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何诚一听,心道你知道个屁,别?#27426;?#20102;,你?#30340;?#30340;,我做我的。答应一声将电话挂断,把娱乐室那些人看管起来,领人准备到小楼外去搜捕谢文东。可他还?#22351;?#36208;出娱乐室,只见外面突然象是炸了锅般,喊杀连天,往窗外一看,楼下都是人,手中各拿武器,把小楼围个水泄不通。何诚脑袋嗡了一声,暗道对方果然?#26032;?#20239;!他大叫道:“外面有伏兵,大家不用怕,和我杀出去!”一切都太顺利了,众人杀得?#20113;穡?#25226;外面的?#35828;?#20316;和娱乐室里的人一样,哪把他们放在眼中,心说,就这?#21482;?#33394;,来了一两万又能怎样?!纷纷举起刀,向楼外杀去。楼下早就打起来了,何诚进楼之前在门口留下十几人看守,见突然涌来数不清的人,心中都是一惊,他们开始以为是自己的主力到了,可人群到了眼前才发现,这些人绝不会是自己人。只见涌来的这些大汉,清一色身穿整齐的中山装,数百人身穿同样款式、同样颜色的衣服煞是壮观,眼睛都瞪得溜园,黑夜中闪闪放亮,?#20146;?#19979;有黑色布巾系在嘴前,这几人从来没见过如此打扮的人,忍不住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他们的话,数百人向前一涌,象是突来的潮水般,那十几人瞬间就淹没在其中,?#36824;?#20116;秒,人群又退回,站到原地,象是从来就?#27426;?#19968;样。只是地面多了十几具浑身是口子的尸体。

            何诚领人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留下的十数人,连反抗都没发出就无声无息的挂掉,这简直太骇人。他举目一看,好?#19968;錚?#24324;?#27426;?#30524;前这些人是什么打扮,身穿黑色中山装,黑布蒙嘴,?#30001;?#22825;又黑,好象是和黑暗融合一样。人群正中站有一年轻人,只有他?#25104;?#27809;有蒙布,相貌平凡不惊人,但眼睛?#33080;?#32780;锋利,内有流光?#28860;?#30446;光象是一把尖刀直刺在何诚?#25104;希?#20182;心?#20889;?#20010;冷战,下意思垂下头,?#22351;?#24320;战,自己气势就输人家一截,他恨?#22351;?#32473;自己嘴巴,抬目毫不畏惧的对上那年轻人的眼神,问道:“你是谁?”年轻?#35828;?#28857;头,暗道不错,何诚的确不是?#35748;?#20043;辈。他朗声一笑,说道:“谢文东!”

            ?#25226;?”何诚倒吸口冷气,原来这年轻人就是谢文东。不管他平时怎么想,怎么说他是草包,可真见到谢文东本人他还是有些发憷。这可是一方的霸主,北洪门的最高领导人。何诚心中能不颤嘛!好一会,他才问道:“你在这里早做了埋伏?”

            谢文东眼睛一眯,说道:“没错!早做好了埋伏,就等你来,不过,你知道得有些晚了。”说着,他?#27426;伲?#19968;字一句,淡然说道:“今天,这里谁都别想离开!”他的语调异常平静,可听在何诚耳朵里却变了味,身子一震,看了看自己的手下,再看看外面包围的众人,心中衡量自己有没有冲出去的机会。

            谢文东不给他思考,身子向后半退,将手一挥,道:“上!抓住何诚,死活不论!”话音?#31456;洌?#25968;百人举刀就冲了过去,和何诚及其手下战成一团。何诚也拼了,他不找别人,拎刀就向谢文东杀去,竟然没有人阻拦他,他几步来谢文东近前,心中正奇怪,斜刺里冷然砍来?#22351;叮?#36825;?#22351;都?#24555;,挂着风声,直劈他的脖子要害。多亏何诚是打将出身,身手灵活,反应迅速,横?#26029;?#22806;一磕,‘当’的一声脆响,火花四溅,何诚只觉?#30452;?#19968;麻,钢刀差点脱手而飞。他连退出数步,才将身子稳住,抬头一看,面前站有一大汉,身?#30007;?#38271;,相貌清秀,?#25104;?#24494;微带笑,正看着自己。何诚怒声道:“你又是何人?”

