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谢文东?#28909;?#25171;道回府,一路?#21916;?#21457;现公路警车穿梭?#27426;希皇?#20572;在路旁,驻足观望。谢文东道:“不像是任局长派来的。”三眼同感道:“正因为不像,我才不敢对撤退的南洪门动手。”谢文东笑道:“急什么,以后机会有的是!”

            回到酒店已将近凌晨,江琳没睡,大眼瞪小眼,一直坚持下来。见谢文东?#28909;?#22238;来,她幽幽上前,关心道:“一切顺利吗?”谢文东道:“从半路上就开始不顺。”江淋哑言,半晌,方问道:“发生什么事?”谢文东敞开衣襟,揉着疲惫的脑袋道:“南洪门不想让我们发展得太快,向问天想用傅展辉牵制我,首尾不能同顾,这样,我做起事来也必定会畏手?#26041;牛?#38590;以施展。”江琳听后一震,看了看左?#31227;?#20182;人,具是服装整齐,轻松自在,不像是动过手的样子,疑道:“你们?#27426;?#25163;?”

            谢文东笑道:“有南洪门的埋伏在,即使动手也占?#22351;?#20415;宜。”江?#31456;?#24102;失望道:“那傅展辉还活着?”谢文东看了看她,顿了一下,说道:“今天,傅展辉还活着,但我要除去的人,至今还没有一个能安然无恙的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可傅展辉还没有死!”江琳一字一句提醒道。谢文东眼睛一眯,像是两根弯曲的钢针横在面上,眼睛似针,他的目光也同样像针,针尖直直对上江琳?#35272;?#30340;双眸,说道:“你无须激我,我所做的事不需要任何人左右,也不喜欢受人左右,不管他是谁!”

            在谢文东凌厉的目光下,江琳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暗怪自己太心急了,连忙解释道:“谢先生,你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

            “希望如此!”谢文东嘴角抽动,点下头,摇手道:“很晚了,你去睡吧!”“那你呢……”江琳话说到一半,想到刚才谢文东的话,聪明的又咽了回去,道了句晚安,深深看了他一眼,回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大早,鲜花酒店刚刚开门,街道上驶来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嘎吱,轿车在酒店门外停下,车门齐开,从车上走下两人,一胖一瘦,一黑一白,二人具是一身干净利落的上等西装。那白面青年开口小声道:“辉哥,咱们就两个人,万一谢文东要对我们……”黑面汉子轻笑道:“既来之,则安之。谢文东不也是只带了一?#35828;?#21681;们那吗?他的地位?#20219;?#39640;,不见得我的胆子一定没他大!”白面青年?#34507;?#25671;头,没再说话。酒店大门一开,从中走出三名黑衣汉子,上下打量一番他二人,其中为首一人震声问道:“二位朋友,有事?”黑面人笑呵呵道:“我找人。”“你又是谁?”“傅展辉!”黑面汉子傲?#22351;饋?/p>

            黑衣汉子丝毫没有惊讶之色,只是淡淡嗯了一声,说句“你稍等!”,转身回了酒店。时间不长,那人又走出来,面带笑容,说道:“东哥有请!”白面青年微微变色,细语道:“谢文东好大的架子啊!”傅展辉笑容不减,只是说道:“论身份和辈分,他都有端起架子的本钱。”进了酒店,里面还在装修,油漆味刺?#29301;?#21040;处是琐碎的装潢材?#24076;?#30333;面青年一皱眉,他自然知道这些都是拜他自己一方所赐。上次忠义帮在鲜花大闹一场,便宜没占到,倒是把这里搞得四处狼籍。

            谢文东坐在前厅?#20063;?#30340;餐厅内,身旁只有高强一人,桌前摆着几盘小点心。他起身向傅展辉挥挥手,笑呵呵道:“没想到傅兄来得这么早!”傅展辉客气的点点头,在谢文东对面坐下,看了看桌上的点心,乐道:“谢先生好胃口啊!”谢文东道:“我的胃口一向不错,任?#38382;?#20505;,任何地方。”他倒了一杯牛奶,推到傅展辉的面前,道:“傅?#20013;?#20013;应该有了决定吧。”

            傅展辉不客气,拿起面前的杯子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大口,平静道:“在谢先生的身后,我只要能分一勺羹就已满足了。”

