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酒保快步上前,客气道:“几位先生,里面坐……”他一?#27425;?#39318;那人的尊容,舌头差点闪着,这人怎么长成这样?!

            驴脸大汉看也没看他,眼睛四下一扫,最后目光在请众人喝酒的那青年一桌停下,神光一闪,面带喜悦,一把推开眼前酒保,大步走了过去。他来到那三人近前,忍不住又向四下打量一翻,酒吧中人人都在喝酒,回味无穷,不管怎么说,不花钱的酒一向都很甜,很好喝。驴脸汉子似乎长出一口气,自顾自的拉张椅子,在三人之间的缝隙中坐下,他笑道:“听说刚才有人请客,?#19978;?#25105;没赶上。”

            青年看了看他,无奈道:“你来得也不算晚。”他打个?#36214;歟?#21898;道:“给这位朋友也上一杯酒!”

            驴脸汉子摇头,一直身后,道:“?#19978;也?#26159;一人来的,还有十几个兄弟呢!”青年一笑,道:“见者有份,一人一杯!”听后,驴脸汉子满意一笑,转目看向一旁的年轻人,道:“谢文东?!”年轻人笑眯眯道:“是我!”驴脸汉?#21451;?#31070;慢慢冰冷下来,一指自己肋下,道:“这?#22351;叮?#35753;我刻骨铭心,一时一刻不敢忘记!”

            年轻人无奈道:“刻骨铭心是一种痛苦,忘记它有一个最好的办法。”“什么办法?”“只要你死掉就可以了。”“哈哈!”驴脸汉?#21451;?#38754;而笑,好一会,他擦擦眼角的眼泪,道:“好好,谢文东就是谢文东,我真佩服你的胆量,不过,今天我是来回报你这?#22351;?#30340;。”年轻人一楞,疑问道:“怎么回报?”驴脸汉子肩膀一摆,手中多出一把刀,说是一把刀,还不如说是一根铁条,刀身三指见宽,半臂多长,漆黑无光,把手只是简单用白布缠上,如果没有锋刃,这只是一把大铁片。这刀和他人一样,粗糙,难看,不过,却绝对锋利。他将刀放在桌?#30001;希?#22402;目看着,喃喃道:“就用这把刀回报!”

            年轻人嘲笑道:“这把刀也能砍人吗?”驴脸汉子?#25104;?#19968;变,他冷声道:“你可以试试!”说完,猛然间?#22351;?#25381;出,没有任何预兆,疾如闪电,?#22351;?#30452;制年轻人的咽喉,连酒吧里的客人甚?#28860;?#33021;感觉到刺骨的寒气。年轻人似乎早有准备,向后一仰身,寒光贴着他下颌划过,险险没有割破他的皮肤。他顺势起身,从一旁女郎身上缓?#21898;?#20986;一把黑颤颤的唐刀,无奈道:“我说过,你这把刀砍不了人!”说着,他又慢悠悠递过?#22351;丁?#39540;脸汉?#21451;?#20851;紧咬,不再答话,双瞳充血,挥刀硬磕。

            年轻人轻笑一声,迅速回刀,不和他?#25165;?#30828;,可接着来石光电闪一般,伸手直刺大汉小腹。那大汉大喝一声,拦刀下压,正和年轻人刺来的?#22351;?#30456;撞,只听‘当啷’一声脆响,年轻人腿后一步,?#30452;?#21457;麻,唐刀险些脱手,心中忍不住赞叹一声?#27721;?#33218;力!他收刀回撤,道:“钱喜喜,果然名不虚传!”

            这驴脸汉子正是钱喜喜,见谢文东?#22351;?#36864;后,怎会放过,大步向前,挥刀又劈。这?#20445;?#26012;刺里挑来?#22351;叮?#25346;着风声,和钱喜喜那?#22351;?#25509;个正着。‘当’的一声,火星溅起,钱喜喜身子一阵摇晃,退了半步。转目一瞧,正是一旁的青年,手中握刀,目含轻视的看着自己。他大喝道:“任长风,?#24230;?#30340;就给我滚一边去,我找的人不是你!”

