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章

            所属目录:第五卷 黑暗之旅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医院大楼天台。天色阴暗,灰蒙蒙的天空有乌云压顶的感觉。谢文东背手仰望天空,叹口气道:“看来明天会下一场大雨。”

            没有人接他的话,但同样没有人敢无视他的存在。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放在他的身上,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更不知他打算做什么。谢文东缓缓转过身,看了看众人,微笑道:“说?#34507;桑?#38598;结了这些人出来想干什么。”

            人群中一黄脸汉子挺身说道:“我们觉得你?#30343;?#21512;坐掌门大哥这个位置,所以希望你能自动下台。”

            “?#30343;?#21512;?”谢文东道:“这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其他人的想法?”

            黄脸汉子环视了一圈,大声道:“自然是大家的想法。”

            谢文东点点头,目光扫向其他人,缓声道:“?#28909;?#26159;大家的想法,那么这个‘大家’就都站出来让我看看吧。”

            众人互相看了看,纷纷垂头没有表态。谢文东杀死万府的事他们虽没见过,但也听说过,手?#25105;?#24120;毒辣,对他心中多少有顾忌。黄脸汉子见众人要做缩头乌龟,那不是把自己卖了嘛,心?#20889;?#24594;,亮声道:“你们怕什么,站出来就站出来嘛!”说着话,自?#21512;?#21069;跨了一大步。他这一带头,那十一人也藏不住了,将心一横,心想他们人多势重,谢文东再厉害也不能拿他们这么多人怎么样。十一人随后纷纷走向前。?#20570;?#24038;右看了看,叹了口气,也向前走了一步。

            谢文东眉毛一挑,神光直视他道:“你也反对我吗?”

            ?#20570;?#38754;不改色道:“我确实觉得掌门大哥这个位置?#30343;?#21512;你。”一旁同为长老的连田丰忙拉住他的袖子,小声道:“雷兄,你怎么也跟着他们一起糊闹啊。”向辉山?#25104;?#19968;变,看了看?#20570;?#27809;有说话。

            谢文东眯起眼睛,冷?#22351;潰骸?#37027;这十二位帮会干部也是你鼓动的了?”?#20570;?#28857;头道:“他们确实是我联系的。”谢文东看了?#20570;?#33391;久,?#24597;?#35328;道:“为什么?不支持我也需要一个理由吧。”

            ?#20570;?#21448;向前一步,神情有些激动,大声道:“理由?好,我倒要问问你,自从你做了洪门大哥以后都为洪门做些什么了。你先杀万府,那我无话可说,他确实嚣张得过分。但洪门大会以后,你无辜失踪十数天,各门各派的老大有你这样子的吗?”

            谢文东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有!”

            ?#20570;?#20877;道:“这也就算了,哪知你回来以后仍不知悔改,更加过分的是竟然在夜总会里玩了三天三夜,最后住进了医院。你自己说,洪门大哥是可以这样做的吗?”

            谢文东又叹了口气,摇头道:“不可以。”

            ?#20570;?#19968;股脑将?#20146;?#37324;的话说完,见谢文东没反驳一句,反而不知说什么好。

            谢文东道:“失踪那十几天我有?#22351;?#19981;离开的理由。在夜总会玩出病来是我故意这样做的,我只想引出一个人。”

            ?#20570;?#19968;楞,疑问道:“引出什么人?”