            那人轻轻一笑,说道:“木子!”“木子?”何诚眉毛一挑,冷笑道:“这算个屁名!”木?#26377;?#36947;:“就凭你这句话,你就该死!”说着,他身子前窜,两个健步到了何诚面前,抬手就刺。这刀把何诚吓了一跳,怎么对方说打就打啊!他急忙闪身躲避,和木子战在一起。谢文东在旁扫了一眼,看出何诚定然不是木子的对手,转目看向混战的人群,刀光血影,激战正酣,一会工夫,死伤的人数不下百人。如果不是旧伤未痊愈,他恐?#20081;?#20914;上去了。

            谢文东电话一直没停,血杀?#30343;?#22238;报,南洪门主力距山庄还有二十里,还有十里,还有五里……他点点头,将手一挥,大声喊道:“撤!?#26412;?#20196;如山倒,这数百人扔下各自对手,瞬间退了回去。何诚的手下觉得奇怪,对方明明?#21152;?#21183;怎么撤了。他们还没弄明白,只见暗中又涌出数百人,一样打扮,一样的黑布蒙嘴,出来之后也?#27426;?#35805;,上来就杀。刚才那一战已经费了不少体力,死伤人数也不少,这时对?#25509;?#26432;出一支生力军,何诚的手下支持不住了,渐渐向楼内退出。他?#20146;?#20102;,可把何诚一人留在外面,他被木子打得只有招架之力,不敢有半点?#20013;模?#23601;算这样,还是顶不住。木子又是?#22351;?#21128;来,何诚避无可避,一咬牙,举刀硬接,哪知这是虚招,木子下面突然一脚,正踢他小腹上,何诚‘哎呀’一声,身子飞了出去。

            躺在地上,他半天没起来,?#20146;?#35937;是被飞驰的火车撞中,内脏都缩成一团。他大声喊道:“快来人救我!”木子冷笑上前,说道:“没有人会来救你!”何诚转目一看,周围都是身穿中山装的人,自己的手下半个也没看见。这时他有些傻了,看着木子手中刀,颤声问道:“你想怎样?”木子晃了晃刀,笑道:“杀你!”

            “别……别,”何诚身子向后蹭,真怕他会?#22351;?#30733;来。木子吐了口水,擦把?#25104;?#30340;汗,冷道:“杀你,脏了我的刀!”说完,转身向谢文东走去。何诚?#25104;?#19968;变,他在南洪门身份?#22351;停?#20316;为一堂之住他?#38382;北?#20154;如此羞辱过,把心一横,伸手从怀中掏出枪来,对着木子的背后就准备开枪。就是这时,金光一闪,何诚觉得腕子一麻,手中枪脱手而飞。

            不用问,这?#22351;?#26159;谢文东发的,木子没看见何诚摸枪,可这小动作没有逃出谢文东的眼睛,甩手?#22351;叮?#23558;他手中枪打掉。木子见眼前金光一闪,他就知道不好,回头一瞧,何诚手腕都是血,不远处还有一把开了保险的手枪,不用问,他明白了一切,看向谢文东,?#25104;?#19968;红,羞得他差点挖地缝。谢文东呵呵一笑,说道:“这是教?#30340;悖?#23545;敌时不能给他?#22351;?#30340;机会。”

            木子受教的点点头,看向何诚,眼眉都快立起来,大步上前准备?#22351;?#32467;果他,谢文东一摆手,说道:“不可!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方堂主,也许以后还有用处!”木子长哼一声,心说不杀也不能让你好受,抬起一脚,正踢在何诚那颗?#21644;?#19978;,他连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就?#21985;?#36807;去。他昏了,他的手下还在苦苦支持着,二百精锐,到现在还能动手的?#22351;?#20116;十人。不知道是谁想出的主意,跑到楼上十几人将娱乐室的俘虏压了出来,钢?#37117;?#22312;这些人的脖?#30001;希?#22823;声喊道:“都给我退下,不然就把这些人都杀掉!退下去!?#21271;?#27946;门的弟子见状一惊,不?#20197;?#19978;前,纷纷转头看向谢文东,看老大说怎?#31383;?#21543;!

