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永胜商场内,保安头头在中控间内有吃有喝,不过他还没忘了自己的职责,?#30343;?#30596;眼监视器,商场内外平静得很,连巡逻的保安都极少出现在屏幕?#23567;?#20182;喝了一口酒,感觉门口广场的保安好像很久没出现了,拿起对?#19981;?#21898;道:“人在干什么?不要?#36947;?”刚说完,一个穿着保安制服,低着头,双手插兜的人从监视器屏?#22351;?#21491;上?#20146;?#20986;,晃了晃身,又退了回去。

            保安主管心中稍安,继续放心大胆的喝着酒,冷然间,觉得刚才那人有些?#27426;?#21170;,他对下面保安要求得很严格,而?#20197;?#24191;场?#34507;?#30340;保安他都很熟悉,在摄像头前,没人敢双手插着兜。他刚想拿起对?#19981;?#38382;个究竟,门外突然传来一声惊?#23567;?#20445;安主管吓了一跳,急忙一转屏幕,将门外的情况放大,只见屏幕中十几个身穿黑衣的陌生人报销了门口的保安,正在向自己所在的中控间奔来。他吓得一哆嗦,几乎是从椅?#30001;?#28378;下来,想也没想,反手将门锁死,同时拿出电话,直接拨打到南洪门总部。

            中控间的铁门虽然结实,但挡不住以三眼为首的血杀、暗组?#28909;耍?#20219;长风一推门,见门已上锁,猛然踢出一脚,铁门发出巨大的震响声,把里面那保安主管吓得差点没把电话扔了。任长风狠踢了两脚,铁门纹丝?#27426;?#21016;波一拉他衣服,拽到一旁,道:“我来!”说着,拔出早安装好削音器的手枪,对着门锁?#20061;?#25171;了数枪。几颗子弹下去,门锁被打个稀碎,抬腿一脚,铁门应声而开。那保安主管刚?#25112;?#36890;电话,只说了一声“永胜被偷袭?#20445;?#21016;波?#28909;?#24050;经大步冲进来,一只黑洞洞的枪口顿时顶在他的脑袋上,趁他一惊之机,三眼一巴?#25340;?#39134;了他手中电话,提脚踩个粉碎,同时冷冰冰道:“想活命,放老实点。”

            “你……你们要干什么?”保安主管还没见过这阵势,?#25104;?#29022;白,结结巴巴问道。任长风嘿嘿一笑,手中狭长的唐刀在那人?#25104;?#21010;划,猛地一挥手,刀身重重?#20197;?#20445;安主管的脑袋上。惊叫一声,保安主管**跌倒,鲜血顺着额头汩汩流出。任长风笑道:?#23433;?#35813;你问的,最好少问。现在,你可以把商场内的‘布防’撤掉了。”他所说的布防是商场内有许多地方都装有红外线监?#30001;?#22791;,开启后若被触动,警报会直接传到南洪门的总部,同时?#19981;?#24341;起商场内的警铃。传不传到南洪门的总部,三眼?#28909;?#24050;经不在乎,但引起警报倒是十分麻烦的事。保安主管听后,冷汗直流,汗水混合血水,一?#26049;?#33080;快变成京戏中的花脸,他语无伦次,颤声说道:“几位大哥,我要是私自撤防,那……那,我的命也就没了,你们……”

            “我可以告诉你一点,如果你不撤防,你的命现在就会没。”三眼从刘波手中接过枪,对着保安的太阳穴,缓缓扣动扳机。

            保安甚至能听见枪内弹?#26432;?#25289;紧而发出的“咯咯”声,他感觉自己已站在?#35828;?#29425;的边缘,人没有不怕死的,尤其是眼睁睁看着死神在自己身上的降临,那种神经快要被?#28860;?#30340;感觉不是常人所能承受的,至少他不能。三秒钟的时间,对于保安主管好像过了三年,他大声吼叫道:“别……别开枪,我,我按你们的意思做,别杀我!”