            谢文东道:“自从老爷子被刺杀我就怀疑洪门内部有奸细,而且地位还很高,对老爷子一天的行踪了如指掌。后来,竟然有杀?#21482;?#36827;了洪门大本营内,开着车肆无忌惮的向我开?#32929;?#20987;,?#32531;?#21448;如入无人之境的逃走,这使我的怀疑更加肯定。我想揪出这个?#35828;?#24213;是谁,所以才假装失踪。果然,那个奸细不想放弃这大?#27809;?#20250;,再次派出杀手暗杀老爷子,医院内发生的血案,各位想必都知道了吧。”

            众人听得心惊,洪门内竟然出现了奸细,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但他这一番话又确实无假,在大本营内谢文东确实遭人暗杀过,医院内也确实发生杀?#20013;写?#32769;爷子未遂的事。大家纷纷点头,屏住呼息,等谢文东继续说下去。

            谢文东喘了口气,又道:“医院内,奸?#24863;写?#30340;计划本来很周密,算准了东心雷会离开?#20808;?#22823;本营内开会,剩下的人都不足为虑。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杀手成功的引走大部分守卫。计划本来就要成功了,但突然?#32972;?#19968;个人救了老爷子。杀手在死前说过,指示他来的是我们洪门内五位长老之一!”

            最后一句话如同炸弹一般在众人心中炸开,?#25104;?#20855;是大变,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向五位长老。

            ?#20570;成?#21457;青,喃喃道:“这……这不可能吧。”

            谢文东冷笑一声,说道:“我也希望是不可能,但杀手临死之?#26263;?#35805;应该不会有假。我比你们每一个人都更想知道究?#40723;?#19968;个长老是奸细,所以我故意在夜总会内玩了三天,?#32531;?#20551;装称病,住进医院。在这期间,我算准奸细会耐不住寂寞而起来闹事,结果果真是如此。”说完,谢文东眼神如同两把尖刀,刺在?#20570;?#30340;?#25104;稀?/p>

            众人的目光也纷纷集中在他身上,连那聚众想把谢文东赶下抬的十二名干部都一脸不信的看着?#20570;?#22904;细这个罪名不是他们能承担得起的,逼掌门大哥下台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有理,再怎么说也是自己本门内部的私事。而刺杀掌门大哥那可就是大逆?#22351;潰?#34987;各帮各会所不耻,天下之大也就没有其容身之地。本来还理直气壮的黄脸汉子已是满头的冷汗,双腿一颤,‘扑通’跪在地上,慌张道:“刺杀两位掌门的事可和我们?#22351;?#20851;系都没有啊,这次逼掌门大哥下台也是?#20570;?#38271;老鼓动我们这样做的。”其他人也纷纷跪地,颤声道:“是啊!我们也是被?#20570;?#38271;老找来的。”

            谢文东叹了口气,挥手道:“你们都起来吧,这事不怪你们。?#27604;缓?#30475;向?#20570;?#30511;眼道:“我想雷长老?#27426;?#26377;话?#34507;傘!?/p>

            ?#20570;?#29615;视了一周,苦笑道:“看?#27425;?#29616;在是有口难辩了,你们都怀疑我是那个大逆?#22351;?#30340;奸细吧,……”?#22351;人?#23558;话说完,向辉山怒吼了一声,拔出手枪,直奔?#20570;?#36305;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叫道:“我真是瞎了眼,竟?#32531;?#20320;这种败类称兄道弟数十年,老爷子对我们恩重如山,你却做出这种神鬼公愤的事来,你还配称洪门弟子吗,还配做个人吗?”

            向辉山越说越怒,一张脸涨成紫红色,抬手将枪对准了?#20570;?#30340;胸口。

            谢文东看出他的意思,急忙喝道:“住手!”

            可他?#26263;?#22826;晚了,向辉山一枪打穿了?#20570;?#30340;心脏。?#20570;?#30634;大双眼,一脸不信的看着他,喉咙里发出咕噜声,身子贴着向辉山缓缓倒了下去。谢文东大步走向前,将他快要倒地的身子扶住。?#20570;?#21452;目圆张,躺在谢文东怀中,抓着他的衣襟,嘴里不停的冒着血沫,艰难的一字一字道:“我……没?#23567;?#26263;杀……金老大,相……信我,别……逐?#39029;?#38376;,死,我也要做……做洪门弟子……”

            谢文东长叹一声,伏在他耳边,轻声道:“我相信你。”

