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血杀来得比谢文东想象中的快。人?#27426;啵?#21482;有二十,但各个都是精鹰,他们来时没有谢文东政治部的身份做掩护,无法带武器通过机场。谢文东一个电话打到老鬼那,后者正好在打洛,被他叫到了昆明。

            见面后,老鬼愁眉苦脸,说道:“你找我来?#27426;皇?#20040;好事!”谢文东笑了笑,两人的关系用不着客气,直切正题道:“我要枪!很多的枪!”老鬼咽了口口水,一提军火他眼睛都发红,大声说道:“我?#36947;系埽?#20320;管我要枪,是不是搞错了,我们的军火还都*你来供应呢!”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我这次来昆明太着急,没有时间走陆路,军火也就没办法运过来,而且我只是暂借,以后还你双倍,你不是连这个忙都肯帮吧?”

            老鬼叹了口气,道:“我说了遇到你?#27426;?#19981;会有什么好事!对了,用军火干什么?不是想在昆明做笔‘大买卖’吧?”

            谢文东嘴角微撇,眼神变得凌厉,说道:“我想要一个人的命!”

            老鬼打个冷战,他从来没见过谢文东有过如此表情,心中奇怪,忙问道:“要谁的命?”

            谢文东一字?#27426;?#36947;:“麻枫!”老鬼点点头,正色说道:“跟我来!”说完,老鬼拦下一辆的士,谢文东随后跟了上去。五行四人和血杀也纷纷拦?#21040;?#38543;其后。谢文东见老鬼一听麻枫的名字?#25104;欢裕?#35821;气也变了,问道:“怎么?麻枫和你有仇?”

            “没有!”老鬼冷声道:?#26263;?#20182;和金三角,和东南亚的毒枭有仇。上次聚会时他一口气杀了数位大哥还有他们的手下,人家埋怨我们金三角的不是,并且七个地区的帮会联合开出五百万美圆的‘暗花’,买麻枫的脑袋!”

            谢文东冷笑一声,道:“原来他的头这样值钱!”

            的士按照老鬼的指示,拐弯抹角的来到一片偏僻的平房区,带着众人左转右转,终于在一家门前停下。大门铁质,表面图有黑漆,上贴两张大门神,很是气派。老鬼有节奏的轻敲房门,不一会,里面传出沙哑的声音:“请?#25910;?#35841;?”

            老鬼言道:“老徐,是我!”话音?#31456;洌?#38081;门随着‘咯吱’一声被打开,里面站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身材瘦小,驼着背,?#25104;?#34593;黄,头发花白,似有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被老鬼称位老徐的人见外面站有二十多号人,除老鬼外,都是生面孔,眼中闪过一丝惊讶。老鬼见状说道:“?#30343;攏?#37117;是自己人,进去说话!”

            老鬼将谢文东一行?#35828;?#24341;进院子,说道:“老徐是我们金三角的老人,主管武器,别看他老,但厉害着呢!三四个年轻汉子都*?#22351;?#20182;近前。”谢文东知道他不是夸张的人,能被老鬼赞赏可不简单,忍不住多看老头几眼。这才发现,老头虽然体弱,但步?#37027;?#30408;,毫无龙钟之态,最主要是他的那双眼睛,转动之间,神光乍现。老徐年纪虽大,但耳朵却好使的很,老鬼细语声还是被他听见,笑道:“别听阿鬼胡说,年轻时也许还行,现在年纪大了,早不比当年。现在可是你们年轻人的时代喽!”

            最后一句话谢文东最爱听,笑呵呵道:“姜,还是老的辣,人,也是老的精!”老头眼睛一亮,笑道:“年轻人真会说话。”

            说话之间,三人进了屋内,由于地?#25509;?#38480;,其他人都在院中等候。屋内很简朴,连象样的电器都难找,里屋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老徐走到床前,抓住栏杆,没见他怎样用力,数十斤的大铁床已被拉到一旁。床下地板有道暗门,老徐一拉而开,向下看去,黑漆漆一片。老鬼似乎轻车熟路,直接跳了下去,不一会,哧牙挒嘴的将一口大箱子举上来,老徐抓住箱子,双膀一用力,硬生生将大箱子拉了上来。等了片刻,老鬼又举上一口箱子。过了十分钟,地面上已经摆放五只箱子。谢文东打开一看,里面都是枪支弹药。手枪,冲锋枪,步枪,霰弹枪,样样不少。手雷,流弹,应有尽?#23567;?/p>

            谢文东拍了拍老鬼肩膀,笑叹道:“你们用这么多军火干什么?不是想造反吧!”

