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暗组成员反应极快,其中一人刚刚栽倒,其他人反射性的爬卧在地,转头一看倒下的同伴,胸前出现个两指大的血窟窿,人已死,但身体还在阵阵抽动。姜森?#21040;?#19981;好,一拉身旁的谢文东,迅速低身。其实不用他拉,谢文东己然趴在坐椅上,只听得喀嚓一声,碎片四射,车窗上出现六个拇指大的圆洞。“附近有狙击手!”姜森抬目一瞧,?#25104;?#19968;变,脱口说道。

            坐在驾驶?#22351;?#39640;强一拐?#21592;?#30340;李爽,急道:“?#36947;?#19981;安全,快下车!”别看李爽横胖,一遇危情身手可异常灵敏,高强话音?#31456;洌?#20182;打开?#24471;牛?#30382;球般的身躯就势一滚,滴溜溜转辘到路边的阴?#36947;鎩?#27169;样虽然狼狈,但也?#30343;?#26159;救命的绝?#23567;?#23004;森看看挨门而坐的任长风,向前弩弩嘴,意思让他效仿李爽。后者一皱眉,挺身说道:“男子汉大丈夫,满地打滚象什么样子……”他的话还没说完,?#27934;?#21448;呼啸着飞?#27425;?#20845;颗子弹,将大窟窿小眼子的车窗打个粉碎,也让高傲的任长风?#27807;?#38381;嘴了,他低身无奈的叹了口气,?#35805;?#27861;,开了?#24471;牛?#36830;滚带爬进了阴沟。谢文东、姜森、高强三人也好?#22351;?#21738;去,还好有车体作为掩护,顺利躲到阴?#36947;錚?#20294;先下车的暗组成员没那么好运,在姜森的叫喊下,他们也想进壕?#36947;?#21644;谢文东?#28909;?#27719;合,哪知其中一人刚刚抬起头,身体猛然一震,颓?#27426;?#20498;,眉心出现一个黑红的血洞,触目惊心。姜森趴在草丛中看得真切,心痛的直攥拳,要知此次跟随而来的暗组成员都是他精心挑选的,是精英中的精英,连敌人是?#25991;?#26679;,甚?#28860;?#26041;在哪都没弄明白就稀里糊涂的挂了,他哪能不黯然伤神,?#20113;?#20182;人焦急的大声喝道:“用死去的兄弟所掩护,快快爬过来。”

            用同伴的尸体做掩护,虽然残忍,但总比毫无价值的死去强。几名暗组成员边动死尸,躲藏于后,缓?#21644;?#21518;移动。暗中的狙击手们似乎也看出他们的意图,对着尸体开枪连射。步枪的威力是枪族系列里公认成力最大的,足有一指长的子弹打在死尸上,红舞团团腾起,瞬间打穿,直钉在后面人的身上。十名暗组的精英,全身而退的只有五人。

            “妈的,好毒的枪法,对方究竟是什么人,会不会是向问天……”李爽瞪大眼睛说道。谢文东摇头,道:“向问天毕竟是上海有头有脸的人物,大白天动手,而?#19968;?#29992;枪,可能性很小。”“那么他们是谁?”李爽急问道。谢文东看了看高强和姜森,肯定的说道:“魂组!”“呀!”几人无?#22351;?#21560;冷气,?#34507;?#21507;惊。虽然他们也听到过魂组在?#39542;?#37202;店附近出?#22351;?#28040;息,可没想到他们竟然来得这么快,出手这么狠。谢文东双目一眯,长长道:“如此想置我于死地的人,只?#35874;?#32452;了。”

            “***,又是魂组,我和他们拼了。”李爽拔出片刀,龇牙咧嘴。高强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你是不死身啊,别忘了人家用的是枪,你手里只有一把破刀,真搞?#27426;?#36825;时候你还威风个什么劲。”李爽?#20146;?#24046;点没气歪了,?#36824;?#20182;一向被三眼和高强欺负惯了,说,说?#36824;?#25171;,打?#36824;?#21482;能一个劲哼哼,嘟嚷道:“如果不是在现在这种情况,我真想狠狠的揍你一顿。”

            高强听后嗤之以鼻,在李爽肥大的屁股上印了一张标准的鞋印。任长风手握唐刀,‘目瞪口呆’,的看着二人,他真怀疑这两位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如此危机环绕的情况下他二人还有说有闹,?#30343;?#19979;自愧不如的份了。摇摇头,转目看向谢文东,问道:“东哥,咱们怎?#31383;?”谢文东坐在阴?#36947;錚?#20004;把银黑色漆面的双枪放在地上,轻轻擦拭着唐?#31471;?#25351;宽,直上直下的刀身,幽?#22351;潰骸?#20160;么都不用做,在这里等敌人主动上来就好。”?#20843;?#20204;会过来吗?”任长风担忧道:“万一跟我们耗上了,怎?#31383;?”姜森冷道:“魂组不会和我们耗的,他们也耗不起,如果不出意外,半个小?#26412;?#23519;也该到了。”

