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微微一笑,道:“现在的社会,越来越不讲?#21487;?#25163;,老雷怎么样,还不是被人家打成重伤。勇者,只争天下;智者,却谋天下。”姜森点头道:“东哥说得对!”他喝了口酒,叹道:“这次东哥弄出的摩托骑兵实在厉害,如果我不是事先知道,恐?#20081;?#20250;被吓了一跳呢!”谢文东摆手而笑,道:“自古以来,骑兵对垒步兵都是占有绝对优势的,?#19978;?#22312;社会中要搞出数百匹战马有些不现实,所以我才想到用摩?#20889;?#39532;,或许能起到奇效。”

            任长风道:“确实起到了奇效,至少张居风被咱们吓了一跳,毫无还手之力!”他呵呵一笑,道:“为了东哥创造出的‘新时代骑兵’,我们干一杯……不,是干一瓶!”“好!干一瓶!”众人撞瓶,叮当做响,气氛高涨起来。

            这顿酒一直喝到凌晨三点左右,众人都有些醉意,其中数任长风醉的最厉害。人,郁闷时喝酒容易醉,?#37027;?#19981;爽,一杯下肚就发晕,高兴时喝酒也同样易醉,?#37027;?#33298;畅,酒逢知己,自然喝得痛快,一痛快,量就难以控制。任长风醉了,而且醉得很厉害,搂着灵敏的肩膀,胡言乱语,称兄道弟,最后还说要和她同睡一床方显现之间的情谊,结果眼睛上挨了灵敏一记老拳,青了好大一块,这才消停下来。魏子丹?#20301;?#24736;悠来找谢文东,说下面的兄弟喝完酒想去桑拿,问他的意思。

            谢文东是明白人,一听就知道里面的猫腻,十有**是想找小姐,他一笑,道:“去?#26705;?#36153;用?#39029;觶?#19981;过别闹事就好!”

            魏子丹忙道:“?#20146;?#28982;不会!”说完,笑容满面的跑去通知下面的兄弟。

            谢文东先叫人把任长风送到他自己的住处,安顿他休息,然后自己坐车回到堂口。他的住所就在堂口顶楼,躺下迷迷糊糊睡得正香,电话突然响了。“该死!”谢文东眼睛也没睁,摸起电话,问道:“什么事?”

            电话是医院打来的。“东哥,张居风醒了,医生说他没有生命危险。”谢文东张开眼,打个呵欠,?#20102;?#29255;刻,点头道:“好,我去医院看看。”谢文东穿好衣服,向外一看,太阳刚刚升起,天边红通一片。现在大部分人经过一夜狂欢都在睡觉,他不忍打扰,一个人?#37027;?#36208;出堂口。来到一楼大厅,坐在里面?#34507;?#30340;几个小弟见他下楼急忙起身问好。

            谢文东微微一笑,问道:“你们谁会开车?”其中一个?#32769;?#36947;:“?#19968;?”“恩!”谢文东点点头,客气道:“麻烦你送我去医院。”那?#22235;?#25376;头,不好意思道:“东哥你太客气了。”

            谢文东坐车赶到医院,门口早有北洪门弟子在?#20154;?#31561;到了近前,一人躬身道:“东哥,张居风竟然活过来了,我们送他到医院时连医生都说他没救了,真没想到这人命这么硬……”谢文东听得头痛,摆手打断这人的罗嗦,道:“带我去看看!”

            一行?#35828;?#19978;了三楼加护病房,谢文东推门而入,环视一周,?#34507;?#28857;头,这里的环境相当不错,他来到床前,低头一看床上的张居风,他笑了,原来张居风也醒过来正瞪着眼睛看他。其实他的伤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重,多数的口子只是划破皮肉,没有伤其筋骨,经过医生一翻?#26412;齲?#37117;输了不少血,已然无事。二人谁都没说话,一站一?#26705;?#40664;默双视着。

            还是张居风忍不住,先开口道:“是你把我送进医院的?”说完之后他又后悔了,感觉自己问得太白痴,他现在在医院里,而谢文东就在自?#22909;?#21069;,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嘛?!所以他又急问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谢文东拉把椅子坐在他眼前,淡?#27426;?#30452;接道:“我想让你跟着我。”

            “哧!”张居风气笑了,想大声骂谢文东两句,但身?#26377;?#24369;,用不出力气,他闭上眼睛,冷?#22351;潰骸?#20320;认为那可能吗?”谢文东呵呵一笑,道:“我可以等,我们的时间都很多,不是吗?”说完,他站起身,向外走去,临出门前,他停身转头笑道:“你慢慢考?#21069;桑?#24076;望有一天你能和并肩作战,那?#27426;?#26159;件很美妙的事情,你认为呢?”

