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政治部?中年警察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部门,听名头好象不简单,不敢怠慢,说句:“请稍等!”快步回到收发室里给局长打电话。姜森透过窗户见警察边打电话边?#27835;?#36275;蹈的比画,?#25104;廈皇?#20040;表情,只是低声说道:“东哥,不会有问题吧?”谢文东摇头,道:“放心,?#30343;?#30340;!”姜森毕竟是贼,在怎么大胆到了警察?#21482;?#26159;有?#30343;?#26381;?#23567;?#27809;过两分钟,警察跑出来,一脸赔笑,道:“局长请二位进去。四楼右侧就是局长的办公室。”

            谢文东眯眼一笑,道声谢谢,四平八稳的上了楼梯,姜森手下意识的贴在腰间,紧随谢文东身后。他回过头,向姜森眨眨眼睛,示意他不用紧张。上了三楼,向右侧一瞧,果然,写有局长办公室的牌子?#20197;?#22681;上,异常显眼。谢文东走了过去,先是敲敲门,?#22351;?#37324;面人答话,推门走了进去。局长办公室不小,大概有四十多坪的样子,一张巨大棕色的?#30340;?#26700;子摆在*窗户地方,桌子后坐在一位中年人,个头矮小,身材消瘦,坐在大办公后面给谢文东的第一感觉就是这人?#22836;?#38388;不成比例。他大步来到办公桌前,问道:“你是局长?”谢文东在打量中年人的同时,他也在打量谢文东。

            好一会,中年人笑道:“我是!你是谢文东吧?!”谢文东一楞,不管对面的局长同不同意,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笑道:“你知道我?”中年?#22235;?#36215;桌?#30001;?#30340;烟盒递到谢文东面前,等谢文东抽出一根后他自己?#26448;?#20986;一根,点燃,说道:“听说过。不久前政治部的张?#21482;?#25171;过电话,同时也发来传真,而?#25671;?#35874;文东笑眯眯道:“而且怎样?”中年人道:“而且你在昆明也做过‘大事’不是吗?我怎么会不知道你呢。”谢文东笑笑,是啊!当初自己和麻枫打得天昏地暗,如果做为市局长对此事还一无所知,那他也该下岗了。他说道:“可当时你好象?#30343;?#20040;动静。”中年人揉揉眉毛,道:“你第一次来云南就?#32929;?#19968;名军方的中尉,你的事,我又如何敢管?!”谢文东眯眼道:“看?#27425;以?#20113;南的?#26053;?#26377;你不知道的了?”中年?#35828;?#28857;头,道:“确是这样,包括你去金三角。”

            谢文东身后的姜森闻言,眼中寒光一闪,手下意识的摸向腰间,只要谢文东有个微小的暗示,他会在一秒钟之内把面前这位局长的脑袋打穿。不过谢文东没有做任何暗示,只是笑眯眯的看着局长,好一会,他才道:“每年,金三角出的货大部分都走云南,而昆明又是云南的中枢,他?#25970;?#24180;不少上供吧。?#26412;?#38271;只是笑,身子向后一仰,*在椅?#24120;?#36947;:“和谢先生比起小巫见大?#20303;!?#24515;照不喧,谢文东也不再多说,话锋一转道:“我这次来是想把货提出去,本来,这样简单的事是不应让我亲自跑一趟的。?#26412;?#38271;摇头苦笑,道:“如果政治部不下发命令,我就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私自把货交出去,虽然我是局长。”谢文东明白,他确实没有这个胆量和能力,点点头,道:“那现在可以了吧!??#26412;?#38271;鬼笑道:“有政治部出马,?#19968;?#24597;什么了。”

            能把这批货还给金三角,他这局长也是长长嘘了口气。这烫手的?#25509;?#22312;他手中,是吃不消睡不安,不仅仅是金三?#25970;?#24180;的巨资上供钱没了,他更怕那?#21644;?#21629;毒枭可怕的报复。当金三角放言开出‘暗花’的时候,虽说不是针对他,但他的心跳绝对比秋凝水快很多。如果秋凝水被杀,下一个,十有**就是他自己。焦点转移,他自然开心。笑问道:“谢先生把货直接提回内陆吗??#27605;?#22312;黑道都知道金三角的这批货是供给谢文东的,作为局长也是有所耳闻,才?#20889;?#19968;问。

            谢文东一挑眉毛,道:“你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不该知道的最好也别问。”说着,他站起身,挥挥手道:“我去楼下等。”

