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七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七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恩!”谢文东点头道:“确实是这样,南洪门的人随时都可能找上我们,而?#19968;?#20250;是一击必杀的那种。”

            “那……”姜森和任长风互相看了看,同声问道:“那我们是先避一避?”谢文东摇头,道:“避?怎么避?整个云南都是人家的地方,避到哪都是一样。藏到僻静的地方反而增加危险,不如在市内,他们或许还会收敛一些。”

            听谢文东这么一说,他二人也是想?#22351;?#26356;好的办法,任长风嘟囔道:?#26263;?#21021;我就说,东哥应该多带几个人来……”

            姜森一翻白眼,道:?#26263;?#21021;你好象没这么说过吧!?”任长风老脸一红,小声道:“至少有这个意思嘛!”谢文东呵呵一笑,道:“老话,人多人少一个样,人多反而会坏事。我恰恰希望南洪门的人真来找我们,只是不要马上杀过来就好。”

            谢文东三人走出酒吧,临上车前,他向着秋凝水所住的方向长长望了一眼,向上扶了扶头发,没说什么,低头上了车。开车的金眼回过头问道:“东哥,去哪?”谢文东沉吟道:“回家。”一路上,谢文东始终闭目不语,其他人见他面带正容,知道在想心事,不?#39029;?#22768;打扰,?#30340;?#38745;?#37027;模?#32819;中只?#26032;?#36798;的声音。

            金眼几人住的位置的确有些偏僻,汽车足开了一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车刚停下,谢文东睁开眼睛,拿出电话,按了一窜号码。他找的人是张繁友,这位在政治部里身居要职野心勃勃的少校。突然接到谢文东的电话,张繁友先是觉得奇怪,?#36824;?#32874;明如他,马上反应过来谢文东找自己?#27426;?#26377;事,否则凭谢文东的为人决不会无缘无故的打来电话只是为了问候一声。

            “谢兄弟,今天怎么这样有空,想起给我打电话了。?#38381;?#32321;友懒洋洋道。

            谢文东一声轻笑,也不在意,直接道:“有点事情需要请张?#32844;?#24537;。”果然。张繁友暗笑,故意为难道:“谢兄弟太客气了,能另你为难的事我又能帮什么忙?!”谢文东道:“张兄说得哪里话,上次如果没有你帮忙调动了军队,我想运军火到金三角还很难呢?!?#38381;?#32321;友?#25104;?#24494;沉,道:“这件事我不希望再有人提起。”谢文东长笑道:“没错,我也不希望有人提起,如果传到上面,你这个好不容易搏来的位置恐怕就不保了。咱们是朋友,你不好过,我也不好过,反过来也是同样的道理,不是吗?!”

            张繁友狠狠一攥拳,微笑着,?#21451;?#32541;中挤出一句话道:“是啊,我们一直都是很‘好’的朋友。”谢文东点头道:“所?#38405;?#26377;困难我?#27426;?#20250;帮你,全力以赴,如果我遇到什么事,也希望你能鼎立相助。?#38381;?#32321;友气得牙跟痒痒,谢文东几句话就把自己圈进去了,可拿他?#27835;?#21487;奈?#21361;?#24352;繁友叹了口气,道:?#20843;蛋桑?#36825;回又有什么事?”

            谢文东道:“不?#20204;?#37329;三角有一批货在昆明被扣住,我希望你能把这批货提出来。?#38381;?#32321;友一楞,疑道:“提出来?提出来放哪?”谢文东笑道:?#30333;?#28982;由我来接收。?#38381;?#32321;友一翻眼睛,道:“你老大是不是以为我是神仙,什么事都可以做。金三角出的货不会是小数目吧,就算是东方易亲自出马也不可能把它提出来随意交给你。这事我无能为力。”谢文东一眯眼睛,道:“那你是不帮我了??#38381;?#32321;友道:“相帮也帮不上,这的确不在我能力范围之内,而且这样大的事情想压也压不住。”谢文东道:“如果可以压住呢??#34180;?#20160;么意思??#34180;?#29616;在这件事还没有外传,有局长压着。金三角在昆明往来多年,没有*?#25509;?#24590;能干到今日。?#38381;?#32321;友搓腮?#20102;迹?#22909;一会才道:?#25300;一?#23613;量帮你的。”谢文东笑道:“要的就是你这句话。?#38381;?#32321;友苦笑道:“真希望你别再向我要任何东西!”谢文东含笑关掉电话。