            这青年不是任长风还是谁?!他一笑,道:“?#19978;В?#25105;找的却是你!”说完,展?#35835;?#21050;。钱喜喜无奈,举刀迎战。他身后那十数个大汉纷纷拔出刀来,准备围攻谢文东。可这?#20445;?#37027;原本还在喝酒的客人们有一大半都从衣下掏出刀来,呼喊着上?#27425;?#25915;,双方之间?#30343;?#20040;好说的,一*近,就混战一处。

            酒吧里的几个酒保一见这架势,吓得双腿一软,都差点没尿裤子,几人挤到一起,互相看看,拿出电话打算报警。可没还等按号码,和谢文东,任长风坐在一起的女郎走过来,手中一把唐刀明光正亮,她没说话,只是用?#37117;馇们?#37202;保手中的?#21482;?#28982;后往地上指了指。酒保也算见过世面,心中一叹,把?#21482;?#19968;扔,不用女郎发话,自觉的找个角落坐下。

            现在场中已经乱做一团,数十人拼死撕?#20445;?#26700;子酒瓶,倒了?#22351;亍?#38065;喜喜虽然性格暴躁,可也不是?#20498;希?#22312;得知北洪门防备松懈,大部分帮众在放假,谢文东经常出入酒吧的消息后,他心中也在嘀咕,这其中会不会有诈,可谢文东的诱惑力实在太大,最终钱喜喜还是没能按耐住,背着萧方,战龙二人,?#37027;?#24102;上心腹手下二百有余,分批进入市区,等到了酒吧一条街后,他先派人四下探察一翻,确认没?#26032;?#20239;之后放下心来,让大部分人留守门外,他自己只带上十几个精干进‘半杯情’酒吧找谢文东算帐。不过,这?#20160;?#19981;好算。

            钱喜喜被任长风死死缠住,他那十几个手下被酒吧中?#20146;?#30340;北洪门弟子困住,谢文东一脸轻松,拉把椅子坐下,从口袋中掏出一根烟,旁边保护他的小弟急忙躬身点燃。谢文东吐出一口青烟,目光扫视一周,自己一方还是稳占上风的,只有任长风打得比较惊险,以钱喜喜的容貌?#25512;?#27668;,能?#26041;?#20843;大天王中,其自身的实力甚是?#35828;茫?#22312;他肋下有伤的情况下,任长风也是勉强与他战个平手。谢文东暗自点头,不错,在钱喜喜?#30631;?#24120;之辈。他眯眼一笑,道:“钱喜喜,你知道你为什么在向问天面前不讨好吗?”钱喜喜余光一瞄,心中这个气,谢文东倒逍遥自在,坐在那里笑眯眯抽烟呢,不过他激战正酣,心中窝火也无空答话。谢文东又道:“你长得难看是一方面,最主要是你太笨。人可以没容貌,但不能没大脑。”

            钱喜喜差点喷血,大喝一声:“谢文东!”同时猛挥出?#22351;叮?#36825;?#22351;?#26159;含恨而发,力重千斤,任长风听恶风不善,大叫一声:“好!”吸气硬接,‘当’的一声金鸣,任长风手中刀一沉,险些脱手,他咬牙道:“你也接我?#22351;?”

            谢文东对眼前的死杀视若无睹,继续道:“钱喜喜,你在南洪门不出来,丢人也就算了,外人看不见,可你实在不知道天高地厚,南北开战你竟然也?#39029;?#38155;陷阵,不过也是向问天聪明,别的不说,就你这一副尊容的杀伤力,足以比红叶厉害百倍。”

            “哎呀!”钱喜喜听后血灌瞳人,嚎叫道:“气死我了!”他被谢文东几句话激得方寸大乱,刀招也有些凌乱,不象刚开始时有条理。他乱,任长风可?#22351;?#27809;乱,见他没了方寸,乘机加紧攻势,不一会,钱喜喜的?#30452;郟?#23567;腹,大腿都中?#35828;丁?/p>

            谢文东笑眯眯的看着,心中已给钱喜喜判了死刑。就在这?#20445;?#20154;群中一北洪门弟子突然一撩衣襟,手中多出一把手枪,他双眼一眯,抬枪对准场外谢文东的脑袋。这一变化太突然,谢文东甚?#28860;?#27809;看见有一把黑洞洞的枪口正指向自己,但那人周围的其他北洪门弟子看见了,但想阻挡依然来不?#20445;?#32439;纷张开嘴?#20572;?#24778;呼不已。那人眯起的眼睛?#22351;桑?#25163;指扣动扳机。

            不过枪声并没有响,那人手指刚动,?#22351;?#30333;光飞来,他连手带枪飞了出去。那人?#25104;?#39039;时变得苍白,不过咬牙没叫出声来,握住断腕的伤口,扭头一瞧,一位身穿黑衣的女郎站在他旁边,手中刀微微?#30171;梗?#34880;珠顺着刀身滴在地上。这女郎正是灵敏,她冷?#22351;潰骸?#20320;不是我们洪门弟子。”

            那人哧笑一声,说道:“你们才不是我洪门弟子。”他低身抓起一把片刀,傲?#22351;潰骸?#20845;?#39540;?#26257;寒风吹,一片红叶向南飞。”

