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一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一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在房间内徘徊几趟,说道:“这里下山,不会只有那一条小路吧?”任长风对这的地形也?#30343;?#24713;,刚想叫人去打探,暗组那两名成员说道:“下山的路确实只有一条,不过,从其他的地方也可以下山,只是密林丛生,并不好走。”

            谢文东道:“密林丛生?路好不好走不要紧,我怕的是向问天在树林里设?#26032;?#20239;,如果贸然闯如,有全军覆?#22351;?#21361;险。”

            任长风赞同道:“东哥说得对,?#28909;?#21521;问天计划如此周密,不可能想?#22351;?#25105;们会从密林中突围下山的可能。”

            谢文东沉吟道:“看来只好等了!”任长风不解,问道:?#26263;人?”谢文东一笑,道:“姜森!”任长风一拍脑袋,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老实人’给忘了,他急问道:“东哥,?#19968;?#22855;怪呢,为什么这次行动中一直没出现老森的影子呢?他在哪?”

            姜森在哪?他现在距谢文东并不远,和向问天一样,都在山脚下,只是后者在正东方向,他却在正西的密林内。不只他一个,一起的还有刘波,以及血杀暗组加一起不下百人的组员。刘波手中正拿着一台夜视镜,带着眼睛上,不停称奇。“哎呀,这东西还真好用,带上这玩意,什么都看得一清二楚。”他虽是军人出身,但夜视镜这种先进产品也只是在电视中或画报中见过,真正看见真实的这还是第一次。他一边赞叹,一边小声嘟囔道:“难怪人家都说红叶如何?#35828;茫?#23601;这一身装备,比军队都强百倍。”说着,一低头,用?#24472;?#36386;地上躺着的人。

            姜森也没闲着,从那人身上收出不少‘零碎’,?#30343;?#26538;就两把,一大一小,狙击枪一把,手雷两颗,还有瑞士军刀,军用匕首,小型对?#19981;?#26368;后,在那人怀中还?#39029;?#25351;?#38505;耄?#23004;森气笑了,说道:“兄弟,来大陆是想打仗的吧?!”

            这人是红叶成员没错,本来是和其他同党一同埋伏在别墅后身的丛林内,只要谢文东进了密林,再想活着出去势比蹬天,这些红叶成员装备精良,每人都带有夜视镜,虽然丛林内漆黑一片,但他们却视如白昼,而且枪法极准,说他们百步穿杨一点不过分。可侯晓云得知聂天行已带人前来接应谢文东,和向问天派出的三千人正在开战,打算在向问天面前显示一下红叶的势力,调这人去?#20889;?#32834;天?#23567;?#36825;人的枪法不错,擅长用狙击枪暗杀,百米内可打死一只飞舞的苍蝇。他刚下山,还没走两步,正好碰上正赶来的姜森和刘波,真是冤家路窄,他还?#22351;?#36305;,被这二人上前就给按住,从他口袋中?#39029;?#19968;片红色枫叶,不用问,姜森和刘波都已知道这人就是红叶的成员。他被擒后,眼睛一闭,一句话不说。

            姜森把玩着指?#38505;耄?#31505;道:“兄弟还挺有骨气的,我就喜欢你这种人!”说着,他拿起从这人身上搜出来的匕首修切指甲,问道:“你们红叶的,应该有不少人来大陆吧,我想知道确切人数。”那人睁眼看看他,马上?#30452;?#20005;。姜森又问道:“林内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埋伏在其中?”那人仍是闭目不语。姜森眼珠一转,再问道:“还有多少红叶埋伏在林中?”

            那人仍不言语。姜森眼睛一瞪,他哪有时间和他*,猛的挥手,手中匕首直刺那人手掌,这一刺,力量不轻,匕首穿过那人手掌,深钻进地里。那人嚎叫一声,?#25104;?#37117;是汗水,身子?#30343;?#25511;制的剧?#20063;?#21160;。姜森贴近他面孔,冷森道:“我的话只问一遍,不想活受罪就回答我,不然,?#19968;?#35753;你知道人变成马蜂窝后而仍然是不会死的。”说着话,他猛的拔出匕首,再次刺下,那人的手掌顿时又开个窟窿。刘波重重叹了口气,走过来蹲下身,说道:“兄弟,还是说出来的好,少受点罪。”他又一指姜森,说道:“这个?#19968;?#21487;是说出就做到的,不要当他开玩笑。死在异乡,真是一件痛苦的事。”

