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六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六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一个身材中等,三十岁左右,三角眼鹰钩鼻的青年站立起身问道:“东哥,我只是想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要去帮北洪门?”

            这人名叫庞挺,谢文东记得他的名字。一笑,说道:“北洪门的老爷子对我,对文东会都有恩,我们于情于理,没有不帮的道理。”“哦……”庞挺沉吟片刻,道:“有恩要还,我不反对,但是没有必要出这么大的人力。东哥和帮会中数名堂主都南下,对我们会本身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除非……”后面的话犹豫没敢说。“除非怎样?”谢文东赞赏的?#22351;?#22836;,问道。

            庞挺撞着胆子道:“除非这和我们文东会有直接的利益关系,不然,实在没有必要这样做,可是,到现在?#19968;?#27809;看到我们能得到什么?#20040;Γ?#20063;许东哥辛苦帮人家打下来的天下被人一句话就能给要回去了,那时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31456;?”

            谢文东一挑眉毛,这庞挺不错嘛,?#20843;?#20993;钻,但不是?#22351;览懟?#24403;然,他知道老爷子不会这样做,不过下面的兄弟没接触过金鹏,有这种担忧不是?#22351;览懟?#20182;点头一笑,目光一扫众人,问道:“你们的意思呢?”

            众人纷纷表态,有的赞同,有的反对,有些人干脆提议在帮北洪门灭掉南洪门之后,文东会再反将其吞之。什么样的声音都有,谢文东反而不便表态,转目看向三眼,问道:“张哥,你有什么意见?”

            三眼多聪明,哪会不明白谢文东的意思。他呵呵一笑,道:“北洪门平掉南洪门对我们文东会也是有帮助的。我们生意的主要源头在金三角,而与其相邻的云南又属南洪门控制,我?#20146;?#36215;事来一直都缚手缚脚,如果北洪门能取而代之,凭两会之间的关系,那时我们的生意完全可以浮上水面,?#35748;?#22312;的规模至少扩大一倍有余,你们说,这和我们的利益有没有关系?”

            文东会内,三眼的声音是极具?#33267;?#30340;,特别是最近一阵子,文东会大面积的向外扩张固然和谢文东当初打下的良?#27809;?#30784;分不开?#19978;担?#20294;三眼的南征北战也是功不可没。谢文东在文东会内露面的机会极少,帮众何止千人,可真正见过他尊容的却没几个,他在帮会内兄弟们的眼中简直是个神话,是个遥不可及的人物,如同虚幻,不存在的一般,虚无飘渺的偶像。而三眼则恰恰相反,他是人们心中战无?#30343;ぁ?#25915;城拔寨的战神,是有血有肉实实在在存在的。他说出的话,众人?#22351;?#19981;小心掂量。

            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有捧人的人。陈百成绝对是其中最擅长此道的。谢文东刚回H市时,他正在DL,三眼走后,所有?#20081;?#37117;推到他这,可当他听说谢文东回到H市后遭人刺杀,落进冰窟窿里下落不明时,原地跳起多高。掉进冰窟窿,有十个得死十个,谢文东再厉害,可和这?#22336;?#20154;力所能控制的自然力量比也是凶多吉少,他的第一反应是谢文东死定了,接着马上又想到他一死,文东会群龙无首,必然乱成一团。他的?#21335;?#26159;长草了一样,在DL一?#31181;右?#24453;不下去,找个借口,匆忙赶回H市,想借此机会,一举将三眼推上文东会老大的宝座,那时他的前途将无?#19978;?#37327;,更主要的是,三眼在他心中比谢文东的?#33267;?#36731;得太多了,扳倒他易如反掌,?#34987;?#25104;熟,自己一举拿下文东会的掌门人位置也不是没可能。他想得不错,但事与愿违,他刚回到H市,就得到谢文东平安归来的消息,顿时,陈百成一腔热血冰到极点。这时,他?#22351;?#19981;继续做他奉承拍马的角色。他起身,先是?#30452;?#21521;谢文东和三眼恭?#21254;坏?#22836;,才转过身,大声赞同道:“东哥的提议我是绝对赞同的。而且三眼哥也将利弊讲得很明确了,帮北洪门一统洪门对我们有百利而无一弊的。况?#36965;?#19996;哥说的话,做的事什么时候错过?我们文东会发展得这样快*的是谁?你们还有什么好不相信、质疑的呢?”