            谢文东一笑,挥手让众人退下,说道:“我说过,你们这些人谁都别想离开,我的话,从来没有做?#22351;?#30340;。”

            一人壮着胆子,大声道:“你要是敢动手我就先把这些人杀掉,大不了同归于尽。”谢文东摇头,淡?#22351;潰骸?#20182;们不会死,死的是你们。”正说着话,身后车声大作,不一会,山庄内开进不下百余辆汽车,?#24471;?#19968;开,数不清的人从?#36947;?#28044;出,从后面兜了上来,将谢文东?#28909;搜?#36895;围住。何诚的手下定睛一看,精神大振,自己的主力到了,那还怕什么,这回谢文东死定了。

            这下好,数千人聚在一起,里一层外一层,谢文东带人包围着何诚的残兵,而萧?#25509;?#24102;人将谢文东围住。北洪门的弟?#28044;?#22987;有些担心,对方的人数太多,黑压压一片,恐怕有自己一方的数倍有余,这仗还怎么打啊?

            萧方下了车,走到人前,大声问道:“谢文东可在这里?”

            谢文东一笑,穿过人数,在萧方身前十几米的地方站住,笑眯眯的看着他。萧方一看,不用想,知道眼前这名年轻人就是谢文东。虽然他很平凡,可就算是个傻子也能看出他的与众不同,也能看出他是这数百人的领导者。萧方和傻子粘不上边,自然更能看出,不过他还是问道:“你就是谢文东?”

            谢文东笑道:“没错!我就是。”萧方也笑了,向前走两步,天太黑,他想将谢文东看个真切,看看这传说中的青年到底是什么样。不过他失望了,谢文东很普通,普通得和平凡人?#30343;?#20040;不同,唯一特别的是那双细长的单凤眼。人的眼睛怎么可以这么亮!萧方心中暗叹一声,笑道:“你好象?#22351;?#37117;不害怕嘛!”

            谢文东一挑眉毛,笑问道:“我怕什么?”

            萧方向后一指,说道:“这一共是两千一百五十五人,我看你手下却不足八百。”谢文东点头道:“确实没有八百。本来是有的,不过经过刚才一战,现在已经?#22351;?#20843;百。”萧方道:“你虽然重创了何诚,但八百人说什么也拼不过两千人。”谢文东又是点头道:“?#27426;?#25340;不过。?#21271;?#27946;门弟子一听这话都差点气笑了,心说就算是这回事大哥也不用实话吧,这不是灭自己的锐气嘛!萧方面容一整,问道:“那你还笑得出来?”谢文东眯眼,压低声音,其实声音?#22351;?#37117;?#22351;停?#22312;场的人都能听见。他道:“其实我是有援军的,所以我?#22351;?#37117;?#22351;?#24515;,而且你带来这两千来人?#25165;懿坏?#20960;个。”

            ?#38712;?#20891;?”谢文东这话一说,不只是萧方楞住,连北洪门的弟子,?#30001;?#26408;子,都楞住了,心中奇怪,自己一方什么时候又来援军了,怎么不知道有这回事啊。萧方看了谢文东良久,想从他?#25104;?#30475;出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不过,你在他?#25104;?#27704;远不会找到你想知道的任何东西,一张笑面,一个表情,深如?#31471;?#30340;双目,平静无澜,萧方叹了口气,目光从谢文东?#25104;?#31163;开,看向他身后的其他,好一会,他笑道:“你骗我!你根本没有援军!”

            谢文东无奈道:“你不信我也?#35805;?#27861;,不过我们可以打个赌,援军不出十?#31181;櫻欢?#20250;到。”

            萧方仰面而笑,说道:“你在拖延时间吧!?”谢文东老实道:“的确有这个意思。”萧方吸了口冷气,谢文东越是实话实说,他越觉得对方深不可测,越是不敢轻易发动进攻。谢文东的自信让他左右为难,不过,他这正好就中了谢文东的计,谢文东说得没错,现在他确实在拖延时间,如果真要马上动手,北洪门的损失恐怕就大了。不过萧方心中?#27844;?#35745;,哪敢轻易下令。两人你?#27425;遙?#25105;看你,两方的弟子见状,心说,这仗打得倒好,不用动手,用眼神杀伤对方,那就看吧。好嘛,两方的主帅看相盯着对方,双方的弟子也是大眼瞪小眼,反正?#22351;?#23545;方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十九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