            海港酒店,是一座不上星级的酒店,但去过那里的人普遍认为那里的环境和服务人员的举止绝对不亚于?#30007;?#32423;酒店。酒店外观稀松平常,门面也不大,但内部装潢得只能?#38376;?#31578;生辉四个字来形容,据说连楼梯的扶手都是?#24179;?#30340;。一进大厅,棚顶数盏巨大的法式吊灯将厅内照得亮如?#23383;紓?#28145;色光滑的大理石地面亮如?#24471;妗?#28023;港酒店确实很豪华,而客人却?#27426;啵?#22240;为它不是星级的酒店,价格却高得吓人。没钱的人不用说,即使想来也消费不起,有钱的人自然也不会选择这儿,人?#20146;?#26159;好面子的,特别是有钱人,去一处不上星级的酒店总认为和自己的身份不相符。今天,酒店和往常一样,里面穿梭的服务人员比客人还要多,但他们似乎没有因为客人少而有丝毫?#20613;。?#19968;个个笑容满面,?#25104;?#26631;准的服务?#36735;?#31505;,嘴角弯弯,露出四颗牙齿。

            海港酒店在正常人眼中或许?#30343;?#20040;特别之处,但在黑道人眼中,这里绝对是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地方。整个上海最大的赌场就是座落在酒店?#21916;悖?#27599;天都有人可能在这里一夜暴富,当然,也有更多的人在这里一夜之间成为了身无分文的穷光蛋。以前黑道上有不少人打过这里的主意,甚至有人曾付出过行动,想通过暴力手段大抢一笔,结果去的人再也没?#35874;?#26469;,也没有在这个世界上再出现过,好像人间蒸发一样。再后来,人们知道,这里是南洪门的地盘,是向问天一手设计的世界级赌国之城。

            一辆轿车缓缓在酒店外停下,从中走出两人。先下车这人精瘦细高,面白如纸,短平头喷过发胶般根根立起,满脸的络腮胡茬,黑眸幽深,放出丝丝寒气。另一个人个?#30001;?#30702;,皮肤白净,相貌平平,但一双丹凤眼却很漂亮,特别是他笑起来的时候,唇上两撇八字胡斜斜下弯,整个人看起来给人精明老练的感觉。二人下车后,先是环视一周,个头稍矮的小胡子笑道:“这里的环境不错啊!”瘦高个明白他指的是什么,点头道:“是不错!”小胡子搓搓手道:“走,咱们进去试试今天的手气如何。”

            他二人是第一次来,没想到外表平凡的酒店内部竟然装饰得如此夺人眼目,脚下镜子般的大理石反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流光异彩,让人眼花撩乱。还好二人都是见过世面的,?#35835;?#19968;下,很快就?#20174;?#36807;来,大步走向前台。

            前台的小姐露出标准的职业微笑,说道:“两位先生,你们好,有什么可以帮助你们的吗?”

            小胡?#21451;?#30555;一弯,如同高挂夜空的新月,笑道:“我想见你们的经理。”前台小姐打量他一番,微笑道:“请您稍等!”说着,拿起电话。时间不长,一位身材高大,三十出头的青年从大厅内侧走了出来,左右看了看,整个大厅内除了小胡子?#36864;?#26049;边的瘦高个,整个大厅内并无其他的客人,直步走过来,见他二?#22235;?#29983;得很,暗愣一下,笑呵呵的伸出手来笑道:“两位先生,我是这里的经理,是你们找我吗?”小胡子?#25104;?#30340;笑容?#30001;睿?#21644;青年经理握了握手,直截?#35828;?#30340;道:“我是来‘烧钱’的。”

            “哦?”青年一愣神,烧钱是他们的暗语,意思就是?#37027;?#20182;笑容不减,道:“你们二位很陌生,好像是第一次来吧!”

            小胡?#29992;?#27611;一挑,说道:“难道对于第一次来的人你们就不做生意了吗?”“不,不,那倒不是。”青年又补充道:“如果有熟人介绍的话。”小胡子笑眯眯看了青年一会,从怀中掏出一张卡片,递上前道:“不知道忠义帮的?#36947;?#22823;算不算你们的熟人。”

            青年接过名片,聚睛一看,“傅展辉”三个金面大字历历在目,卡片的右下角还有一个红色的“?#25671;弊直?#35760;,这正是忠义帮老大傅展辉的名片。他哈哈大笑道:“?#36947;?#22823;当然是熟人,不过,听口音老兄好像不是本地人啊!”