            老鬼神秘一笑,道:“这可是你说的,我从来没说过!”谢文东淡然一笑,老鬼为什么?#24613;?#36825;些军火他不关心,他想现在只想要麻枫的血。随便拿起一?#21693;?#26538;,手感顺滑,一拉枪栓,声音干脆,赞道:“不错!”

            老鬼笑道:“杀人的东西怎能马虎!”谢文东呵呵一笑,叫来几个兄弟,将军火挪到院内,对众人说道:“挑一些你们用得顺手的枪械,我?#20146;急?#25171;一场硬战!”金眼边?#20204;?#25226;玩,边问道:“东哥,我们现在不知道麻枫在哪,怎么找他算帐?”

            谢文东眯眼冷笑道:“你说麻枫现在最想干什么?”金眼?#20102;?#29255;刻,看了看谢文东,低头小心道:“杀了你!”谢文东点点头,笑呵呵道:“?#28909;?#24819;杀我,就必须先找到我,我们不用费事去找他,他自然会来找上我们,毕竟,他在昆明的眼线比咱们多得多!”金眼叹了口气,谁要是惹上谢文东,成为他的敌人,那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谢文东说得没错,他们刚下榻至一间酒店,麻枫的眼线马上将消息准确无误的回报给他。

            凌晨三点,万物具寂,太阳懒洋洋的没?#26032;?#22836;,天边微有曙光,天地在一片灰暗?#23567;?#36825;可能是世界上最?#26448;?#30340;时候,也是人最疲劳的时候,不管是习惯白天生活还是夜生活的人,这时都已进入梦乡。

            谢文东没有睡,躺在床上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他在等,等麻枫来杀自己。虽然几天来没有睡上一个好觉,虽然胸口还有些隐隐做痛,但是他命令自己保持清醒。这一晚,他想了很多事,想秋凝水,由于自己的原因,让她受到如此大的伤害,罪过在于自己,如果真需要有人站出来负责,谢文东愿意挑起来,甚至娶她,因为这是自?#21621;?#19979;的。他想彭玲,想和她在一起时候的点滴,以前他恨过她,也想过报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恨意越来越淡,取而代之的是爱。人都?#34507;?#26159;可以包容一切的。谢文东苦笑,这话他信了。他想自己的帮会,有时他觉得自己很?#36816;劍?#20026;了自己的理想,牵扯上万千人相随,出生入死,陪他一起走在这条黑暗的不归路。现在文东会已成了一座大厦,而掂在下面的地基却是白骨与血泪。

            谢文东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刚拿出一根烟,电话响了。电话是躲藏在暗中的金眼打的。“东哥,有三个汉子进了酒店,十有**是杀手。”“哦!”谢文东相信金眼的眼光,因为他就是杀手出身。杀手是神秘的,永远躲藏在黑暗的角落,要说谁能了解杀手,?#20146;?#30001;杀?#30452;?#36523;。谢文东问道:“麻枫没有来吗?”

            金眼道:“没有!只有三个人,我不会看错!”

            谢文东眉头一皱,仰起头闭目了好一会,脑中在快速转动着,猜想麻枫究竟在打什么注意,半晌后才缓缓说道:“放他们进来再说!”金眼答应一声,通知其他守侯的兄弟。二十名血杀成员早已在酒店内埋伏好,就等着麻枫来动手,没想到大鱼没上钩,?#22351;?#26469;三只小虾。

            那三人一路无挡,顺利来到谢文东的房间门前,但他三人的?#25104;?#21364;早?#22351;?#21322;点喜悦之色,隐约流露出凝重。三人互视一眼,中间那人缓缓从怀内掏出手枪,上装消音器,和左右的同伴打个手?#30130;?#23545;着门锁就是一枪。