            那人?#22763;?#21520;沫,看看刘波,又瞧瞧姜森,抽搐的面容挤出一丝冷笑,说道:“林中确实还有很多我的同伴,不管是谁,只要进去,就别想活着出来,你们,还有谢文东,都不会有例外。”说完,一闭眼,来个你们想怎么招就怎么招的架势。

            姜森问道:“那有多少人?”那人哧笑道:?#23433;欢啵?#19981;过一?#21046;?#23556;,就足可以把你们这点人都交代在林?#23567;!?#23004;森听后这个气啊,甩手给了他一巴掌,道:“嚣张你奶奶个腿!”说完,一手握住那人双眼,另一?#30343;只?#20992;割断他的喉咙。

            ?#25226;?”刘波一惊,道:“怎么把他杀了??#19968;?#26377;很多?#20081;?#38382;呢!”姜森摆手道:?#26263;?#20102;,我看从他嘴里也说不出什么东西,救东哥要紧,我们杀进去!”刘波连连摇头,道:“不可!红叶的人都配有夜视镜,真要动起手来,林中黑暗,我们可吃大亏。”

            姜森一笑,道:“不用怕,我们用这个!”说着,他?#36152;?#19968;根半尺有余圆条木棍状的东西,刘波定睛一瞧,笑了,说道:“真没想到,你随身还带有烟花。”姜森?#36152;?#26469;的东西是烟花,但准确说应该?#35874;?#28844;,一头有药撵子,点着后可?#22836;?#20986;强光。这种东西在市面上少见,可铁路部门常把这个做应急信号灯用,也不知道姜森从哪里搞到的。姜森拍拍身后的背包,笑道:“我就知道今晚一定打夜仗,特意花钱买点这玩意,挺便宜的,五快钱一根,过年当烟花用也合适。”

            刘波点头道:“是很合适!”姜森将火炬?#30452;?#21457;给每一个人,然后又叮嘱一翻,和刘波带这众人向丛林深处走去。

            正如谢文东所说,南洪门第一次进攻只是试?#21483;?#30340;,过了大?#21450;?#20010;小时,真正的进攻吹响号角。不下五千人,在萧方,枪王战龙,狼王钱喜喜的带领下,奋力向半山腰的别墅冲杀。后面还有向问天带领五千人左?#24050;?#38453;,以及侯晓云把自己带来的百余名红叶成员都安插在别墅后方的密林内,其气?#25340;?#26377;一口吞下谢文东的劲头。

            谢文东现在算不上轻松,可在他?#25104;?#20063;?#20063;坏?#19968;丝紧张,站在别墅前的一块石头上,向山下了望,只见黑暗中突起一片白雾,仔细再看,原来是密压压的南洪门弟子。谢文东一笑,说道:“看来这回向问天是动真格了!”

            任长风早看个清楚,擦擦头顶的虚汗,?#22763;?#21520;沫,道:“看样子得有五千人吧!”

            谢文东拢目一算,点头道:“?#27426;?#19981;少!”任长风苦笑道:“可我们现在不足二百人。”谢文东道:“如果?#30001;?#20260;员,差?#27426;?#26377;二百。”任长风急道:“就算我们有二百人,恐?#20081;?#26550;不住对方一个冲锋。”谢文东道:“没错,所以我们还是撤回到别墅内比较妥当。”说完,他高声道:“现在所有人都?#26041;?#21035;墅里,保持安静,不准开灯!”他从石头上跳下,活动一下筋骨,自语道:“看来,今晚又是一场恶战!”任长风心道:何止是恶战,简直就是生死之战!转头一瞧谢文东,?#25104;?#27809;有丝毫惧色,笑眯眯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任长风心中?#25797;疲?#19981;知道这?#27426;?#21733;为什么这样有信心。其实谢文东心中也紧张,毕竟眼前面对的是五千多如狼似虎,手握真刀真枪的大汉,他只是没表现在?#25104;?#32610;了。如果让众人看出他都在害怕,那这仗也不用打了。

            谢文东领众人退回别墅内,禁声息灯,使之漆黑一片,异常沉静。萧方来到别墅前,看见的就是这般情?#21834;?#21035;墅?#22909;?#22823;开,院内黑漆漆的,小楼也是如此,没有半点声音,寂静得如同千年古垞,也寂静得可怕。钱喜喜可不管那些,带人就打算往里闯,萧方吃过谢文东的亏太多,急忙拦住他,动容道:“不妥!”钱喜喜一楞,问道:“怎么不妥?”