            三眼和任长风对视一眼,露出外?#22235;?#20197;发觉的笑容,只是二人的笑容很快消失,各自将脑袋转到一边去。

            十点三刻,南洪门总部。接到永胜告急的电话,南洪门的弟子一时间还没?#20174;?#36807;来,也难怪,南洪门在上海啸傲风云数十载,还没有类似的情况发生过,接电话的人甚至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27809;?#25253;被偷袭开玩笑是件很?#29616;?#30340;事,接电话的大汉心中不满,?#32844;?#30005;话回拨过去,想怒骂几句,可他所听到的只?#23567;班?#22047;”的茫音。这?#20445;?#20182;才意识到情况不太对,急忙拨打萧方的电话,将情况通知给他。此时萧方正关注在自己范围内四处乱窜的东心雷,猛一听电话,?#25104;?#39039;变,不敢耽搁,直接将电话转给了向问天。正和谢文东、白紫衣?#28909;?#26377;说有笑的向问天接听之后,?#25104;?#30340;笑容一僵,马上?#21482;?#22797;了正常,避开谢文东精光四射的眼神,把头扭到一旁,小声说道:“知道是谁做的吗?”“那还用问,十有**和谢文东脱不了?#19978;?天哥,我现在想去救援,可家里还有个东心雷,我怕一走,他?#22336;?#38590;,那时我们前后受阻,麻烦可大了。”萧方急得一头汗水。

            向问天拿起筷子,对着餐桌中的鱼头夹去,足足顿了五秒钟,才笑呵呵道:“你说,人重要还是物重要?”

            萧方没弄懂向问天的意思,可谢文东却明白了。向问天接电话时?#25104;?#19968;僵,别人或许没注意到,但却没逃过谢文东的眼睛,他心中很清楚,三眼?#28909;?#20599;袭永胜商场的事很可能已传到?#22235;?#27946;门的总部,这个电话正是总?#30475;?#26469;的。向问天在算计对策,谢文东也同样在算计他心中的想法,当他说道“人重要还是物重要”?#20445;?#24515;中一惊,谢文东?#34507;到?#36947;:“老雷有危险了。”

            谢文东心中焦?#20445;?#21487;?#25104;?#27809;有半点表现,反而笑容更加?#27704;茫?#20182;不慌不忙,拿出?#21482;?#24555;速拨打东心雷的电话,刚一接通,他笑眯眯的拿起酒杯,放在唇边,压低声音,说道:“什么都不要问,速撤!”说完,将?#21482;?#25910;起,同时一仰?#20445;?#21917;干杯中酒。

            向问天把头扭向一边,并未看到谢文东的小动作,白紫衣?#28909;思?#20351;看见,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见萧方还没弄懂,向问天无力的翻翻白眼,说道:“小方,用我给你讲那个围什么救什么的成语故事嘛?”

            萧方一听,恍然大悟,“?#20061;盡?#25293;了拍两下脑门,声音之大,震得向问天都直皱眉。萧?#21483;?#36947;:“天哥,我明白了,人手?#20197;?#24050;经?#24613;?#22909;了,东心雷这回是进得来可出不去了。”他挂断电话,命令手下人立刻将散在总部左右的门下弟子召集起来。

            南洪门的纪?#19978;?#24403;严明,一声令下,上下齐动,没过五分钟,人手和车辆?#24613;?#22949;当。萧方命令众人上车,他自己刚刚钻进一辆轿?#36947;錚?#30005;话突然响起,接起一听,原来是南洪门东部分区头目打来的,说东心雷正领着一干手下在自己的地盘内快速向?#21916;?#25764;退,同时那头目还没忘自夸几句,说什么自己的手下如何具有威慑力,让北洪门第一号人物都不敢轻举妄动,无奈撤出等等。本来还兴高采烈的笑容顿时变成了苦瓜脸,萧方哪有时间听他废话,跺脚大叫道:“你个猪头,你懂什么?!不管用多少人,费多大的损失,必须把人给我拦住,听到没有,东心雷若是在我赶到之前跑了,我要你的项上人头。”

            那头目坐在沙发上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听他这话,差点?#30001;?#21457;上溜下来,忙站起身,张大嘴巴问道:“萧……萧大哥,怎……么了?”“你给我少废话,快去组织人手拦住东心雷!”萧方气得还想骂他两句,又怕耽误时间,咬牙将电话挂?#31232;?/p>

            东心雷的速度一向很快,同样,撤退的速度一般人也难以为之匹?#23567;?#19996;心?#23376;?#21705;的坐在?#30340;冢?#21548;着悠缓的音乐,边抽着烟,边随音乐?#20040;?#33410;奏。他轻松,可下面人却想不通为什么好端端的一仗没打就撤走了,?#22868;?#39542;座的一位三十岁?#22351;?#30340;汉子回头问道:“雷哥,咱们就这么走了,是不是有点窝囊,最次也应该给南寇们留点纪念。”

            东心雷脑袋连晃,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笑道:“至于就这么撤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这是东哥的意思,你有什么异议吗?”“啊?是掌门大哥的意思啊!”大汉立刻没了精气神,转过头,小声嘟嚷道:“按掌门大哥的意思做,一般不会错。”谢文东在北洪门内的声望随之?#23631;?#30340;逐步南压而越来越高,其势头已隐?#21152;?#24403;初金鹏鼎盛时期想抗衡,北洪门上下再无一人敢小瞧这位二十出头可能是有史以来洪门内年纪最小的一位掌门大哥。

            正说着话,车气猛然间停下来,前方慌慌张?#25490;?#26469;一人,东心雷见他神情焦?#20445;?#24515;中一震,推开?#24471;牛?#30097;问道:“怎么了?”

