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来南京时很隐蔽,萧方刚开始并不知道,后来他觉得奇怪,按灵敏的一贯作风她不能?#22351;?#21160;静都没有啊,她更不可能想?#22351;?#20599;袭自己大本营的计策,?#19978;質蛋?#22312;眼前,暗?#26032;?#20239;在左右的人一天到晚看?#22351;?#21322;个北洪门的人影,更别说前来偷袭的大队人马了。萧方百思?#22351;?#20854;解,加大探子的人手,看看灵敏到底在干什么。后来探子回报,说谢文东现正在北洪门的据点内。何诚听后冷冷一笑,没感觉什么,反而?#34507;?#31363;喜,心说这下好,北洪门的大哥亲自来了,如果能把他擒住,?#20146;?#24049;在向老大面前是多大的威风。他不住的点头,笑面颜开,不住说道:“来得好,来得好极了!”

            ?#19978;?#26041;可不这样想,一听谢文东到了,他倒吸口冷气。人的名,树的?#21834;?#35874;文东是什么人,他调查的最透切,心中十分了解,狡猾诡诈用在他身上都不恰当,如果好猎手可以?#35828;?#29409;猾的狐狸,那么能戏弄好猎手的狐狸都比不上谢文东一层。他转目一看,何诚正在那傻笑呢,萧方气得想狠狠给他一?#21453;福?#35874;文东来了就这么可笑吗?

            光头何诚也不是呆子,看出萧方面色?#27426;?#21170;,说道:“萧兄,谢文东来了是好事啊!”萧方嗤笑一声,斜眼看着他,道:“好事?你说说看有什么好事?”何诚大嘴一咧,笑道:“这谢文东虽然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崽子,可身份却是北洪门的老大,听?#34507; ?#20182;左右看了看,一脸坏笑,小声道:“听说他和金鹏的孙女搞上了床,金老头爱面子,这?#20081;?#20256;出去还?#35828;茫?#25152;以?#22351;?#19981;把孙女嫁给这小子,这小崽子一下就土鸡变凤凰,成了金鹏的孙女婿了,肥水不流外人田,金老头?#27426;?#26159;徇私将掌门大哥的位置让给他!唉,他小子有能耐啊,?#35828;?#20102;,权也得了。”何诚一脸的?#22987;桑?#36824;有惋惜,惋惜那个人不是他自己,顿了一下又道:“*裙带关系上来的大哥能有什么作为,以前不就是一个东北混混嘛!这次如果我?#21069;?#20182;抓住,北洪门不知道得羞死多少?#22235;?哈哈!”

            何诚大笑,发?#38405;?#24515;的兴奋,萧方也笑了,不过是被气笑的,他心中叹了口气,不知道何诚是在哪弄到这些小道消息的,谢文东和金鹏的孙女有没有发生关系他不关心,他是真真切切在乎谢文东这个人。他创建帮会的时候只是个高中生,十几岁,却能站稳脚跟,后来隐隐成为一市之主,暗中皇帝,这是偶然吗?后来他的帮会发展扩大的速度令人乍舌,先后打跑的两大外国势力,这是一个草包能做出来的吗?萧方看看正得意的何诚,也懒得骂他,说道:“传我的命令,从现在开始,各据点的兄弟原地待命,停止一切对北贼的进攻,不可跨出市区一步!”

            “什么?”何诚瞪圆了双眼,大声喊道:“萧兄,萧大天王,我知道你这一阵很累,不过也不能……也不能累糊涂了吧!现在北洪门的混混大哥来了,如果我们现在不抓住机会将他制住,说?#27426;?#20182;什么时候就走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萧方淡?#22351;潰骸?#20320;以外谢文东真是草包吗?!我盼?#22351;?#20182;早点走,可是他决不会走的。这人诡计多端,轻易出动必中他的圈?#20303;!?#20309;诚心中冷笑,暗道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能厉害到哪去,看把你吓的。他跨步向前,道:“萧兄,给我二百人,晚上我去偷袭他们的‘洪武山庄’,定能将谢文东擒来见你!”

