名年轻警察早对谢文东产生不满,见他说话又如此嚣张,大声怒道。可谢文东那如同刀子一般的眼神在他?#25104;?#25195;过时,年轻警察不争气的垂下头,只觉得?#25104;?#28779;辣辣的,仿佛真?#25442;?#20102;?#22351;叮阅?#30524;神产生本能的畏惧,后面的话?#19981;?#29983;生咽回?#20146;?#37324;。谢文东目光扫过其他人,又说一声:“让!”

            警察在他的目光下纷纷退向两旁,让出一人多宽的走廊。谢文东说声‘谢谢’,缓步走下楼梯。他身上无意中散发出的那?#30452;?#20154;心肺的气势,令在场的所有人感到汗颜。秋凝水也能感觉到,看着他的背影,喃喃自语道:“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谢文东走下楼梯在大厅内找张椅子坐下,?#34507;?#30340;中年警察看见他,笑道:“小伙子不错嘛,能平安无事出来的你算是第一个了。”谢文东干笑一声,没?#20889;鴰啊?/p>

            在市局大厅坐了?#27426;嗑茫?#31179;凝水已换了一身便装走下楼。他起身奇怪道:“怎么这么快就下班了吗?”

            秋凝水拉着谢文东快步走去市局,出了院门才松口气,说道:“刚才你?#30340;?#20040;大声干什么?我是偷?#25490;?#20986;来的。”

            谢文东没说话,微笑的看着她。秋凝水不满道:“看什么看,没见过有人‘逃跑’吗?”谢文东点头笑道:“现在见过了。”

            “你?#24613;?#35831;?#39029;?#22810;少钱的饭?”“随你高兴。”“好!这是你说的。”

            市中心的友好宾馆在昆明是数一数二的五星级宾馆。内部装潢典雅气派,辉煌大气的琉璃?#24179;?#22823;厅照如白昼。踩在朱红地毯上让人有身在云端的感觉。秋凝水拉着谢文东来到这里,脑袋四下转个不停,嘴里?#30343;?#21497;道:“这里真漂亮。”友好宾馆自然很漂亮,但这里的消费也很‘漂亮’,不是一般的警察能来得起的地方。当然,有特殊渠道的警察例外。秋凝水没有特殊渠道,她以前只是路过这里,进来还是第一次。拉了拉谢文东的?#36335;?#23567;心问道:“你不会没钱算帐吧?”

            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政治部的人一般都很有钱。”这里对于他来说?#30343;?#20040;特殊,只是一间宾馆,如果他愿意,用钱买下这里也能做到。秋凝水撇嘴看了看他,说道:“只是?#36335;?#22303;了一些。”谢文东身穿一身藏蓝色的中山装,时下穿这种?#36335;?#30340;人?#27426;啵?#29978;至少见,西装已经大张旗鼓的充斥中国的传统服饰。谢文东淡然一笑道:“?#36335;?#21482;是?#36335;?#36866;合自己,舒服就好。”

            秋凝水笑道:“看不出你还很有个性嘛!吃过西餐吗?”谢文东道:“我不是来自乡下。”

            秋凝水果然没跟他客气,消别人之费她也从来没客气过。而且上次谢文东将她绑在床上的情景她一直记在心中,现在机会难得,她?#24613;?#25226;床上的‘耻辱’吃回来。酒,要红酒,路易十六。用她的话说,女人只有喝红酒的时候才倍显典雅优美。菜,要西?#20572;?#27861;国大餐。她说西餐很实惠,?#20113;?#26469;既文明又不会浪费。

            谢文东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秋凝水,怎么看也不觉得她典雅优美在哪里,吃东西的时候吧唧嘴,喝酒时发出‘吱吱’声,惹来旁边客人?#22351;?#36947;诧异的目光。谢文东的脸皮?#32531;瘢?#36824;是倍觉脸红,和对面这位漂亮女警比起差距还真不小。他心中不觉想起彭玲,她和秋凝水同样漂亮,也是警察,但吃饭的时候总是细嚼慢咽,温文而雅观,很容易让人看出她是一位有理性的人,看彭玲吃饭其实也是一种享受。而秋凝水截然相反,大口喝酒,大口吃菜,反而有股男儿气,和她飒爽的?#24895;?#24456;相象。

            “我?#25104;?#38271;花了吗?”秋凝水抬起头,嘴里还塞了不少东西,言语不清道:“你不吃饭一直盯着我干什么?”

            谢文东回过神,歉然一笑道:“你让我联想起一位朋友,也是警察。”

            秋凝水放下刀叉,将口中食物咽干净,问道:“也是女的吗?”谢文东点头。秋凝水突?#36824;?#24515;起来,又问道:“漂亮吗?”谢文东叹了口气,眼神中流露出思念,淡淡说道:“和你一样漂亮。”

            秋凝水一挑秀眉,问说:“她是你女朋友。”谢文东笑道:“我这人很挑剔,天下能令我心动的人?#27426;唷?#22905;是其中之最。”

            秋凝水听后拿起餐巾胡乱的搽搽嘴,然后往桌?#30001;?#19968;扔,说道:“不吃了!”

            谢文东一楞,奇怪道:“你好象没吃多少嘛,不是很饿吗?”秋凝水哼了一声,起身往外走,道:“现在没胃口了。”谢文东摇摇头,对于她的善变还是有些?#30343;?#24212;,打个指响,叫来服务生算帐。

            走出宾馆,谢文东道:“我送你回家吧。”秋凝水语气不善道:“我自己没有腿吗,还用你送我!”

            谢文东一头雾水,不知她在气什么,找了一辆的士,甩给司机五十快钱,对秋凝水说道:“算了,那我就不送你回家了,路上注意点。”秋凝水一屁股坐在?#30340;冢?#25506;出头来,大声说道:“你真是猪头!”

