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苍狼楞了楞,没说话,弯腰低下头,面孔接近面粉。习惯可以害死人,这话一点不假。苍狼这个习惯这别人眼里或许?#30343;?#20040;,可被谢文东发现后,却成了?#26053;?#30340;硬伤。年轻人见他弯腰低身,知道机会来了,对着面粉袋子猛然就是一巴掌。

            这一击力量不小,轻飘飘的面粉受到外力,顿时四处飞扬。苍狼只觉得眼前一白,接着朦胧一片,即使他反应再快,还是有些许面粉飞近他的眼睛里。“呀!”苍狼惊叫一声,闭着眼睛飞腿将面前的面袋子踢向青年人的方向,同时急速向后退去。

            谢文东苦心布置的圈套哪会让他如此轻易脱身。前后左右,不下二十位化装成普通百姓的文东会成员纷?#35013;?#20986;片刀,一声不吭,憋足了劲往苍狼身上招呼。三眼在行动前已经放出话来,砍苍狼一刀十万,断他一肢二十万,他的脑袋值五十万。重赏之下不乏勇夫,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刹那间,刀光闪闪,杀气逼人。周围群众哪见过这阵势,哭天喊地的往外跑,生怕血光?#25104;懟?#33485;狼眼睛被面粉迷住,但耳朵和超人的第六?#35874;?#22312;,身子提留一转,袖剑?#26377;?#21475;中脱落掌中,借旋转之力双臂齐挥,只听叮当一阵脆响,周围泛起一圈火花。在天色渐入朦胧的傍晚,异常妖艳而?#35272;觥?/p>

            众人已无暇去欣赏,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刚才那卖米面的青年被苍狼踢来的面粉撞个正着,?#24590;怎?#36292;连退出数?#21073;?#36523;上白了一层,站立不住,一屁股跌坐地上,半天没爬起来,浑身没个骨头节好象被大锤子砸了一下,疼痛难当。他想起谢文东跟他说的话:‘想出头,割下苍狼的脑袋’。青年一咬牙关,狠劲上涌,抬手拿出谢文东给他的开山刀,慢慢向苍狼移动。

            此时苍狼并不轻松,?#27426;?#21313;多号大汉围攻,?#30001;?#30524;睛看不清事物,一身功夫发挥不出三层。他冲出重围不容易,可二十多个汉子想把他放倒更难。他出招?#27426;啵?#22810;数时间都在躲避?#22836;?#23432;,但他一出剑,总是血光四渐。对于大汉们来说,他太快了,甚至连躲避的机会都没?#23567;?#19968;名大汉吼叫一声,举刀向苍狼的后脑劈去。苍狼身子一侧,没见他怎么动,人已斜着飘了出去。?#22351;人?#31449;闻,离他最近的汉子以为?#35874;?#21487;乘,阴森森一刀刺向他臂下软肋。这刀又快又阴狠,就在众人都以为苍狼难躲这一刀时,他却做出超出人想象的动作,腰身?#22351;?#19968;弯,象蛇一样,成S型,刀身擦着他的衣服穿一?#28860;?#36807;,拿刀的大汉也楞住了,苍狼作出的动作根本不是人所能做出来的。?#19978;?#33485;狼没给他想明白的机会,回手一挥,剑光急?#28860;?#36893;。

            大汉下意识的退了一部,觉得喉咙发凉,喘不上气来,抬手一摸,都是滚烫的鲜血。他闷叫一声,栽倒在地。苍狼闪电般的一刀已经把他咽喉割为两段。左右众人心中一冷,对苍狼有说不出的恐惧。这时,两名身穿黑衣的汉子从人群?#20889;?#20986;,手中拿着一条三?#23376;?#20313;的麻绳,趁苍狼眼睛短暂失明,分站他左右,二人抬目互视一眼,点点头,不约而同的绕着苍狼低身转圈。麻绳在苍狼脚下缠出个套子,二人猛的挥手一拽,绳套拉紧,顿时将苍狼的双?#28909;?#20303;。此时苍狼才感觉?#27426;?#21170;,但也晚了。这两名大汉和刚才围攻他的人不一样,他们才是文东会真正的精英,暗组。

            二人配合极有默契,当绳子拉紧一瞬间,他俩甩手一?#21486;?#33485;狼脚下吃力不住,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姜森不知?#38382;?#20986;现在众人身后,大喊一声。众大汉如梦?#21483;眩?#35265;苍狼已倒地,这机会千载难逢,提刀一?#20992;?#19978;,大有将他剁成肉泥的架势。

            众人上的快,退的更快。苍狼倒地一瞬间,哼叫一声,拇指粗的麻绳竟然被他双腿硬生生裂断,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同?#34987;?#20986;一剑,将众人逼退。姜森在后面看得真切,?#34507;?#24863;叹,苍狼的身手,天下仅有,和这么一个人成为敌手,不知道是应该感到高兴还是应该恐惧。苍狼剽悍激起他的?#20998;荊?#19968;手抽刀,一手暗藏一把五?#30007;?#21495;的小手枪,喝叫一声:“苍狼!”飞身向他扑去,同时,力劈华?#21073;?#20940;空一刀斩下。由于力大?#22270;?#36895;,刀身摩?#37327;掌?#21457;出尖锐的嘶叫声。