            他这么一说,众人更是闭上嘴巴,就算有人不满,这时也说不出口了,再说话,就等于是对谢文东和三眼这两大巨头公开挑战了。谢文东看着口若悬河的陈百成微微一笑,有些情况之下,还真需要他这样的人。他看了看众人,问道:“大?#19968;?#26377;什么意见吗?”众人相互看着,纷纷摇头,齐声道:“按东哥的意思办!”

            谢文东点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定了吧。过几天,我们随时可能会出发,和我同往的堂主应提前把各堂的?#20081;?#23433;排好,到时不要有后顾之忧。”“明白!”三眼李爽?#28909;?#40784;声答道。接下来,谢文东打算将赤军的事和众人商议商议,不过,电话突然响起,本来安静的大厅,突如其来的电话声格外唐突和刺耳。他眉头一皱,向李爽一甩头。李爽急忙跑到茶几前,接起电话一听,对谢文东小声道:“东哥,找你的。”这会是谁?谢文东心中?#27490;?#30528;,狐疑的接过电话。接了半?#31181;?#30340;时间,他一句话都没说,一直在听,只是最后说了一句:“你自己也小心点!”说完,挂?#31995;?#35805;。他面上?#30343;?#20040;变化,回到自己的位置,平静道:“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里,大家可以走了。”众人听后,顿?#40763;?#26494;下来,起身伸展筋骨,三三两两走出房间。

            真正注意到谢文东?#27426;?#21170;的只有少数几个人。姜森就是其中之一。当大部分人走后,大厅内?#30343;?#19979;三眼李爽?#28909;?#26102;,他问道:“东哥,怎么回事?”这时,谢文东的?#25104;?#20063;阴沉下来,冷冷道:“有消息说,彭书?#30452;?#20154;绑架了。”

            众人听后差点吐血,怀疑自己是不是把人名听错了。彭书?#21482;?#35753;人绑架?那可是省厅厅长啊,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绑架这位太岁,恐怕就算以文东会的实力,要对他下手也得三思而行,在H市,在东北,再找不出一个比文东会实力更大的黑道帮会。三眼?#25104;?#31361;然一变,担忧道:“如果彭书林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说中央会怀疑到谁头上?”

            “啊?”李爽瞪大眼睛道:“不会是我们吧?”姜森无奈道:“不是我们还能是谁?彭书林是大人物,整个东北敢碰他的人都?#27426;啵?#25105;们文东会绝对是这?#27426;?#20013;最显眼的一个。而?#36965;?#20182;刚刚查了我们好几家舞厅和赌场,而且有继续下去的迹象。不管出于哪方面讲,我们既有动机又有理由。”“糟糕!”李爽一?#21738;源?#26080;力道:“我们跳进黄?#21491;?#27927;不清了。”姜森摇头,看向谢文东,心中不无?#27490;?#36947;:“我只是怀疑,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见谢文东一直沉默不语,三眼上前问道:“东哥,你在想什么?”谢文东淡淡道:“彭玲。”

            彭书林确实?#35805;?#26550;了,谢文东知道得晚一些,最先知道的是彭玲,而?#36965;?#22905;很快就知道谁是绑架者。她早上刚刚起床,家里的电话就响了,一看来电,是父亲打来的,可接起时,说话的人却是杜庭威,语气怪异而阴森,道:“小玲,这一阵子过得怎么样?”彭玲一听是他,什么也不想说,?#24613;?#25346;?#31995;?#35805;。这一阵子杜庭威没少给他打电话,刚开?#36857;?#22905;一看是他的电话根本就不接,后来杜庭威学聪明了,换着电话打,不过彭玲只要一听是他的声音,马上挂断,这次也不例外,就在她?#24613;?#25346;断时,杜庭威的话却让她的动作僵住。“如果你不管你老爸的死活,那就尽管挂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彭玲一震,心底多少以为他在吓唬自己。父亲是中央下派的特派员,谁敢动他啊?!