            “雷哥,前面道路被南洪门的人封锁住了,我们?#20992;?#36807;不去。”那小弟一指前方,急声说道。东心雷倒吸一口冷气,暗道一声好快的速度啊!他飘身下车,翘脚观望,可不是嘛,前面道路正中横放着两辆大卡车,将街道堵个严严实实,卡车周围站有数十号身穿白衣,手中拿有武器的汉子。东心雷经验丰富,只看一眼已意识到南洪门的主力还?#22351;劍?#21069;放的数十人可能是临?#26412;?#38598;起来的乌合之众,其目的无疑是想阻止自己撤退的速度。他缓缓一握拳,对刚才那位?#22868;?#39542;座的壮汉笑道:“一?#21512;?#20853;蟹将!?#20540;?#20320;不是想给南洪门留点‘念想’嘛,现在机会来了。”?#20146;?#27721;是东心雷的副手,名叫吴常,为人脾气秉性和东心雷恰好相反,前者沉着冷静,后者暴躁喜功。副手听后咧嘴笑了,他不怕打仗,就怕无仗可打,一提?#30452;郟?#25300;出藏在车底下足有三尺半长的超大片刀,凌空一抡,刀身厚重挂风,呼呼作响,大跨步向前方走去。

            其他人见状,各拿武器,跟在他身后纷纷向前冲去。东心雷?#20102;?#19968;下,喊道:“?#20540;?#20204;,速战速决!”此处是南洪门的地盘,一是人家的援兵多,而自己一方孤立,二是怕警方赶到,凭向问天与当地警察的关系,对己方及其不利。东心雷拉出开山刀,莫不做声,边缓?#35282;?#34892;边查看附近的地形。吴常接近南洪门的人,脚步不停,边行边问道:“谁是主事的人?”

            白衣人中有一三十岁挂零,皮肤黝黑,面如锅底的汉子跨步向前,傲然说道:“我是!你是北……”他话还没说完,吴常的步伐突然变成了冲刺,瞬间赶到那黑面汉子近前,没有多余的话,抡臂就是一刀。力量决定着速度,他这一刀之力不下百?#22047;錚?#20854;速度之快,?#24230;?#36716;眼间到了对方的头顶。黑面汉子连惊呼都没来得急发出,张大嘴巴,仓促举刀招架。

            一人有备而来,一人慌忙应战,本来二人的力气就相差悬殊,黑面汉子如?#25991;艿值?#24471;住对方泰山压顶的一击。只听得?#26263;薄?#30340;一声金鸣,接着“?#35785;輟?#19968;声,血光飞溅。黑面汉子大张的嘴还没有闭上,脑袋已飞出一半。吴常一刀下去,让对方连人带刀一折为二,其力量之猛可见一斑。一挥刀上的血珠,向脚下的尸体吐了口唾沫,粘着斑斑血点的面容阴森森发出狞笑,转目看向其他的南洪门弟子。南洪门一干?#35828;?#27809;想到自己的领头人竟然?#22351;?#20303;对方一刀,在他的注视下,纷纷后退数步。

            吴常还?#27426;?#21487;下面的弟子早忍不住了,随着其中一人的举刀吼叫声,一拥而上,与南洪门的人混战在一处。双方一黑一白,本来还界限分明,现在混战一起,分不清你我。刀光霍霍生挥,血光?#30343;北?#23556;,?#36335;?#24555;将黑色的天际染红半边。

            东心雷手持开山刀,每一次的银光?#28860;?#24635;是伴随着一声惨叫,虽?#27426;?#26041;实力不强,大多是南洪门最下层的弟子,但他手下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他知道,不出意外的话,南洪门真正的主力就要到了,如果他现在留情,就是对自己的无情了。

            正如他所想象的一样,萧方带领着不下二百人先头部队正疾如旋风的向此处刮来。当南洪门最后一个弟子落荒而逃的时候,萧方的?#20992;右?#21040;了。他和东心雷是老冤家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萧方不只是眼红,看着遍地身穿白衣的尸体和受?#26494;?#21535;的伤者,他恨得牙根都痒痒,一张白面变得胀红,嘶声叫道:“东心雷!”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二十九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