            被姜森说对了,对方果然不想耗下去,主动出击了。只见路旁半米高的草丛一阵摇?#21361;?#20174;中钻出十五六人,各个一身墨绿色的衣装,?#25104;?#28034;着黑涂料,若是趴在草丛中,即使人走到附近,若不仔细?#30452;?#26681;本难以看出。一行人手中具都提着小?#22270;?#26131;冲锋枪,向阴沟的方向缓缓移动,他?#20146;?#24471;很轻,也很慢,发出的声音微乎其微。谢文东耳尖得很,侧头仔细一听,向众人打个手势,然后慢慢抬身,透过壕沟上方的草丛观察对方的人数。可他刚刚探出头的一瞬间,对方至少有五人开枪连射,谢文东吓得一吐舌,忙又蹲了下去,头顶草荐泥削纷飞。他小声说道:?#26263;?#20154;至少在十个以上,而且都有枪,大家小心了。”

            “嘿嘿,尽管?#31383;?”高强和姜森打开各自配枪的保险,李爽和任长风亦是擦拳磨掌,跃跃欲试。剩下的五名暗组成员?#25104;?#27809;有丝毫惊慌之色,一个个冷静的检查手中的武器和身上是否有绷挂之处。谢文东表面轻松,其实心里也及其紧张,据悉魂组这次派出的人绝大部分是经过特殊训练并且有实?#25910;?#26007;经验的雇佣兵,他们来中国只有一个目的,要谢文东的脑袋。

            敌人越来越近,甚至连鞋?#23376;?#22320;面发出微弱的摩擦声也清晰可闻。谢文东还?#22351;?#21457;话,五名暗组成员己经动了。

            在姜森眼色的暗示下,其中一人长长吸了口气,双?#35753;?#24471;一弹,高高越起,瞬间从壕沟下窜了出来。‘?#20284;似恕?#23433;装消音器的微型冲锋枪发出闷弱的顶针?#19981;?#22768;。只见那跳起的暗组成员人还在空中,身体己经被打成筛子,浑身上下,不下五十个血窟窿,随着子弹的?#19981;鰨?#36523;子横着飞了回来,还在空中,人己然死了,‘扑通’,如同一只破碎的包裹摔落在壕?#30340;凇?/p>

            他的?#25104;?#27809;有痛苦,却有一丝异样的微笑,因为他的目的达到了,吸引到对方足?#27426;?#30340;火力。他刚刚中枪的一刹那,其他四名暗组兄弟连同姜森,同时起身向对方急射。虽然只有短短的三秒钟,对?#25509;?#20061;人中弹,几乎同时仰面栽倒,具是身中要害,没一个能坚持喘气的。‘啪!’,?#27934;?#19968;声轻响,又一名暗组成员眉心中弹,姜森?#28909;?#19968;惊,?#34507;?#21676;牙,无奈又得蹲下来,对方的狙击?#21482;?#22312;暗中没有动。一?#25112;?#35302;,暗组两条命换了对方九条命,但阴?#36947;?#30340;人却没有一个能高?#35828;?#36215;来的。

            李爽看着地上两具未凉的尸体,喃喃道:“真是好样的,用自己的身体做吸引,和这位兄弟比起?#27425;也?#24471;太?#35835;恕!?/p>

            姜森抹过一缕悲哀之色,坚毅道:“暗组的人大都是孤儿和被逼走投无路的落魄之人,文东会将他们一手培养起来,他们的一切都是东哥给的,他们的命自然也是东哥的。为了保护东哥而牺牲,?#30343;?#20040;可遗憾的。”任长风听后为之动容,仰面长叹,谢文东也是微微一震,心潮汹涌,转目看向其他三位暗组成员,几人面无表情,但眼中射出坚定的光芒。暗组是姜森训练出来的,过人的身手是他们的骄傲,钢铁般的?#21520;?#26159;他们的标志,而对谢文东的高度崇拜是他们一直以来的信仰。