            第三日,秋凝水休息,谢文东自然也有时间,本来打算和她出去游玩,主要是谈心,怎奈天公不作美,一夜的连绵细雨直到天明也没有停歇的迹象。谢文东站在窗前仰望天际,自语道:“真是可恶的天气。”

            金眼在昆明住了好一阵,对这里的气候有?#27426;?#30340;了解,无奈道:“昆明就是这样,阴雨?#27426;稀!?#20182;掐指一算,浅笑道:“家里这时候恐怕早已经白雪连天了吧。”谢文东点点头,思绪飞扬,心有?#20889;?#36947;:“是啊!匆匆忙忙间不知不觉又过了一年。”

            姜森叹道:“这一年的变化实在太快,明年这个时候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任长风大笑,道:“人在江湖,生死都在一线,想那么远干什么,今朝有酒今朝醉,何管明日愁与悠。”谢文东一怔,笑而摇头道:“人是为了明天而活着。”说着话,他拿起外衣,道:“我去找秋凝水。”见他要走,其他几人纷纷起身穿衣,打算跟出去,见状,谢文东阻止道:“今天你们不用跟着我。”

            姜森道:“可是……”谢文东知道他要说什么,一笑,道:“人多说话不方便,我也觉得别扭。今天虽然不是好天气,我想会风平浪静的。”人都说无风不起浪,但世事变换无偿,就算无风也能荡起千重浪来。

            谢文东孤身一人来到秋凝水家楼下。这里他并不?#21543;?#34987;麻枫手下数名杀手追杀的情景?#32769;?#33021;在眼前浮现,那次如果没有秋凝水,恐怕不会那么容易?#30007;?#33073;险。谢文东拍了拍身上的雨珠,按动门铃。?#32536;?#20102;片刻,传来秋凝水飘?#27426;?#30053;带懒散的声音:“谁??#34180;?#26159;我!”谢文东答道。“呵,来得这么早!”秋凝水打个呵欠道。谢文东笑道:“我一向起得比较早。”说着,拉开单元门,走了进去。到了秋凝水家,谢文东先是环视一周,感觉屋内和自己第一次来的时候?#30343;?#20040;变化,装?#25105;?#28982;简单而?#30343;?#20856;雅。秋凝水身着素色睡衣睡裤,眼帘低垂,几缕绣丝滑落面庞,脱掉警服,现在的她如同没有睡醒的小猫,?#35272;?#20013;透着懒散。她睡眼朦胧的看眼谢文东,酸不溜丢道:“我家的装潢?#27426;?#30456;当不错?”

            谢文东一挑眉毛,带着疑问看向秋凝水。她展颜一笑,说道:“不然这么一个大美人在你面前不看,四处扫什么?”

            秋凝水开玩笑的时候?#27426;啵?#35874;文东只能苦笑,?#36824;?#20174;前那种熟悉的温馨感油?#27426;?#29983;,跟着她的话笑道:“确实是一个美人,怕看了眼睛拔不出来怎么办。”

            “呵呵!”谢文东的话惹?#20204;?#20957;水一阵娇笑,她看了看墙上的石英钟,道:“现在才?#35828;?#22810;。”谢文东道:“平时这时候你早起床上班了吧。”秋凝水道:“可是今天我休息。”谢文东道:“所以……”秋凝水道:“所以我要去睡觉。”谢文东一叹,道:“看?#27425;?#26469;得确实有些早。?#34180;?#24681;!”秋凝水很认真的点点头,道:“打扰别人睡觉是很?#22351;?#24503;的,如果在我睡醒的时候发现面前有一盘香气扑鼻的早?#20572;?#26377;再多的怨气也会烟消云散的。”

            “哈哈!”谢文东大笑,边脱掉潮湿的外套边道:“早餐没问题,?#36824;?#26159;不是香气扑鼻就是个问题了。”

            秋凝水握嘴打个呵欠,转身走进卧室,临进门前扔出一句:“我相信世上没有你做?#22351;?#30340;事。”

            一直以来谢文东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当他穿起围裙做起饭时,他知道自己错了,世界上还有很多事是他需要学的,至少做饭是这样。他上学时,饭菜都是由父母来做,混上黑道后饭菜是饭店里的厨师来做,他从来没在这方面为难过。高慧玉的饭菜令人不敢恭维,但至少吃下之后不会有什么不良反应,谢文东看着自己刚刚煎好的黑漆漆的鸡蛋,?#34507;?#31048;祷人吃后不要中?#38745;?#22909;。他从冰箱中?#39029;?#20004;快面包?#22836;?#33540;酱,小心将面包切成薄片,摸上酱,然后将鸡蛋放在里面。黑得发亮的鸡蛋在面包的掩护下也不那么恐怖了。片刻之后,谢文东一拍手,大功告成,这也是他有生以来做的第?#27426;?#39277;。

            谢文东正在考虑该不该叫醒秋凝水的时候,突然听见卧室内一声尖?#26657;?#20182;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反应极快,叫声的回音还没有消失,谢文东已经如同狸猫一般扭身窜进屋内。

            只见秋凝水睁大双眼,站在床上四下张望,最后目光落在刚冲进来的谢文东?#25104;希?#30097;声问道:?#30333;?#28779;了吗?”

