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回到堂口,脑袋一阵发晕,他?#30475;?#31934;神简单交代几句,预防南洪门突来袭击。回到自己房间,刚把门关上,只觉天昏地暗,万物旋转,他一头载倒在床上,胸口一闷,‘哇’的一声吐出血来,洁白的?#22351;?#26579;红一大片。他在云南留下的枪伤一直没有好,这一阵东奔西跑,始终没机会没有好好调养,只是伤势隐藏在暗中,没有发作。这回经过一翻剧烈苦战,?#30001;?#24515;中郁闷,不管他再怎么?#30333;?#26080;所谓,可和向问天第一次?#30343;?#23601;吃了这么大的亏,二百多条人命就因为自己一个策略失误全部交代,心里难免难过异常,身体?#26377;?#29702;的双重疲惫,让他身体里的伤势突然爆发。谢文东不是战神,他只是一个普通年轻人。

            房间内的剧烈咳声引起门外小弟门的注意,互相看了看,眼中都带着惊讶。其中一人急忙敲门,问道:“东哥,你怎么了?”

            谢文东现在神志有些模糊,每咳一声,口中都有血沫流出,他现在已无力说话。外面人见没?#35874;?#31572;,担?#30007;?#25991;东有失,也管不?#22235;?#20040;多,?#37096;?#38376;一拥而入,往里一?#30130;?#37117;吓傻了。只见床单上一大片血迹,谢文东蜷曲在床,?#25104;?#33485;白如纸,嘴角滴血。不知是谁突然大喊道:“?#20889;?#23458;!?#20889;?#23458;暗杀东哥!”

            这一声嘹亮的高呼,差?#27426;?#20840;堂口的人都听见了。东哥遇刺?姜森正在自己放中换衣服,一听这声叫喊,他提着裤子窜到门外,几步来到谢文东房间前,他快,可有人?#20154;?#26356;快,任长风光着上身,手中拎着刀,正站在房间?#20889;?#21483;道:“刺客!刺客在哪呢?”刚才叫喊那人委屈道:“我看床上有那么多血,以为东哥遇刺了……?#27604;?#38271;风狠?#22351;?#24819;给他?#22351;叮?#21898;道:“还站在这干什么,快叫?#28982;?#36710;!算了。”他一把抱起谢文东,大步向外跑。姜森上前急问道:“东哥怎么了?”

            任长风摇头焦虑道:“不知道,可能刚才那一战受了暗伤!”谢文东努力张开眼睛,气无力道:“我?#30343;攏?#19981;能把我受伤的事传出去,更不能让向问天知道。?#27604;?#38271;风心中一酸,深深点头,道:“东哥放心吧,我明白!”

            谢文东挤出一丝笑容,脑袋一沉,晕了。?#20154;?#20877;醒过来时,已经是两天以后。谢文东缓缓睁开眼睛,感觉身体舒畅,舒服得让他不愿意醒过来。真是一场好觉啊!他心中长叹一声,转目一?#30130;?#33258;己身旁还坐有一人,一个?#35272;?#24322;常的女人,?#27426;?#22934;艳带刺的冰?#20498;濉?#35874;文东不觉笑了,问道:“怎么是你?”

            女人本在凝?#36857;?#31361;听说话声身子一振,见谢文东醒过来,眼中闪过一丝欣喜,平静道:“为什?#24202;?#33021;是我?”

            谢文东摇摇头,知道和她争论是永远也得?#22351;?#32467;果的,说道:“你什么时候来得南京?”女?#35828;坏潰骸白?#22825;!昨天下午。”

            谢文东翻身做起,他不习惯仰头看着别人说话。伸个拦腰,骨节嘎嘎作响,他苦笑道:“看?#27425;?#36825;一觉好象睡了很久。”

            女人道:“我来的时候你已经昏迷一天了。”谢文东一笑,说道:“对了,?#19968;?#19968;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女人美目一瞥他,道:“你很?#27426;?#24471;礼貌。”谢文东一楞,转念想了想,?#30446;?#38382;道:“请问姑娘芳名?”女人见他说得一本正经,?#25104;?#38378;过一丝笑容,只是太快了,连谢文东都认为自己可能是眼花看错了,她道:“秦双。”“秦双?”谢文东点点头,笑道:“好名字,和你的人很配。”女人知道他误会了,可懒着解释,没说什么。

            秦双和谢文东不算熟,但也绝不?#21543;?#20182;接掌北洪门大哥闯关时受了伤,就是秦双为他治疗的,她也是聂天行口中的那个‘冰妹妹’。灵敏的?#24895;?#22815;冷的,可与秦双比起,就有些小巫见大巫了,她好象天生就为了挑战人类语言而来的。