            萧方大摇其头,说道:“不行,不行!”领二百人去偷袭,你能把谢文东抓住,不被人家抓住就不错了。这话他没说,毕竟何诚的心思是好的,为了?#25490;上?#31435;功,何必伤了他的积极性。

            不管何诚怎么说,萧方就是不同意,把这位光头气得直喘粗气,后来?#27426;?#27668;,甩袖走了。萧方倒不是怕谢文东,只是想熟悉他一阵,看他有什么过人之处,毕竟自己了解到的谢文东都是听手下探听出来的,纸上记录的,真人他可没见过。

            南京这几日突然平静下来,不过风云变幻,看似平静的海面,下一秒随时可能掀起万丈大浪。

            谢文东可没闲着,等了几日,仍见萧方暗中?#27426;?#20570;出守势,他哈哈一笑,了然于胸,对方明显在试探自己。他?#27426;?#35874;文东准备动,在下面选出三百个比较机灵的兄弟,分成数队,每队人?#27426;啵?#21482;有十个,每日这些人分批进入南京市区,各找南洪门的地盘,不管是酒店、舞厅、夜总会还是正当公司,反正是他们旗下的见了就砸,见人就打,期间的过程极快,都不超过两分钟,?#22351;?#21335;洪门大队人马到,这些人?#22336;追着?#22238;到洪武山庄。

            一天两天这样南洪门还没感觉什么,可谢文东似乎吃到了甜头,天天派人来?#39029;。?#38393;了没两分钟?#22336;?#32439;逃走。萧方还能沉住气,何诚可上了火,每天都会收到一大堆东西损失和人员受伤的报告,做为南京的负责人,他要向向问天负责嘛,虽然老大没责怪他,不过通电话时总是感觉向老大对自己的语气和平时不一样了。最近几日,他连着三天向萧方请战,可后者都是摇头拒绝,萧方心中冷笑,谢文东显然是在激自己出战,他洪武山庄里?#27426;ㄓ新?#20239;,自己不能上这个当,不管你怎么闹,我就是?#27426;?#20853;,看你谢文东怎么办!他派出大量的探子隐藏在洪武山庄的左右,时?#22871;?#24847;着那里的动静。

            谢文东在洪武山庄内确实做了埋伏,按理说自己这样挑衅对方早就该找上门了,?#19978;?#26041;倒是真厉害,就是不来进攻。谢文东这回算是碰到了对手,他不愁,反到很高兴,就象下棋一样,高手自然都喜欢?#36879;?#25163;对垒,能遇到萧方这样的人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过了几天,十一快到了,谢文东打好注意,命?#35828;?#21335;京,还有附近的地方?#25671;?#23567;姐’,条件是年轻漂亮,身体健康就?#23567;?#24320;出包吃包住包玩乐,一天还有五百快收入的条件,小姐有多少要多少。下面人不明白大哥要干什么,非常时期?#25671;?#23567;姐’,这不是开玩笑嘛!不过他是老大,下面人没有选择,只好按他的命令做。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重金之下也有不怕死的妞儿。如此优惠的条件,下面人没怎么费事,一天就找来一百多位年轻漂亮的小姐。这下好,洪武山庄成了粉艳之地,浓状艳抹的女?#20260;?#22788;可见。晚上,在山庄内举行篝火晚会,嬉笑之声传出好远。谢文东下面的兄弟是乐和了,可难为了身在暗中南洪门的探子。?#20146;?#37324;闻着人家烤肉的香气,耳朵里听着?#30343;?#20256;来的女人娇笑声,暗叹自己的命苦啊!一个新来的探子对?#21592;?#30340;汉子道:“***,老哥,闻着这香气我怎么?#20146;右?#39295;了!”大汉拍拍他肩膀,了解的叹道:“你第一次来,没有准备吧!”说着,他从口袋内掏出一包方便面递给那人,苦道:“啃这个吧!”“我*!”