            苍狼眼眉一动,横剑招架。?#26263;?#21879;啷!?#34987;?#26143;四射,金属的强?#26131;不?#22768;让人耳鼓欲裂。左右大汉无不遮耳后退。姜森连退五?#21073;?#21322;个身子都在发麻,握刀的手掌微微颤动,血从他的虎口一直滑落至刀身,再从刀身滴落在地。

            ?#26263;?#31572;!”别人或许听不见血珠落地的声音,可逃不过苍狼的耳朵,他弓身,箭一般向着姜森的方向窜去,凭着超人的感应能力,全力划出一剑。这时的姜森只有一个感觉,快!太快了,他连苍狼是怎么跳起的都没看清,知觉眼前一花,对方已经到了面前,那把要命的袖剑已将抵在自己的胸口。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了,就地来个懒?#30475;?#28378;,一溜烟,滚出四五?#33258;叮?#21363;使如此,胸前还是被豁出一条大口子,肉皮刺目惊心的外翻出来,鲜血汩汩流出,润透了整件衣服的下摆。苍狼毫不放松,又追上前去,闭着眼睛,对姜森又是一剑。姜森反应过人,顾不上胸前的重伤,身子翻滚还?#22351;?#20572;下来,毫不犹豫,几乎本能的举手就是一枪。苍狼吃亏就吃亏在眼睛上,如果他未被面粉迷住双目,姜森手中暗藏的枪瞒不过他的眼睛,这一枪也绝不会躲不过,但现在,却晚了,他听见枪声响起,甚至听见枪内顶针的?#19981;?#22768;,再想躲闪,依然来不及。人的动作再快,快不过子弹。在丝毫没?#24613;?#30340;情况下,子弹瞬间在他的膝盖上开了花。

            “嘎!”一瞬间,他听见自己骨骼?#25169;?#30340;声音,接着,腿上的巨痛如同潮涌般袭来。苍狼确实算是一条汉子,非麻五麻枫二人?#19978;?#27604;拟的。牙关一咬,连声都没吭出一下,怕姜森再出枪,单腿用力向前一蹬,整个?#35828;?#39134;出去。后面三四位膀大腰圆的汉子被他一撞之力,东倒西歪,乱成一团。苍狼的一条腿已经完全失去知觉,虽把身后大?#22909;亲?#20498;,自己也站立不住,?#24590;?#20004;?#21073;?#36300;坐于地,一把袖剑也脱手而出。巧得很,他摔倒的地方就在一开始借面粉暗算他的那个年轻人近前,青年想都没想,对着苍狼的脑袋,挥手就是一刀。他出刀的速度不快,刚猛有余,力量不足,若是平时,十个他捆在一起也不会让苍狼眼睛眨一下,可此时,苍狼却有了虎落平阳的感觉。他一手支地闻住自己?#22351;梗?#19968;?#21482;?#21073;硬?#37027;?#24180;的开山刀。

            ?#26263;?#21879;!”青年手中一轻,开山刀在空?#20889;?#30528;旋,飞出十多?#33258;?#30340;地方。青年吃惊的撤后一步。“啪啪!”不远处传来鼓掌声,他微楞,转目一瞧,离自己只有七八?#33258;?#30340;地方,谢文东和三眼二人正缓缓走过来,前者笑眯眯的拍着手,也分不清他是在对苍狼还是对自己。谢文东一来,仿佛被注了一针强心剂,青年二话没说,也不知哪来的力气,双手抓紧一袋大米,膀臂猛一用力,硬生生将三十多斤重的米袋子高举过顶,恶狠狠砸向苍狼。

            “呼!”听恶风不善,苍狼想也没想,反手一剑劈出。“支啦!”“哗……”他的剑够快,也够锋利,一剑下去,米袋顿时一分而二,可里面的大米速度不减,铺天盖地的洒了他一头一身。青年见机不可失,随手抄起一把?#35828;叮?#25381;舞着乱劈乱砍。

            苍狼前是被大米淋得晕头转向,接着青年一阵豪没章法的乱砍,?#19978;?#20182;的一身功夫,连发挥的机会都没有,在慌乱之中?#30452;?#19968;痛,接着血光四溅。?#25300;亍?#19968;声哀号,里面夹杂着说不出的愤慨与叹息,苍狼腾空而起,也没辨别方向,胡乱的落荒而逃。一只脚无法用力,他的身法依然快得惊人,姜森连开数枪,结果连边都没?#25104;希?#33485;狼已消失在黑暗?#23567;?/p>

            ?#30333;?”三眼大急,一?#21568;?#20154;群中的陈百成拉过来,大声叫道:“你给?#26131;?#32455;人把苍狼擒住!活我要见人,死我要见尸!”