            谢文东不说话,她更无话可说,两?#22235;?#40664;无语,大眼瞪小眼干坐着。谢文东讨厌这种气氛,暗中一叹,真是一个难相处的女人,他问道:“我记得?#20197;?#26197;倒前好象吐血了?”秦双道:“你的内伤一直没好。”谢文东道:“那现在呢?”秦双道:“?#19978;?#25105;没有?#20667;ぁ!?#35874;文东差点又吐血,眨眨眼睛,无奈道:“那我什么时候能痊愈?”秦双道:“半年,按你现在的生活规律。”

            谢文东轻叹一声,苦笑道:“?#19978;?#25105;没有假期。”秦双道:“所以我来了。”谢文东心中一暖,正色道:“谢谢!真是不好意?#36857;?#35753;你大老远跑到南京来。”秦双难得流露出笑容,道:“不用道谢。我是洪门一员,你是洪门大哥。”谢文东神情一呆,暗道好美,秦双是个美人,这点不用质疑,冷艳的花朵绝对是世上最?#35272;?#30340;,她的笑容足可以让天下任?#25991;?#20154;都为之倾心。谢文东忍不住叹道:“回颜一笑百媚生。你应该多笑笑,这样,对自己好,也对别人好。”

            秦双面色一红,?#25104;?#30340;笑容也随之消失,她起身道:“我去通知其他人。”也不管谢文东同意于否,快步走出房间。

            谢文东摇头,自语道:“被别人夸赞是件好事,为什么要逃跑呢。”?#22351;?#22810;久,外面忽忽拉拉进来不下二三十号人。谢文东举目一?#30130;?#22909;?#19968;錚?#38500;了东心雷,姜森,任长风?#28909;?#22806;,还有不少T市赶来的干部,最令谢文东感到意外的是,窦展堂竟然也来了。这位五十多岁的中年胖子可以说是北洪门的财神爷,掌管一切门下正当生意,是名义上洪武集团董事长。北洪门旗下产业具属洪武集团,它也是?#25490;?#25910;入的重要来源之一。窦展堂在商场摸?#25318;?#25171;多年,人老成精,头发丝都是空的,经验丰富,头脑灵活,懂得抓住?#34987;?#27946;武集团有今天的规模和他有绝对关?#25285;?#36825;也是金鹏把这么一大摊子产?#21040;?#32473;他一人的原因。

            窦展堂长年不见踪影,天南地北,满天下跑,谢文东也只是和他见过一次面,不过心中对这位?#21916;?#31070;还是很感激的,有他在,北洪门在经费方面确实省去很多麻?#22330;?#20182;和众人一一打过招呼,最后目光落在窦展堂身上,笑道:“窦老,今日怎么这么有空闲?”窦展堂一笑,道:“我正在扬州?#24178;?#24847;,听说掌门大哥病了,两地不远,就跑过来探望一下。看见你?#30343;攏?#25105;总算放心了。”谢文东感激道:“真是让窦老费心了。”窦展堂道:“掌门大哥说得哪里话。”

            谢文东转头看向东心雷,问道:“南洪门最近两天可有动静?”东心雷摇摇头,说道:“不知道向问天在搞什么鬼,他一直都按兵?#27426;?#20154;手都囤积在南郊。”刘波接道:“红叶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有不少人都回了台湾,侯晓云也走了,只留下?#22351;?#20108;十人。我想台洪门十有**遇到难事。”“哦?”谢文东一楞,这倒是出乎他预料,问道:“这消息可*吗?”

            刘波道:“这消息是我下面的兄弟从道上打探出来的,不可全信,也不可不信。”

            谢文东挠挠头,他这等于是没说一样。他道:“老刘,你去把这个消息弄准确,看看向问天是不是又故意放出假消息让我们掉以轻心。”刘波点头称是。谢文东笑道:“常言道:敌?#27426;也欢?#25932;若动,我先动。盯住向问天的一举?#27426;?#24773;报的准确于否,决定我们输赢的关键。”刘波听后不?#19994;?#25601;,向谢文东告退,急忙跑出打?#35282;?#25253;去了。

            谢文东又做了一翻安排,认为一切妥当之后,长出一口气,闭目养神。众人见他累了,纷纷告退,只有窦展堂没?#26032;?#19978;离开,而是拉了一张椅子做在床边。谢文东睁眼看了看他,问道:“窦老,有什么事吗?”

            窦展堂笑道:“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我想在南京或者扬州开家影视传媒,不知掌门大哥意下如何?”