            对于谢文东的傲慢局长也不在意,他知道这位年轻人有他傲慢的资本,恐怕十个自己捆在一起也惹不起他,干笑道:“用不用我派人护送?”“不用,谢了!”说完,谢文东已经走出门外。姜森急忙跟出来,小声问道:“就这么简单?”谢文东道:“就这么简单!大家都是明白人,不用那么多废话,他继续做他的太平局长,我们继续收我们的货。”

            二人在楼下等了十来分钟,从车库中缓缓开出一辆中型卡车,集装箱门手处贴有封条。卡车在谢文东面前停下,车门一开,从里面跳下一名着装警察,向他点点头,没有说话,站到一旁。谢文东上前将车上封条撕下,向那警察一笑,和姜森上了车毫无阻拦的直接开出市局大院。出来后,谢文东和姜森下车,对等候的阿水一招手,后者急忙笑?#25104;?#21069;,和谢文东打声招呼,老道的来到集装箱前仔细查看,见车上的封条完好无损,放下心来,竖起大指道:“谢先生,没问题。”

            谢文东点点头,道:“没问题就好,老规矩,货依然是由你们送,直接?#35828;?#19996;北,三眼会派人接货的。”

            阿水和老鬼一起跑压货多趟,和三眼没少接触,笑道:“好的。那谢先生,你们不回去吗?”谢文东摇摇头,道:“?#19968;?#26377;其他的事,替我向老鬼问声好吧。”见他有要走的意思,阿水忙道:“这次多亏有谢先生帮忙,不然,鬼哥在将军那里真不好交代呢。刚才鬼哥还打来电话,说完事之后和你要好好聚聚。”谢文东挠挠头发,本来不想再在昆明耽误时间,南北洪门的事让他放心不下,但转念一想,自己还真有些事情需要老鬼帮忙,如果金三角能助自己一臂之力打击南洪门,哪怕只是在云南的南洪门帮众,那对自己的帮助何止千斤。只是这?#36947;?#23481;易,能让金三?#20146;?#21040;这?#22351;?#22826;难了。谢文东心中苦笑一声,见见老鬼也好,问问他有没有主意,能让将军站在自己这一边,点头道:“好吧,老鬼现在在哪?”

            阿水道:“在郊外。”谢文东一翻白眼,无奈道:“我看你?#26538;?#21733;真快变成鬼了,人多的地方不敢住,就会往人少的地方钻。”

            阿水赔笑几声,问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吧?”“恩!”谢文东点头。众人纷纷上车,向郊外开去。车上,谢文东闭目养神,嘴抿成一条线,微微下弯。等车出了市区,谢文东突然开口,自语道:“真是奇怪。”

            一旁任长风不解,问道:“东哥,奇怪什么?”谢文东凝视车窗外,道:“奇怪风平浪静,我们来昆明好几天了,南洪门在这里的势力?#27492;?#27627;没有动静,难道他们的消息真那么闭塞,不知道我们到了??#27604;?#38271;风冷笑道:“知道我们在昆明又能怎样,向问天我们都会过,更何况他们几条臭鱼烂虾。不来招惹我们算他们识时务。?#38381;?#35828;着话,两辆黑色汽车以急快的速度在谢文东所做的面包车两旁飞驰而过。姜森快速瞄了一眼,向后一看,后面还有数辆汽车急速而来,眉头微皱,对谢文东道:“东哥,有点?#27426;?#21170;。”

            谢文东也看清了,暗道果然来了!这样更好。他眯眼一笑,道:“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的。”话音?#31456;洌?#21069;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那两辆黑色轿车如同张开嘴巴的钳子,越过车队后迅速卡在道路中间,最前方的吉普车无路可走,只好停下来,他一停,后面的汽车自然也走不了,车中本来?#37027;?#19981;错的阿水顿时怒火中?#30504;?#22312;他想来,昆明还没有谁敢拦下金三角的车,?#27604;唬?#35686;察除外。他对一旁的手下道:“出去看看,怎么回事。”“恩!”那人答应一声,下了?#24608;?#20960;乎同时,谢文东也从车上下来,和那人一前一后向黑色轿车走去。两辆轿车的车门几乎同时打开,从里面钻出八名黑衣大汉,其中一秃头汉子目光阴冷,冰冰扫过金三角那人,目光落在他身后谢文东的身上,本来冰冷的眼睛顿时亮光一闪,变?#27809;?#28909;。大汉气势凌人,但金三角一向嚣张惯了,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中,那人走到大汉近前,抬脚一踢轿车车身,怒声道:“你们是什么东西,快点给我滚开。”

            秃头大汉看也不看他一眼,目光直勾勾射在谢文东?#25104;希?#20919;?#22351;潰骸?#35874;文东?”