            窗外朝阳放出耀眼的光芒,透过玻璃?#25112;?#30149;房内,也照着谢文东的面颊上,?#30001;?#20182;?#25104;?#30340;笑容,是那样夺人双目,不可直视。张居风暗中一叹,有那么一瞬间,他也被谢文东?#25104;?#30340;笑容所吸引。他缓?#21644;?#21521;窗外,感觉朝阳也没有谢文东?#25104;?#30340;笑容那么耀眼,那么明亮。忍不住想自己真和谢文东并肩作战是何等情景,正如他所说,也许那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谢文东走出病房,留在外面的小弟门同是一楞,没想到谢文东出来的如此之快。其中一个小头目大着胆?#30001;?#21069;问道:“东哥,这么快就和张居风谈完了?”他虽然不知道谢文东和张居风谈得是什么,但也猜出?#27426;?/p>

            谢文东笑道:“话不在多少,点透就行了。”说完,向楼下走去。到了走廊?#25112;?#22788;,迎面也走来一人,不知道低头?#20102;?#20160;么,正好和谢文东撞个满怀。谢文东到没怎样,只是向后退了一步,那人却退出三四步,身子连晃,?#22336;?#30528;墙壁才没有摔倒。抬起头怒目看向谢文东,后者也看向他。二?#22235;?#20809;?#27426;?#37117;是一楞。下面的小弟见状,上前大声道:“你瞎……”当他看清那人面孔时,后面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惊讶的张开嘴巴。其他人也都楞住,目光在那人和谢文东?#25104;?#26469;回打转。

            原来这人长得和谢文东十分想象,不管是在身材上还是相貌上,简直如同一人。只是那人?#25104;?#33485;白,眼睛也没有谢文东那般明亮。谢文东最先反应过来,上前笑道:“真是不好意思,撞伤你没有?”

            那人呆了良久才摇摇头,?#31350;?#27668;,缓步从谢文东身旁走过。谢文东转头看眼他的背影,呵呵一笑,下了楼。这时小弟们方如梦初醒,急忙追上谢文东,七嘴八舌道:“东哥,刚才那人和你简直太象了。”“是啊!跟一个似的,如果在外面遇到,我真没准会叫他一声东哥呢!”“恩!这人足可以以假乱真了!”

            以假乱真!谢文东心中?#27426;?#20572;住脚步,对下面人道:“你们帮我去调查一下这个人,包括他的身世,干什么的,我看他好象还有重病在身,总之我要这个人的一切资料!”“恩!”众人齐声道:“东哥放心?#26705;?#25105;们?#27426;?#24324;他个明白!”

            谢文东坐车赶回堂口,这件?#20081;?#27809;太往心里去,对自己刚才那灵光一闪感到有些可笑,摇了摇头。原来他刚才心中想到的是‘替身’两个字。可仔细一琢磨,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

            过了几天,张居风伤情逐渐稳定,被谢文东命人送到T市,毕竟南京不安全,而且他也不想分出人手来保护或者说监视他。

            这几日,萧方也没有再开战。张居风那一战让他元气大伤,共七千的人手差?#27426;?#25240;损过半,而且张居风本人也被谢文东俘?#29627;?#19979;面人的士气?#19978;?#32780;知。萧方谨慎,不打没把握之仗,又开始据守不出,一切都等南洪门老大向问天来后再说。

            南北洪门暂时停战,让警方长长出了口气,这一阵中央本来就对黑社会抓得很紧,而南北之争又不是小打小闹,双方把重点都放在?#22235;?#20140;,大规模的争斗连连,警方的压力?#19978;?#32780;知。不过,南北洪门在中央都有人,上面都睁支眼闭支眼,下面南京警方更不会去插手自讨无趣。但停战?#31449;?#26159;好事,对于警方来说终于没有?#31471;?#30005;话,可以安宁几日了。