            陈百成被三眼抓着喘不过气来,慌乱的答应一声,挥手,带领一?#21049;?#19979;向苍狼消失的方向奔去。

            “呵呵!”这时的谢文东却突然笑了,背手仰望天际,叹道:“能看见?#20999;牽?#20170;晚是个大晴天啊。”

            三眼莫名,不知道苍狼都跑了东哥怎么还有?#37027;?#20851;心天气。刚想发问,谢文东又道:“瘸了一只腿,少了一颗‘牙’的狼,已经?#30343;?#20040;好怕的了。”说着,他笑眯眯的向地面弩弩嘴。三眼顺势看去,只见洒了一地的大米中混杂着一滩血,血中一条断臂刺人眼目。可三眼没这种感觉,反而兴奋异常,特别是断臂掌中的那把袖剑,他越看越高兴。大步流?#20146;?#19978;前,把袖剑拾起,反复看了半晌,交给谢文东,动容道:“苍狼的身手高人一等,他的剑也是万中无一的。”

            谢文东接过剑,只是扫了一眼,嘴角一挑,眯眼道:“有万夫?#22351;?#20043;勇固然可怕,但没有一颗优秀的头脑,他永远也称不上什么人物。”说着,随手将袖剑扔在地上,向手握?#35828;叮?#19968;脸不知道是兴奋还是后怕,表情奇怪的青年走去,拍拍他肩膀,笑道:“?#20540;埽?#22909;样的。”然后向他点点头,走向一旁,拦腰将姜森扶起,走向早已?#24613;?#22909;的轿车。姜森看了看胸前的伤口,苦笑道:“东哥,?#26131;约?#33021;走,别让血把你衣服弄脏了……”谢文东面不表情,手上的力道可没有丝毫减轻的迹象,淡淡的说道:“没关系,我?#20540;?#30340;血在我心中最重,也最绚目。?#22868;?#21333;的一句话,足可击起千层浪,姜森认为自己受的伤,值!

            青年木呆呆的看向谢文东的身影消失在?#30340;冢?#24456;快,汽车启动,又消失在无尽的黑?#24618;小?#32819;边还在不停回响着谢文东的话,他的声音很轻,话也很简单,但他知道,这句话已经足以彻底改变他在文东会内的地位。

            一场苦心经营一天的圈套,虽苍狼的重伤而?#26377;?#21578;结束。三眼安排了一家中型医院,?#20260;?#36214;到。等到时姜森已稍微有些失血过多,虚脱的迹象,不敢耽搁,招呼医生护士,把他送进了手术台。他的伤看得重,其?#28404;?#20260;及筋骨内脏,只是皮外伤,没过一个小时,护士就把他抬出来送进病房。三眼问道:?#25300;?#26379;友?#30343;?#21543;?”“小伤!”医生笑道:“缝?#21018;耄?#19978;点药,用不上一个月就能活蹦乱跳的了。”谢文东和三眼听后也笑了,后者道了一声谢,?#37027;?#29245;快,大方的从口袋中逃出一小沓钞票,放在医生手中,笑道:“?#37327;?#20102;,一点意思。”医生左右看看,大方手下,又客套几句,转身乐呵?#20146;?#20102;。

            “唉!”等医生走远后,三眼无奈一叹,道:“老森的伤不是一天两天能好的,看来他没可能和我们一起去上海了。”

            “恩!”谢文东点头道:“行程不能再拖了,只好让老森伤好后再和我们回合了。”二人留下几名小弟照看,边说话边下了楼。姜森不在,等于暗组失去了领头人,对谢文东来说十分不利。暗组发挥不出作用,等于断了谢文东的一条?#30452;邸?#22352;在车中,他轻敲脑袋,?#34507;第?#24605;。三眼一敞衣襟,从坏中掏出一张黑色卡片,惋惜道:“本?#27425;?#20197;为今晚会把黑贴贴在苍狼的?#25104;稀!?/p>

            见了黑贴,谢文东眼睛?#22351;?#19968;亮,他仰面长叹,感慨万千,真是有好长一?#38382;?#38388;没见过,也没过黑帖了。自己太过于在洪门的?#24230;耄?#25226;这东西竟然都快忘了。他忍不住从三眼手中接过来,轻轻*,眼睛渐渐眯起来,似笑?#20999;?#36947;:“放心吧,黑帖不仅要发给苍狼,以后还会刮起一阵旋风,?#24403;?#27599;一个角落。”三眼仰面而笑,道:?#25300;易?#24076;望能把黑帖拿到日本去,在魂组的大本营门前贴上一张,我敢保证,那时,魂组内部的那些?#21049;俊?#22836;脑们的表情一定很好看,也很有趣。”三眼想?#22351;?#20182;这时的一句玩笑话,以后竟然会成真。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零八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