            谢文东笑眯眯的?#22351;?#22836;,还?#22351;人?#35828;话,金三角那人忍不住了,他什么时候受过这气,指着秃头的?#20146;?#22823;叫道:“你他妈是聋子吗?没听见我说话?我们……”?#22351;人?#35828;完,秃头看着谢文东嘿笑一声,阴?#33080;?#36947;:“找的就是你!”他眼睛虽看着谢文东,但插进口袋中的双手也伸出来了,快似闪电,一把将指着自己?#20146;?#30340;手腕抓住,铁钳般的手掌微微用力一扭,随着喀嚓一声脆响,金三角那人的腕骨应声而断,他胳膊举着,但手掌已经搭拉下去。那人一楞,?#20154;?#30475;清自己的断腕后才感觉到突如其来的巨痛感,可还?#22351;?#21483;出声,一把雪亮的钢刀刺进他的心脏。他张开的嘴巴叫不出一个字,口内都是鲜血。张大的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秃头汉子。他看着没错,这?#22351;?#27491;是秃头刺的。

            秃头汉子张开手掌一推他面门,那人胸前喷射出?#22351;?#32418;癣泉,退了两步,如同被锯断的树庄一样直挺挺的倒下。腿还在一伸一缩的抽搐。自始至?#30504;?#31171;头汉子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谢文东,即使这样,杀死金三角那人没超过五秒钟。谢文东看着很真切,所以心中难免有一丝寒气,忍不住叹息,南洪门确?#36424;?#25163;如云,这不起眼的秃头汉子实力未必在任长风之下,下手之狠毒却有隐隐超过。那秃头汉子没有给他太多观察的时间,大喝一声:“谢文东,那你命来!”话声未完,刀也到了。

            刀未到,刀风先至,风中还挂着未冷的血珠,打在谢文东?#25104;希?#28779;辣辣的。谢文东不是没?#24613;福?#21482;是这?#22351;?#22826;快,连给他左右?#28860;?#30340;机会都没留下,他只好选择向后退。谢文东急?#27605;?#21518;?#21246;?#20986;去,由于力量过?#20572;?#33853;地后站立不稳,又滚出两米多远,狼狈是狼狈的可以,不过终于躲过这?#26053;坏丁?#36825;时,后面的姜森,任长风,阿水?#28909;?#20063;都纷纷从车上下来,事情发生太快,甚至没看清秃头是怎样出刀的,金三角那兄弟已经挂了。阿水见自己人血渐当场,眼看着是活不成了,痛的嚎叫一声,伸手就摸枪,这一摸才发现腰间空空如也,突然想起来时老鬼怕他们出事,毕竟去的市局,让人发现带枪不好解?#20572;?#25226;枪都收上去。阿水直咬牙,从回?#30340;冢?#19968;把将车椅垫子掀开,里面空格内有几把快生了锈的大片刀,看样子?#30343;?#29992;已有?#27426;?#30340;时间,但现在他也管不?#22235;?#20040;多,大喊一声道:“兄弟们,给?#39029;一?”

            秃头见?#22351;?#26410;中,也是大出意料之外,自己这全力?#22351;叮?#22825;下能躲过的人没有几个,看来谢文东能闹到今天也不是?#30007;摇?#20182;几个连步上前,?#22351;?#35874;文东爬起身,至上而下又是?#22351;丁?#36825;?#22351;?#30340;威力好象更胜刚才那?#22351;叮?#36229;快速下劈的刀身划过空气发出嗡嗡声,刺耳而惊人肺腑,谢文东简直怀疑这?#22351;?#21128;在自己身上会竖着将自己一分为二。他如果尽全力或许能躲过,但他没有躲,他低头时看见一双皮鞋,任长风的皮鞋。谢文东知道自己不用躲也不会有事的。

            ?#26263;?#21879;啷!”金鸣乍起,火花四渐。任长风看出对方这?#22351;读?#37327;不小,他用了全力抵挡,等两刀一碰,他觉得自己手腕一沉,臂膀从根麻到头,险险刀没脱手。两把刀在谢文东鼻尖上停下,只要再向下?#22351;悖?#20182;的?#20146;?#24656;怕就不保了。谢文东挑挑眉毛,急忙爬起身。任长风盯着秃头汉子,冷然问道:“兄弟不是无名之辈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五十九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