            谢文东料想到南洪门刚吃过一个大败仗,不?#20197;?#36731;易发动进攻,广州也?#27426;?#20877;会派人来援助,不过一时半会南洪门的援兵还不会到南京,他也正好趁着机会筹集人手,加紧训练。他一面从T市?#20540;?#26469;两千人,一面命姜森训练一部分人的车技,通过与张居风一战,他也看出摩托骑兵很有潜力,以后在争斗中或许会大量使用。他又命刘波派出暗组成?#20445;?#28151;入南洪门大本营广州,打探出他们到底要?#20260;?#26469;,有多少援兵。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嘛!他命灵敏,任长风二人将下面的兄弟分批带到洪武山庄训练,不管是正规军队之间的战争还是黑社会的火拼,单兵作战和个人实力都是很重要的。命魏子丹严防南京各个据点,时而发动一些试?#21483;?#30340;攻势,不要让南洪门方面太清闲,也让萧方无暇打其他的主意。

            谢文东把下面能用的人手都用上了,虽然南洪门据守不出,可北洪门?#22351;?#27809;有悠闲的气氛,整个如同一座庞大的机器,在忙碌转动着。期间,下面有人将医院中那个和谢文东十分想象人的资料交给他,谢文东随便看了看,叹了口气,暗道?#19978;А?/p>

            那人名叫费金河,二十三岁,无业在家,打小父母离异,他跟?#22235;?#20146;一起生活,而她母亲身体又一直不好,常年卧病在床。最进?#27426;问?#38388;他经常出现头晕疼痛现象,最重一次在家中晕倒,被邻居送到医院一检查,诊断的结果是脑癌,晚期。医生断言,他的寿命就算用最先进的医术来治疗也最多活两年。谢文东为这个和自己长相十分想象的人感到?#19978;В?#21482;有二十三岁,就被医生早早判了死刑,这比一枪杀了他更加折磨人。难怪见到他时眉头紧锁,?#25104;?#33485;白带有病态。他对下面人道:“他家困难吗?”下面?#35828;?#22836;道:“我问过他家邻居,他家?#30343;?#20040;经济来源,*社会补贴那点钱过活。”

            谢文东轻叹,心中产生一丝同情,说道:“帮我?#25163;手?#20182;吧。”说完,从怀中拿出一张支票交给手下。他自己也很奇怪,竟然会?#20204;?#32473;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21543;?#20154;。最后他的解释是,这个费金河和自己长得太象了,象到他都忍不住会认为他就是自己。可谢文东无法想象到,这一时的心血来?#20445;?#20250;给他以后带来惊天动地的变化。也让他成为真正的地下皇帝,黑暗之主。

            这只是?#27426;?#23567;插曲,谢文东很快就忘记了,但费金河却牢牢?#20146;?#35874;文东这个人。这笔在谢文东眼中根本不值得一提的支票却让费金河了却心中最大的担忧,那就是他母亲的病情。这是后话。

            暗组成员果?#27426;?#24471;起自己的头上的桂冠,很快,将广州的消息传达回来。南洪门确实有援军,具体人数不详,但却是由向问天亲自带领,八大天王中的‘枪王’战龙与‘狼王’钱喜喜随?#23567;?#25112;龙,是八大天王中枪法最佳的一个,也是在全南洪门内最好的,甚至有人认为他的枪法在世界上能?#26041;?#21069;三名。他喜静不喜动,是个沉闷的人,不常说话,但他无论在?#27169;?#26080;论他说不说话,都不会有人忽视他的存在。钱喜喜,他?#22351;?#37117;不喜,他是南洪门的战神,相貌极丑,性格暴躁而残酷,不出则已,出则必伤人,所过之处,总是能刮起腥风血雨。他是八大天王中最?#22351;?#21521;问天喜欢的一个。如果这次不是其他三位天王在外不能归,下面确实缺少人手,向问天也不会把这位狼王领出来‘放风’。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三十五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