            “啊?”谢文东一楞,迷糊道:?#30333;?#20160;么火?”秋凝水看着谢文东的表情似乎明白了什么,长长吸了口气,道:“怎么满屋都是烟?”谢文东抬头一看,可不是嘛,卧室内?#30001;?#21351;室外,黑雾缭绕,烟气熏人,难怪秋凝水会问是不是着火了,他挠挠头,不好意思道:“呵呵,做饭嘛,哪有没烟的道理。”秋凝水一翻白眼,指着谢文东的?#20146;?#22823;声喊道:“你是猪头啊,做饭的时候不会把抽烟机打开吗??#34180;?#25277;烟机?”谢文东一脸迷茫,很正经的道:“这个……从来没有用过。”

            ?#25300;页?#24213;被你征服了!”秋凝水往后一仰倒在床上,伸手拉住?#22351;?#33945;住脑袋,可马上她又坐起,吼道:“如果你要是把我家烧了,我就和你拼命!”说完,才?#32622;?#22836;躺下。谢文东双手掐腰,站在原地直瞪眼睛,如果换成别人这么和他说话,早就爆发了,可对方是秋凝水,他在忍。感觉他还没有离开,秋凝水疑惑的打开?#22351;?#19968;角,露出一只眼睛,问道:“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谢文东道:?#25300;以?#32771;?#24688;!薄?#32771;虑什么??#34180;?#32771;虑打你左面屁股好还是打右边屁股好。”她一瞥嘴角,横着白眼道:“你敢!?”

            “你可以试试!”谢文东大跨步来到床前,一把将秋凝水身上的?#22351;?#29993;到一旁。“啊!你干什么……?”

            半个小时后。谢文东握着通红的?#20146;櫻?#24525;不住叹道:?#25353;?#26469;没见过比你更彪旱的女警察。?#34180;拔亍?#35874;文东走到镜子前,嘟囔道:“不要对我指手画脚的,我又不是你的奴隶,容忍是个限度的。话说回来,你的身手好象比以前有所提高了。?#34180;拔亍?#35874;文东又道:“药箱在哪?”?#22351;?#31179;凝水答话,他一?#21738;?#34955;道:“?#27426;?#36824;是在老地方,对吗??#34180;拔亍?#35874;文东笑呵呵的扶了扶趴在床上秋凝水的头发,道:“女人不要张牙舞爪的好,?#19968;?#26159;比较喜欢你现在这个样子。?#34180;拔亍?#31179;凝水想从谢文东的祖宗第十八代起开始问候一遍,?#19978;?#22581;上手巾的嘴半个字也吐不出来,手和脚被捞捞绑在床拦上,?#36335;?#21382;史又?#21451;?#20102;一遍,只是和上回不一样的是,上次她是仰着,这回是趴着。

            谢文东从医药箱内拿出药棉塞进?#20146;?#37324;,好一会,他一拍手,转头对秋凝水道:“看,现在多好,我不希望我们一见面总是吵架。”见她眼睛睁得溜圆,谢文东笑道:“我知道,你也很喜欢这种气氛,不是吗?”秋凝水的眼睛睁得更大了。

            谢文东老神在在的一伸懒腰,不理她喷火的目光,自在的躺在她身旁,双手掂在头下,笑眯眯的看着用力挣扎的秋凝水。过了一会,见她仍没有停止的迹象,谢文东好心道:“算了吧,你这样晃来晃去是挤不下我的。”可恶的你!秋凝水听后身子动得更厉害。“安静一会不好吗?”谢文东长长吸了口气,心平气和道:“这一阵我很累,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疲惫?#23567;!?#31179;凝水疑惑的看着他。谢文东又道:?#21543;?#23376;的疲惫我不在乎,再怎么忙我也能受得了,?#36824;?#24515;里的疲惫却很难忍受,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特别是担心一个人的时候。我希望我的朋友一辈子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36824;?#36825;对我好象却是一种奢求。”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七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