            萧方道:“谢文东诡计多端,我们不要中了他的圈套!”“嗨!”钱喜喜不已为然,笑道:“萧兄多虑了吧,谢文东已是瓮中之鳖,还能玩出什么花招!?”嘴上这么说,心中却?#34507;道?#31505;,萧方被谢文东吓破?#35828;ǎ?#37117;这时候了,竟然还害怕中了谢文东的圈?#20303;?#38065;喜喜心中想什么,萧方一眼就看出来,苦笑道:“钱兄,谢文东确不是?#35748;?#20043;辈,小心为上!”

            这时战龙点头道:“萧兄说得没错,不过,这也可能是谢文东故意设的局,想拖延时间而已,我看这样吧,我带人先进去,如果真?#26032;?#20239;,我速退出来,如果没有,萧兄和钱兄再掩杀进来,两位觉得如何?”

            萧方点头,觉得战龙的主意不错,可钱喜喜大摇其头,心中暗想,战龙怎么说只不过想?#25318;?#32610;了,凭什么他打头阵,凭什?#20174;写?#21151;非要让给他。想罢,他说道:“战?#31181;?#24847;是不错,不过,我想打这个头阵,不知战兄可否相让。”

            战龙心中一叹,知道钱喜喜以为自己是想?#25318;Γ?#33510;笑一声,说道:“?#28909;?#38065;兄想打头阵,我完全没意见。”

            “好!”钱喜喜大嘴一咧,心中高兴,生怕战龙反悔,匆忙带上几百人,大摇大摆走进别墅内。钱喜喜勇则?#25314;?#19981;过是典型的有肌肉没大?#38405;?#31181;人,萧方对他了解的十分透彻,刚想上?#30333;?#25318;,被战龙拉住,摇摇头,低声道:“让他去吧!如果现在拦他,他必然会以为我们有意抢他功?#20572;?#24515;存不满,那反而坏事。”萧方叹了口气,摇头不语。

            这位狼王在院中转了两圈,半个人影都没发现,最后目光所定在小楼上,他走到?#24472;埃?#21704;哈一阵狂笑,大声喊道:“谢文东,我知道你就在里面,今天你钱爷爷亲自来了,?#24230;?#30340;就主动走出来,别让我把你揪出,面?#30001;?#21487;就过不去了。”他嚷嚷半天,里面根本没有半点回音。钱喜喜老脸一红,感觉自己象在唱独角戏,心中火烧,抬手想开门,可心中一动,突然来了聪明劲,回头对下面人道:“你们去给我把门打开。”

            下面人虽然心中不满,但又不敢违背他的命令,硬着头皮,?#30001;?#29983;将门把手一扭,没想到门根本没锁,一扭,?#24597;?#24736;悠的开了。开门那人吓得一哆?#25314;?#36830;滚带爬,跑到钱喜喜身旁。钱喜喜气的一脚将他踢开,怒道:“没用的东西!”他肩膀一?#21361;?#25300;出腰间战刀,摆手道:“你们和?#39029;?#36827;去,取下谢文东的人头回去见掌门大哥!”

            钱喜喜说完,拎刀就往楼内走,刚到门口,只见里面白影一?#21361;?#36814;面飞出来。钱喜喜吓了一跳,心想这是什么暗器如此之大,他本能的挥刀就劈。这一?#35835;?#37327;十足,白影被一分为二,钱喜喜还没弄明白这是什么,只觉得面门和身上同时一湿,粘糊糊不知沾了什么东西。他心中一颤,急忙退了回来,伸手在?#25104;?#19968;摸,接着月光一瞧,慢手的血迹。其他人再看这位狼王,活脱脱一血人,身上,?#25104;?#37117;是鲜血。钱喜喜嗷叫一声,蹦起多高,转头一看地上,一名南洪门弟子被切成两截,血流满地。不用说,那飞出来的白色‘暗器’就是这洪门弟子。钱喜喜?#25104;?#30340;肌肉扭曲成一团,?#30001;?#19968;脸鲜血,如同刚出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他咬牙切齿挤出三个字:“谢,文,东!”

            听见钱喜喜的嚎叫声,萧方和战龙都以为他发生了以外,急忙带人来到院中,一见钱喜喜的样子,二人都吓了一跳,虽然心中对他有说不出的讨厌,萧方还是疾步上前,关心道:“钱兄,你哪里受伤了?”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一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