            北洪门这日子过得如同神仙,白天出去折腾一番,然后回来休息。到了晚上,歌舞笙平,大鱼大肉吃着,每人身旁都有漂亮女?#19978;?#38506;对饮。神仙的生活也不过如此。南洪门的探子?#30343;?#23558;这里的情报传回大本营。萧方听后眉头也是一皱,这谢文东简直是欺人太甚,是不是真以为我萧方怕了你!他狠狠一握拳,然后又将手松开,暗道谢文东能如此大胆,必然有准备,就是想激怒我引我上钩!他哈哈一笑,说道:“好!很好!我?#27425;?#20204;谁能挺过谁!”按他所想,谢文东坚持不了多久,他千余人每天要吃要喝要住,这些都是钱,而北洪门在南京已经没有底盘,更没有收入的来源,总不能一直想他?#20146;?#37096;要钱吧,不久之后谢文东定会撤退。这是他想的,可何?#21916;?#36825;么想,他认为谢文东根本几是个混子。

            白天派人胡闹一阵,连见自己一方的面都不敢,人还?#22351;?#21602;他们先跑了,晚上泡在女人堆里,天珍海味吃着,他谢文东还真是神仙死了。何诚再也受不了了,来到萧方房间,门也没敲就闯了进去,大声道:“萧兄,我,要,出,战!”后面几个字是他?#21451;?#32541;里挤出来的。萧方叹了口气,刚才连自己都被气得想出战,更别说这何诚了,他说道:“我们再等等!再等几天吧!”何诚心里象是被火烧了一般,抬脚想把一旁的桌子踢翻,可还是忍住了,毕竟萧方是天王,比自己高出好几级,不能太过分,他咬牙道:“谢文东把我们当成了傻子,我真的忍不住了!萧兄,就让?#39029;?#21435;一战吧,只要给我一百人,我保证能大获全胜!”萧方还是摇头,何诚见状就差点没撞墙了,可是萧方不同意出战,他也无可奈何。

            十一之后的第二天,有探子来抱,说有一条车队进了洪武山庄。“车队?”萧方一楞,这是怎么回事?何诚更是不解,忙问道:“?#36947;?#26159;什么人?”探?#21491;?#25671;头,说道:“北洪门把守很严密,我们也不知道,不过,那些人下车之后我?#31363;对?#26395;了一眼,一各个都是肥头大耳,很有派头,可能是北洪门内的高级干部!”

            “啊?”何诚心中一惊,又追问道:“他们又带来多少人?”探?#21491;?#22836;,说道:“没有!没?#20889;?#26469;一个手下!那些干部都是孤身前来。”何诚吸了口气,他有些发蒙,不知道谢文东在打什么注意,转目看向萧方。这位天王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心?#34507;?#29616;在的战势谢文东没有理由调来大批的干部,就算他不放心,调来不少干部,也不能不带人来啊!萧方想不明白,说探子道:“你回去给?#24050;?#23494;监视洪武山庄的一举?#27426;?#26377;什么情况马上回报到我这!”探子答应一声快?#33050;?#20986;房间。

            何诚摇头苦笑道:“不是谢文东在这里过得太神仙而将帮会中的干部召来一起享受吧!?”萧方看了看何诚,叹道:“希望不是,否则我就是一直在高估他。”

            晚间,探子回报,洪武山庄内花天酒地,荒淫无度,女人的**声连身在山庄外的探子都能清晰可闻。

            “啪!”何诚听后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腾身而起。把一旁正喝茶的萧方吓了一跳,一杯茶查点都甩出去。“你干什么你?”

            何诚弯腰施礼道:“萧兄,给我一批人,今晚我就杀进洪武山庄去,将谢文东提来见你。”刚说完,见萧方刚要张嘴说话,把他吓了?#27426;?#21990;,他太怕这位天王又说‘不?#23567;?#36825;两字,忙又道:“萧兄,我这次出战,如果成功了,我不要功,你也不用记我的功劳!如果失败了,我何诚?#23454;?#23478;法处置!”何诚是真急了,这话说得也够绝,成了不要功,失败?#35828;?#23478;法。“这个……”萧方再想说不行可实在是说不出口了,看何诚憋红的脸膛,眼睛充血,须发皆张,虽然他没头发,再不答应,这人恐怕就得疯掉,萧方将茶杯轻轻往桌?#30001;?#19968;旁,起身道:“好!我给你二百门中精锐,你做先锋,先杀进洪武山庄,我带所有兄弟压后,如果你真遇到埋伏,我既就在后面狠击对方,又可接应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七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