            谢文东拿起唐刀,横臂一挥,斩下那血肉模糊尸体的一把头发,用手帕包好,揣入怀中,说道:“我一直坚信,兄弟们得血是不会白流的。听老人说,人死了,人的灵魂并不灭,会附在头发上,如果真是如此,那好,兄弟,把你的灵魂交给我,和我一起去?#36710;?#22825;下,啸傲风?#23613;!?#26446;爽揉揉眼睛,手指湿了,苦笑道:“我好象有很久没流过眼泪了,?#36824;?#20026;了这样的汉子,值得!”“东哥!我们杀出去!”任长风心头?#36335;?#34987;压了一块大石头,?#25346;?#24471;快要爆炸,他想要发泄,他想去杀人。谢文东没有丧失理智,虽然他的?#37027;楸热?#20309;人都痛苦,都难受,但他不会表露出来,年少早成己经让他学会了忍受,一旦自己被冲晕了头脑,那死亡得将?#22351;?#21333;是他自己一条性命。

            魂组十六人,瞬间去其九,对方那种不要命的打法也让剩下的人为之胆寒,害怕归害怕,但剩下的七人却没有一个停滞不前甚至后撤的,在雇佣兵的字典里没有逃跑两个字,逃就代表死亡,他们都知道,一旦这时候自己后退,那背后狙击手的目标将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在自己身上。所以,他们只有前进一条路可走,不是杀死对手,就是?#27426;?#25163;杀死。

            无论?#38382;保?#25112;斗都是一把两面锋利的双刃剑,挥舞到最后,受伤的是对方自己。脚步声渐近,暗组一名成员想故技从施,起身吸引对方的注意力,被谢文东一把拉住,默默的摇摇头。他不想让暗组的汉?#29992;前?#30333;牺牲,对方吃过一次亏,这次一定学乖了,想引他们上?#20445;?#19981;太容易了。高强对李爽道:“老肥,你身?#21916;?#26159;经常带手雷吗,现在还有没有?”李爽道:“本来以为来忠义帮会是一场近距离的血战,谁会把手雷那?#27425;?#38505;的东西带在身上啊!”

            “真是棒锤一个。”高强气道:“?#20040;?#30340;时候不带,不?#20040;?#30340;时候反到带了。”“哎?我说强子,哪回我带的手雷没有用处了?什么叫不?#20040;?#30340;时候反倒带了,你给我说清楚。”“闭嘴。”高强没好气道。谢文东用刀来回插着地面,眼珠连转,考虑如?#25991;?#24102;领众人平安度过此关。看着刀身,猛然眼睛一亮,转头对姜森道:“老森,听说过日本的忍者吗?”“啊?”

            七名魂组的雇佣兵小心翼翼的向前走着,?#32454;?#26469;说他们更像是向前蹭,短短不足十米的距离,对于他们来说?#36335;?#25104;了一条通往阴朝地府的黑暗之路。这时候,他们?#32982;?#36947;这趟中国之行不是那么轻松自在的。阴?#30340;?#38745;静的,没有半点声息,越是如此越让人觉得高深莫测。也不知过了多久,七人终于站在阴沟上方,几人暗?#20113;?#24618;,自己一方己经近在咫尺,对方怎么可能还沉得住气呢?其中一人探头向里看了一眼,没停留二分之一秒,又迅速将头缩了回来,两旁人急问道:“怎么样?(日)”

            那?#22235;?#21574;呆的摇头,半?#21361;?#25165;说道:“对不起,太紧张了,没看清(日)”“混蛋(日)”两旁六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又有一人觉得不大对劲,撞着胆子探头看去,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别说人了,连只蚂蚁都没看到。刚想回头招呼其同伴,只听“?#23613;?#30340;一声枪响,那人身子一震,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睛瞪得滚圆,挣扎着想站起来,可这么努力也枉然,在他的太阳穴上,从左至右被人一枪打穿。枪声来自左方阴沟的转弯之处,很显然,敌手己经顺着地沟的通道转移到了左方。六名魂组成员同一时间条进阴沟,各*沟壁,边还击边躲避,和对方你?#27425;?#24448;,打得好不热闹。

            刚才那一枪是姜森打的,又准又狠,一枪毙命。他躲在转角,压住敌人,不让他们*前,同时对方也压制他无法探头。

            双方互有?#24605;桑?#20725;持不下。正在魂组的雇佣兵们小声商讨?#22278;?#20043;时,只觉得脚下地面一动,还?#22351;?#21453;应过来怎么回事时,地面突然坐起两个人,两人手中各拿一把刀,唐刀,?#33080;?#32780;锋利,血槽极深,?#36335;?#23601;是为杀人而设计的。两道刀光,明?#28860;?#22842;目迷人,不是流星,而是皎洁的明月。刀光飞逝,接踵而现的是血光,喷起的血泉,两颗硕大的脑袋弹到半空,洒下片片红雨,淋在刀身,丝毫不?#24120;?#28369;落地面,也淋在每一个人的?#25104;?#21644;心头,冷冰冰凉。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四十八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