            杜庭威嘿嘿一笑,道:“?#30343;?#20040;意思,只是想和你多说说话。”彭玲秀眉紧锁,大声质问道:“我问你我父亲怎么了?”“没怎么!?#20493;?#24237;威?#31227;?#31505;脸道:?#20843;?#32769;人家把我的?#26263;?#25918;屁,竟然和谢文东合起伙来整我,我心中自然不大舒服,想和他好好谈谈,不过,谈话的方式柔和或是激?#36965;?#37027;主要就要看你的表现了。嘿嘿!”

            彭玲顿?#34987;?#20102;。杜庭威的身份他知道,他有一个极有权利的老爸在中央当权,其身份比彭书林高出太多,严格来说,应算是彭书林的老领导。只是二人关系平常,?#24895;?#20063;相左,平下极少往来。只是杜庭威借着他父亲的权威查过彭玲身份之后,才知道她的父亲是省厅长彭书林,原来他爸爸的?#21916;?#19979;。借着这层关系,先和彭书?#33267;?#31995;上,然后又通过他,接近彭玲的。对于老领导的儿子,彭书林对杜庭威?#23637;?#26377;加,当他被姜森?#27426;?#29408;揍之后提出严打H市黑势力时,彭书林考虑再三,还是连续查封了文东会数?#39029;?#23376;。不过杜庭威毫不领情,认为这是他应该做的,后来,他和在彭书林家遇到的谢文东不欢而散之后,得知过后谢文东?#31181;?#26032;返回,而且是老?#19968;?#20146;自出来迎接,肺差点没气炸,对彭书林的恨意快要超过谢文东。这次,他一手导演绑架彭书林的好戏,?#35748;?#36924;彭玲就范,又想嫁祸给谢文东,做场一石二鸟的好戏。

            彭玲急道:“杜庭威,我警告你别乱来??#20493;?#24237;威笑嘻嘻道:“放?#27169;?#25105;对老头子没兴趣,我只会?#38405;?#20081;来的。”说着,看看表,笑道:?#25300;以凇?#39321;格里拉’大厅等你,给你一个小时时间,如果到时我看不见你的影子,别怪我不?#25512;?#23545;了,不要报警,那对我没有用。也不要告诉谢文东,那只会让你爸爸死得更快!”说完,把电话线拉断。

            ?#25300;梗?#21890;?”彭玲大急,连连呼叫,话筒给出的却是嘟嘟的盲音。

            彭玲毕竟是女人,事情太突然,顿时没了主意,她很想给谢文东打电话,但她又确实害怕那反而会害了父亲。她抱住头,无力的?#24330;?#22312;沙发上,好一会,乱成一团的头脑才渐渐冷静下来。她拉开衣柜门,将里面悬挂的衣物统统拿出来。没了衣服的阻挡,内部露出一个小暗格,打开暗格,从中滑落出一把崭新铮亮的银色手枪。这枪,是谢文东送给她的,她一直细心保存,没想到还真有用上它的时候。彭玲虽然是警察,但身?#21916;?#26080;警枪,那?#26412;?#26041;?#38405;?#37096;枪械的管理已经极其严格了,下班和休息期间,?#24618;?#37117;是需要上?#22351;模?#20005;禁携带回家。她把枪插进后腰。带上枪,无底的心终于塌实了一些,也不再那么害怕。她浑身上下整理一番,下楼,打个的士,直奔“香格里拉”大酒店。

            香格里拉,就是天堂的意思。叫这个名字的酒店,绝对算是H市的天堂,当然,这只是对于那些富人和当官的人来说。在这里,只要有钱,你可以买到你想要的一?#23567;?/p>

            当彭玲进了大厅时,不用刻意去找杜庭威,他已经主动迎上来。皮笑肉不笑的一张脸,本来英俊的面孔现已?#38376;?#29618;有种见了就想吐的感觉。“小玲,你来得这么早?!?#19968;?#20197;为得多等你?#27426;问?#38388;呢。”说话时,他的手自?#22351;?#25645;在彭玲香肩上。后者一皱眉头,闪身避开。杜庭威倒也不生气,他心中不急,知道今天的彭玲绝对逃?#22351;?#20102;,早晚都是他的。他呵呵一笑,道:“还没吃饭吧,走,我已经订了位置。”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八十六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