            灵敏冷笑道:“好一片红叶,只?#19978;?#24050;枯萎!”她拦刀而上,挥手三连击,分刺那人的咽喉和胸口要害。那人是红叶的没错,不过,凭身手而论和灵敏天差地别,没出五个照面,被灵敏?#22351;?#21128;倒于地,两条腿筋被划断。

            这时谢文东也早就?#20174;?#36807;来,看了看地上的枪,再看看倒地抽搐的那人,一切都明白了。他上前,蹲下身,摸了摸他身上的衣服,问道:“你是怎么混进来来的?”那人忍住巨痛,狠声道:“?#19978;?#27809;能杀死你!”谢文东挠挠头发,道:“我问你是怎么混进来的?”那人虽然躺在地上,但力气没有消失,仅剩下的一支手?#25112;?#20992;把,回手?#22351;丁?#35874;文东轻轻向后一仰,那人?#22351;?#21050;进自己的心脏,两眼一翻,死了。谢文东面色低沉,半天没说出话来。灵敏在旁小声道:“东哥,他是红叶的。”

            谢文东摇头叹息,他没?#37027;?#20877;和钱喜喜‘玩乐’,从怀中掏出手枪,准备一枪结果他。这突发的变?#21097;?#20063;把钱喜喜惊醒,气得发晕的头脑渐渐冷静,目光一扫场中,自己那十几个手下所剩?#27426;啵?#24773;况危机,不能再战,拖延下去,别说带来的手下一个?#30828;坏簦?#24656;怕已经也得交代在这。钱喜喜猛挥两刀,逼退任长风,抽个空子向大门窜去。

            谢文东抬枪?#20445;?#38065;喜喜正往外跑,他怎能放过,对着那齐长无比的脑袋就一枪。

            “砰!”枪响,子弹划着钱喜喜的头皮飞过,连带着刮下几?#23458;?#21457;,把他吓得一缩?#20445;?#36305;得更快了。谢文东一枪不中,甩手又开了三枪,可钱喜喜狡猾的很,见对方掏枪,他上窜下跳,左躲右避,?#30001;?#35874;文东本来枪法就一般,连开四枪,都没打中钱喜喜。任长风在旁边喘粗气,边说道:“东哥,你的枪法实在……不敢恭维。”后面四个字声音很?#20572;?#19981;过谢文东还是听见了,他老脸一红,尴尬道:“曾经很不过,不过很长时间没练了。”他见钱喜喜已经跑出酒吧,收起手枪,一指地上刺客的尸体道:“他不是红叶的!”灵敏一楞,疑问道:“何以见得?”谢文东一笑,道:“不信你可以搜搜他身上,?#27426;ㄕ也坏?#21494;子。”

            任长风看了看灵敏,然后又狐疑的瞧瞧谢文东,一提裤子,当真蹲下身仔细搜查一翻。半?#21361;?#20182;起身摇头苦笑,道:“他身上确实没有红叶!”灵敏秀眉一皱,问道:“那他是何人?”谢文东眯眼冷?#22351;潰骸?#25226;他的袖子拉起来!”

            任长风精神一枕,急忙把那人袖子撕下来,只见胳膊上明?#20301;?#21050;着一个火柴?#20889;?#23567;的‘魂’字。虽然心中有准备,任长风和灵敏还是倒细冷气,异口同声道:“魂组?”谢文东道:“被抓而自?#20445;?#37027;不是红叶的作风,而且同出一门,也没达到一抓就死的地步。”他用脚踢了踢那人的脑袋,道:“他的作法让我想起了魂组,世上也只有魂组才会养出这样不要命的人。”

            灵敏叹道:“魂组确?#36947;?#23475;,竟然混入我们弟子中,我们却?#22351;?#37117;没发现。”谢文东苦笑道:“也许,以后还有更厉害的呢!”

            钱喜喜急如丧家之犬,拉开大门,飞身而出,等到了外面,长长出了口气,可气刚出到一半,他又收回去了。

            只见街道上横七竖八,躺满了人,片刀,棍棒,扔了?#22351;亍?#34903;道中站有一行人,人数三十左?#36965;?#20026;首一人身材不高,不过异常结实,衣下肌肉高高鼓起,将衣服撑得紧绷。这些人清一色黑装打扮,嘴上遮有黑布,在袖?#30001;?#31995;有红色标志,上绣‘杀’字。钱喜喜心中一颤,自己那留在外面的那二百人现在不是躺在地上呻吟,就是不知道跑哪去了,他心能不颤嘛!他沉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你们又是什么人?”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四十五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