            “那是肯定的啦!”小胡子道:“难道你这里有规定非本地人?#22351;?#20837;内?”青年道:“没有,但是干我们这一行,?#22351;?#19981;小?#30007;!?#23567;胡?#29992;?#23481;一沉道:“如果你不信任我,可以打?#36947;?#20804;的电话去求证,我来这里是消遣的,不是让你查户口的。”

            青年见小胡子发火,没搞清楚对方来历之前也不敢得罪太多,万一踢在铁板上自己找苦吃,这种事他经历得多了也看得多了。青年连忙摇手道:“啊!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刚才是我太多心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两位里面请!”说着,一侧身让他二人先行,然后?#37027;?#23558;名片递给前台的小姐,使个眼色,细语道:“给忠义帮的?#36947;?#22823;打个电话,问问他是否介绍两个人过来。”说完,快步追上小胡子二人,一边赔笑一边说道:“我们这里是现金交易的,不知道二位有没?#20889;?/p>

            ?#22351;人?#35828;完,小胡子一晃头,那瘦高个会意,抬起手,拍拍手提的黑皮包,道:“一百万现金,外加两百万支票,够吗?”

            青年暗吐舌头,三百万不算多,但绝对也不是小数目,他连忙笑道:“够了,足够了!”

            三人上了楼,青年前头带路,直上到三楼。小胡子有些不?#22836;?#36947;:“朋友,你们这楼梯间挂的水彩画是很漂亮,下面的地毯踩着也很是舒服,但你还要带我们爬几层?”青年苦笑道:“就快到了!”到了三楼后,青年从口袋中掏出钥匙,在快接近走廊尽头的一间房门前停下,打开,请小胡子二人进去。房间很普通,普通得就和正常普通的双人标准间一样。小胡子四下看了看,失望道:“这就是你们的赌场?”青年笑道:“您老兄真会开玩笑。”说着,他走到房间墙角的立柜前,向小胡子呵呵一笑,同时不留痕迹的一拐旁边的墙壁,然后轻轻一?#30130;?#31435;柜横向移开,露出后面一米半高的小门。

            他的小动作没逃过小胡子的眼睛,后者假装没看见,讶道:“你这里的赌场搞?#27809;?#30495;隐蔽啊!”

            青年无奈道:“没办法,上海可不是其他城市可比的,上面抓得?#24076;?#21363;使我们洪……即使我们也不敢太招摇了。”打开小门,里面是一条向上的楼梯走道,两边墙壁镶有夜?#30130;?#20809;线十足,空气中隐约有淡香之气。青年让小胡子二人前行,?#30343;?#25307;呼道:“二位,小心点,别撞了头。”小胡子个头稍矮还好说,弯腰向上走,没觉得怎么样,可?#36864;?#21516;来的瘦高个没那么轻松,就差点?#30343;?#33050;并用向上爬了,即使如此,没走出多远,脑袋上还是多出两个大包,他诅咒的?#21520;?#19968;声,回头狠狠瞪了一眼身后的青年经理,后者满脸无?#36857;?#33510;笑。终于到了尽头,推开门,小胡子跳了出来,顿时,眼前豁然开朗,映入眼中的是一座无比庞大的大厅。如果?#25112;?#37202;店的大厅算是豪华,那么这里简直如同皇宫,整座大厅以金色为主调,墙面是金色的,棚顶是金色的,就连桌椅都是踱金铜制的,到处是金光闪闪,快把人的眼睛花掉。瘦高个出来后,?#35835;?#33391;久才感叹道:“真没想到!”

            小胡子笑问道:“没想到什么?”瘦高个道:“外表平平的酒店里面竟然藏着这么一个世外?#20197;?”“世外?#20197;?”小胡子冷笑一声,压低声音道:“是**窟还差?#27426;?”这里明显比一楼的大厅热闹得多,西装革履的男人,穿着华丽的女人,人来人往,笑语阵阵,在大厅内来回穿行,其中,也不乏一些金发碧眼的欧美人和面带高傲、目空一切的日本、韩国人。青年上前介绍道:“二位,这就是上海最大的赌城了,即使在全中国也可以说是首屈一指。”他高高挑起大拇指,面带自豪之色。接着他一指大厅四周的数道金色大门,讲道:“我们这里除了赌场外,还有餐厅、?#22836;俊?#28020;池、游戏厅、酒吧,即使你赌累了,吃喝玩乐、休息睡觉的地?#25509;?#26377;尽有,当然,只要你有钱,二位,怎么样?”

            小胡子和瘦高个同时由衷赞声道:“好!”前者道:“像你们这样说,有吃有住,在这里赌上一个月都不成问题了。”

            “那当然!”青年骄傲道:“曾经有个美籍华人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小胡子眨了眨眼睛,笑道:“我想他一定是身无分文才离开的。”青年一愣,很快又干笑道:“那只能说明他的?#20284;?#19981;好罢了,赌,不就在于一个?#20284;?#22043;!”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三十九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