            ?#20570;成?#25380;出笑容,抓住衣襟的?#21482;?#32531;松开,眼神涣散,用尽全力,说道:“奸……细,奸……”没说完,?#20570;?#33041;袋一沉,睁着双眼离开人世。谢文东一阵心酸,扶过他的眼睛,?#32531;?#23558;?#20570;?#30340;尸体轻放在地上。站起身,他眯眼直视向向辉山,后者一脸的泪水,喃喃道:“雷兄,你别恨我!我们公事了数十年,情如手足,死在我手上比家法?#30001;?#35201;舒服的多。”

            谢文东?#37027;?#26377;些乱,问道:“向长老也认为雷长老就是那个奸细吗?”

            向辉山一呆,?#27425;?#36947;:“难道不是吗?”

            谢文东挥了挥手。他和?#20570;?#25509;触时间虽然不长,但对他的脾气有一些了解,直率而爽?#21097;?#26377;如炮筒子,是个有什么就说什么想做就做的人。而且五个长老的资料他都详细查看过,?#20570;?#26159;打将出身,他年轻时论起身手在洪门内是赫赫有名的,冲锋陷阵,立下战功无数。五人里数他最没心计,谢文东排除的第一个就是他。而?#20570;?#36825;?#20013;?#26684;也最容?#33258;?#20154;利用,只要有和他亲近的人在他耳边吹风,聚众闹事他也是能做出来的。看来?#20570;?#19981;只做了冤死鬼,还做了人家的替死鬼,剩下的四名长?#21916;?#30693;道哪一个在心中偷笑呢。谢文东心中暗叹,转念又一想,对向辉山道:“?#28909;?#20154;已经死了,就不要再提那些了。你?#30340;?”

            向辉山神色黯然,悲叹一声,哽咽道:“?#20303;做?#20063;曾经为帮会做过不小的贡献,我希望掌门大哥不要迁怒他的家里人。”

            谢文东苦笑一声,道:“这是自然。将他厚葬吧,按长老的仪式厚葬。”

            向辉山感激道:“多谢掌门!掌门真是斋心仁厚啊!”其他人也纷?#33258;?#21497;,说什么谢文东大人不记小人过,宰相肚里能撑船等等的话。三眼在一?#20113;?#24471;直哼哼,刚才看见这些人时,不觉得他们脸皮竟然有这么厚。

            谢文东无奈的摇了摇头,心中的枯涩无与伦比,这是他第一次感觉自己被人玩弄在古掌中而又无可奈何。?#35013;?#29306;牲了?#20570;?#22904;细仍然掩藏在暗中,而且,以后奸细会更加小心,想揪出来那就更加费劲。这是一颗毒瘤,不打掉就会扩散,变成更大的毒瘤。谢文东心中很明白,但他感到无力,无可奈何,还有无助。

            他心烦的在天台上来回走动两遍,站住后目?#20889;?#30528;火花看着众人,大声问道:“你们还想让我下台吗?”

            众?#22235;?#36824;有敢半句多言的,齐声道:“掌门大哥雄才武略,智慧过人,洪门不可一日无掌门大哥!”

            “好!”谢文东笑着点头道。好,好一群墙头草。伸手指了指楼下大门外的千余人,冷声道:“把你?#20146;?#24049;的手下都给我领回去,这里是医院,不是阅兵场。”

            “是!”众?#35828;?#22836;,齐声说是。?#32531;?#31449;在原地没敢动,等谢文东下文。谢文东挥挥手,道:“你们还上赶快去,站在这里晒太阳吗?”众人听后如释重负,纷纷冲下楼,速度之快不弱于狡兔,很怕慢了无法表达自己的忠心,引起别人的怀疑。

            谢文东走到天台边?#25285;?#32972;手遥望天际。三眼来到他身后,轻声道:“这?#20570;?#27515;得很冤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五卷 黑暗之旅 第四十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