            谢文东一楞,问道:“影视传媒?那是什么?”窦展堂解释道:“就是电影公司。”“哦!”谢文东点点头,他对这方面?#22351;悴欢?#21738;能提出什么意见,他道:“窦老,只要你认为能赚钱,就去做好了,我没意见。”窦展堂一笑,说道:“其?#28404;?#25171;算开电影公司是别有目的的。”谢文东疑问道:“什么目的?”窦展堂道:“掌门大哥想打败向问天,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南洪门麾下弟子何止万千,我们能把他们全?#21487;惫?#21527;?”谢文东心中?#27426;?#24778;讶的看着窦展堂,这老头说得没错啊,南洪门麾下正宗少说也有十数万,?#30001;?#38646;七八碎的,恐怕有数十万之众,能把这些人全?#21487;惫?#21527;,他疑问道:“那窦老的意思呢?”

            窦展堂道:“只要南洪门赖以生存的经济体系跨掉了,那向问天拿什么来养活怎么多人,到时,他不战自败。南洪门的‘洪英集团’是他们的财源支柱,多年来,和我们‘洪武集团’竞争不算激烈,那只是双方相同的领域?#27426;啵?#25105;们主要经营房产,进出口,运输等,南洪门则主要是高?#30130;?#20256;媒等,我这次看重电影公司,就是想在侧面和向问天打一场商战,对他的传媒体系挤压,让他经济双足折上一只。”

            谢文东低头?#20102;?#29255;刻,他对这行业了解甚少,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路。他担心道:“这个主意很好,只是向问天在这方面已经经营多年,而我们刚刚起步,拿什么和他去拼?”窦展堂笑道:“只要有掌门大哥在暗中支持,我有这个信心能战胜向问天。”谢文东摇头道:“?#20197;?#26263;中支持是没问题,不过,我想向问天的电影公司也免不了有暗中力量在维护,恐怕不易?#24895;丁!?#31398;展堂道:“要不怎么叫做商战呢,暗中你们较力,明下我们斗法。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谢文东仰面而叹,言道:“一直以来,老天都站在我的一边,不知道和向问天争斗,老天会站在谁的一边。”窦展堂道:“两军相遇,勇者胜!两军对垒,智者赢!”谢文东大笑,说道:“没错!去他的老天吧!智慧可胜天。”

            窦展堂的到来给谢文东带来新理念,商场上没有硝烟的战争很可能会决定南北之争的最后输赢。有很多人都说金钱不重要。说这样话的人一是一穷二白的人,二是十分有钱的人。一个是心存?#22987;桑?#19968;个是顾做清高。在这个世界上,如果没有钱,你就算?#26032;?#24067;之勇,诸葛之才,恐?#20081;?#26159;寸步难?#23567;?#21482;要有钱,连至高至上的法律都能为你让路,难道这东西还不重要吗?!南北洪门,门下帮众无数,没有钱,这些人有几个会拼死拼活的卖命。谢文东明白这?#22351;悖?#25152;以对窦展堂这个人他是十分看重的,对他提出来意见,他也全力支持。上面有人好办事,窦展堂说成立一间影视传?#28966;?#21496;,没出数天,上面就批下来了。同时谢文东又收到刘波的准确情报,侯晓云回台湾了没错,连向问天也一同去了,不为别的,只是因为陈奇的六十大寿快到了,侯晓云就自用说,向问天做为陈奇的盟友,没有理由不去祝寿,而且他现在确有用陈奇的地方,更不能不去。

            向问天走了,可那三个天王都没敢离开,萧方做为临时统帅,小心翼翼,中规中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他把人手全部回缩,据守几个要点,相互呼应,就算谢文东来攻,萧方也?#22351;?#24515;。后来有小道消息传出,谢文东好象病了,住进医院,北洪门暂?#27604;?#40857;无守。战龙和受伤的钱喜喜来找萧方商议,是不是?#27809;?#20986;兵,特别是钱喜喜,肋下那?#24230;?#20182;刻?#25970;?#24515;,气得牙根都直痒痒,只要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谢文东这三字,这位狼王?#27426;?#21457;飙。?#19978;?#26041;脑袋摇得很波浪鼓似的,说道:?#26263;?#20102;吧,谢文东诡计多端谁不知道,他病了,谁信啊?!不用说,这?#27426;?#26159;他诱敌之?#30130;?#22914;果?#20197;?#19978;当,那我萧方之名就倒过来写。”

            萧方一生胆大?#21335;福?#25954;于显中求胜,可一遇到谢文东,就不自觉的谨慎起来,也把最佳战机错过,这可能就是一物降一物的道理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三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