            “你……”谢文东很想把她从车上揪出来狠狠打她的屁股,当他想付之行动时,的士已经开出好远。无奈的摇摇头,看着的士消失的方向,眯眼道:“希望下回再见!”

            等谢文东回去和三眼众人汇合时,天已经大黑。晚上士兵?#33267;?#30475;守集装箱,一夜倒也平安无事。这点是谢文东太小心,麻枫虽然知道谢文东他们下榻的地方,也知道集装箱内东西的重要性,但他不敢动手。他毕竟是麻枫,而不是麻疯,他不疯,所以没有胆子?#20197;?#30465;城和军队动手。在这方面,他比不上谢文东。后者只要觉得这样做对自己有利,就是天王老子在他也敢动手。成大事不是只有一颗过人的头脑就能一切搞定,胆量和魄力都是必不可少的。当然,没有运气,天才也只是个白痴。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略微打理一下开始?#19979;貳?/p>

            云?#24076;?#39118;光迷人,?#21543;?#22914;画,不来这里人是也不会知道祖国江山壮丽所在。公路两旁巍峨的青山高高耸立云端,迷雾妖娆,仿如仙?#22330;?#29287;羊歌声时有传来,委婉而缥缈,难?#30333;?#36857;。来时,众人没有?#37027;?#27427;赏路边美境,回时,?#37027;?#36731;松下来,边看着窗外边连连感叹。三眼叹道:?#26263;?#25105;老了的时候,就在这里的山上盖一间小屋,清清淡淡,也是一见美事。”

            谢文东淡然一笑,举目望向远山,道:“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三眼精神一振,道:“我们不知能不能算是豪杰。”谢文东笑道:“豪杰的名单上?#27426;?#19981;会有我们,但枭雄册上,是?#27426;?#19981;会少的。”

            三眼嘿嘿一笑,说道:“枭雄也?#33579;?#33521;雄也罢。能留?#26053;?#23383;能让人流传下去就好。东哥,你想一想,如果百年后有人再提起我们的名字都会挑起大拇指,说一声:好!好一群大坏蛋!哈哈,那也是一件令人?#26223;?#30340;事。”

            谢文东摇头,若有所思道:“名,不重要。利,也?#30343;?#20040;。结果更是虚无的东西,得到又能怎样。?#20197;?#20046;的是过程,不是成功,在追逐成功的过程中能享受到其中的乐趣,那才是人生的享受。回头看看自己在黑暗中留下的脚印,那才是?#26223;痢!?/p>

            三眼叹口气,他的想法和谢文东不一样,他更看中的是结果,过程怎样?#30343;?#20040;。但他不会说,一直以来,谢文东在三眼以及其他人的心中早已有神一样的形象,他说的话,没有人会?#24202;擔?#20182;说可以的事,那就是真理。三眼轻声道:“我跟随东哥,是为了争霸天下,是为了打下一块咱?#20146;?#24049;的江山。而且,天下也只有东哥才是唯一值得我去追随的人。”

            谢文东轻拍他的肩膀,真诚道:“江山对于我来说不重要,如果有一天我们真有了一片自己的江山,如果有一天你真想要,只要开口,?#19968;?#27627;不犹豫的送给你。因为,你是能成大事的人,更因为,你是我的?#20540;堋!?/p>

            听了这话,三眼心中一酸,心中的激动之情无法言表,缓缓的垂下头,眼眶不觉湿润,泪?#20301;?#33853;在他的裤?#30001;稀?#22909;一会才将头抬起,颤声道:“东哥,三眼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跟随在你的左右,能跟上你的脚步,能看到你的背影,这就足够了,就算死我?#19981;?#21547;笑。在你面前我永远是最忠实的小兵,打起仗来,三眼永远是你最?#26053;?#30340;先锋。”

            谢文东叹了口气,扶住他的肩膀,说道:“?#20146;?#25105;今天说的话,也?#20146;。?#25105;永远都把你当作?#20540;?#26469;看。”说完,谢文东转头看向窗外,阵阵山风吹过,吹乱了青草,也乱了他的黑发。他象是对三眼又象是自语道:“强风?#36947;矗?#33609;会低下头。风过后,草又站直身子。人心如草,有些人可以重用而不可信,有些人可信而不可重用。”

            ?#20992;?#22312;盘山道中缓缓前?#23567;?#19968;面是?#30422;?#24748;崖,一面的高峰峭壁,再有经验的司机在这里也不敢这里轻易提速,公路上的一颗小石快都可以导致汽车滚落山崖。前面山边转弯处停有一辆白色面包车,一个司机模样的中年汉子站在车旁,一头是汗的向?#20992;?#25381;手。前面的汽车停下,里面士兵探出头,问道:“老兄,遇?#19979;?#28902;了?”

            中年司机急忙上前,递了根烟,没笑挤笑道:“可不是嘛!这破车又抛锚了,小?#20540;?#24110;帮忙,看看能不能带我一程。”说着话,掏出二百快钱直往士兵上衣口袋里塞。士兵急忙将钱推了回去,不是他不想要,而是没这个胆子,大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让我们长官看见了我怎么办。快,?#27809;?#21435;!”

            司机一脸焦急,道:“小?#20540;埽?#25105;不是为难你,我是真有急事去城里。您行行?#33579;?#24110;帮忙吧!”

            士兵招架不住他的哀求,下了汽车,说道:“我去问问长官,他要是不同意我也没办法。”司机连连点头道谢。士兵走到周鱼轿车旁,轻敲了几下窗户,恭敬道:“中尉,前面有人汽车抛锚了,希望我们能带他?#27426;危?#24744;看行不?#23567;!?#35828;完,还不忘加一句:“我看那人也挺可怜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三十六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