            “扑!”一声轻响,门锁被打出个窟窿,三人一拥而入,两个箭步窜进屋内床前,不管三七二十一,对着床上?#27426;?#20919;枪。可是上面哪有半个人影,被展开铺在床面,下面空无一人。三人似乎早有心理?#24613;福?#20960;乎同时扑向房间外。

            前两人顺利过去,但第三人就没那么好运,通过玄关时,旁边卫生间门突然被拉开,杀?#21482;?#27809;反应过来,里面伸出一脚,正踢在他小腹上。这一脚力量不轻,杀手身子横飞撞在墙壁上。还?#22351;人?#29228;起来,金光一闪,一把三寸长的小金刀紧贴在他的脖子动脉上。这个房间确实是谢文东的,他也确实在房间内,只是接到电话后躲进了卫生间,如果三个杀手不紧张将房间仔细搜查一番,也不难找到他,?#19978;?#20182;们没有,谢文东也算到他们不会,所以?#20889;?#26080;恐在卫生间内抽着烟。

            另两个杀手也?#20154;?#22909;不了多少,两人出了房间一左一右分两头跑,向左这人?#24352;?#21040;走廊转弯处,横空突冒出一?#30343;直郟?#37325;重打在那人咽喉,随着‘咔嚓’一声脆响,杀手身子倒飞了出去,落出两米开外,脑袋一偏,身子不停的抽搐。金眼*在转角处的墙壁,刚才那一拐正是他击出的。慢?#26420;?#36208;到杀手前,低头看了看,只见杀手瞪着眼睛,口角流出唾液,胫骨已被他一击打断,眼看是出气多进气少,离死不?#35835;恕?#37329;眼将嘴一撇,吐口口水,嘲道:“呸!就这两下子还敢来杀?#22235;?”

            向右跑那名杀?#30452;人?#31245;微好点,被血杀成员拦住,?#24352;?#20010;照面手枪就被人踢飞。可他还想做最后的抵抗,对着众人毫无畏惧,面带狰狞,哧牙咧嘴,左一拳右一腿,每出一招都要大叫一声,打得有声有色。本来血杀还想陪他玩玩,可实在讨厌他的叫声,更不希望把其他的客人引出,决定速战速决,上来一人闪身躲过他迎面一拳,挥起?#30452;郟?#23545;着杀手的脑门就是一枪把,‘咚’的一声闷响,杀手顿时消停,昏迷了。

            来了三个杀手,没出片刻,一死两个被抓。谢文东命人将尸体还?#35874;杳阅?#20154;拖进自己的房间,然后拉把椅子放在房间正中,坐在上面,看着被自己抓到的那名杀手,?#25104;?#27515;灰的被人按跪在地上,谢文东笑了,问道:“你不是麻枫的手下吧?”

            那人看着谢文东眨巴一下眼睛,叹了口气,又将头低下,没有言语。

            谢文东对金眼使个眼色,后者明白他的意思,上前一拉杀手的袖子,?#30452;?#19978;的魂字刺青清晰可见。谢文东笑道:“我所见过魂组的人可都是敢做敢当的!”那人?#25104;?#19968;变,将腰板一挺,大声道:“没错!我是魂组的,你能怎样?!”那人的中文有些生硬,怪声怪调,不过还能让人听懂。“恩!”谢文东点点头,赞道:“这才象魂组人嘛,说起话来也是硬气,大有凌驾一切的气势!”杀手听谢文东赞扬自己,反而有些发蒙,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谢文东眯眼道:“那你应该知道麻枫的下落吧?”

            杀手点点头,说道:“我知道。”谢文东吸了一口烟,翘起二?#36175;齲?#28129;?#22351;潰骸?#37027;你就说说他在哪吧!”杀手眼睛四下看了看,最后目光落在自?#21644;?#20276;的身上,没有说话。谢文东看出他的意思,一指已经昏迷的杀手,笑道:“你是怕他知道吗?这简单!”说完他打个指响。血杀成员多机灵,马上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上前一人对着那杀手的脑袋就是一枪。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七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