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八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八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姜森关心道:"那魏兄真应该好好补补了。"魏明面色不正,干笑不已。谢文东见差?#27426;?#20102;,轻拍姜森的肩膀,后者?#24230;?#30340;让到一旁,他笑道:"魏兄着急要见我,现在我来了。"意思很明显,让魏明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出来。魏明恍然清醒,总算想起自己的目的,?#25104;?#22534;满笑容,说道:"其实也?#30343;?#20040;,只是我对谢先生仰慕以久,快乐一直无缘相见,再者,关于忠义帮的事,我也想与谢先生好好谈谈。外面说话不方便,里面请吧,咱哥俩坐下来边吃饭边详谈。"

            哥俩?谢文东心中冷笑,好厚的脸皮,凭你也配啊!不过毕竟在是魏明的地头上,还是要给他些许面子,他笑眯眯的看了?#27425;好鰨?#24182;未发作,只是缓言道:"好,魏兄请前面带路。"魏明又客气了两句,才带着谢文东?#28909;?#36208;进破败别墅内部。从外面看,别墅已经不怎么样了,进去之后,里面更是残破不堪,黑漆漆的水泥墙面没有图刷过?#39759;?#28034;料,散发出丝丝潮气,地面凌乱,废旧报纸?#31227;?#20843;糟的堆在地上。厅内还算干净,正中摆放一张八仙桌,上面只有酒,没有菜。四周站有不少彪形大汉,服装统一,各个虎目圆翻,逼人的气势中透露出阵阵杀机。魏明张显地主之宜,热情的招呼众人落座。谢文东倒也不客气,向随行的众人摆摆手,自己大大方方的坐了下去。姜森?#28909;朔直?#31449;他身后左右,李爽、任长风则走到墙边站好,一旦周围的大汉有个风吹草动,他们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五行五人守住大门和窗户,万一动手,这两处都是可逃可守的要路。

            硕大一张八仙桌,只有谢文东和魏明分坐两边,后者看了看对方手下的站位,心里咯噔一下,?#34507;?#28857;?#26041;?#22909;,谢文东能有今天的成就不是他一人的功劳,手下这一批可怕难缠的助手也煞是?#35828;謾?#20182;看得心惊,但?#21561;?#27668;十足,附近隐藏了多少魂组的顶级杀手他很清楚,即使来十个谢文东恐?#20081;?#26159;插翅难飞,他面色不改,笑盈盈客气道:"条件有限,还请谢先生多包涵。"

            谢文东眯缝着眼睛笑道:"条件差不差无所谓,最主要的是,看你有没有诚心。"魏明笑容一僵,没想到谢文东上来就把话引入正题,眼珠一转,说道:"如果我不是诚心,也不会大?#26174;?#23558;谢先生邀请到这么偏僻的鬼地方。"谢文东环视,哈哈长笑,目光如炬,盯着魏明幽幽说道:"地方是偏僻?#35828;悖?#19981;过也正是适?#20185;?#20154;的地方。""哦……哈哈,谢先生真会开玩笑。"魏明想用笑容掩饰自己的难堪,可变色的面堂他却掩盖不了,他拿起酒,?#30452;?#20498;了两杯,将其中一个杯子放到谢文东面前,说道:"大家首次见面,咱们干一杯。"谢文东笑眯眯的看了看他,端起杯子,闻了闻,酒香扑鼻,酒?#25910;?#31264;挂杯,虽然他对酒道没有什么太深的研究,但一看也知道这是经过多年酿造的上等好酒,他端详了好一会,又把杯子放了下来。

            魏明?#25104;?#24494;变,问道:"谢先生可是嫌酒不好?"要知道黑道最看重的就是面子,敬酒被拒绝,那是天大的羞辱。

            谢文东悠悠道:"酒是好酒,但是?#19978;В?#25105;只和朋友喝酒,也只喝朋友的酒。""难道,"魏明?#25104;?#21464;得有些难看,问道:"难道,谢先生不把我当朋友来看?""呵呵,"谢文东轻晃着酒杯,含笑道:"是不是朋友,那就看你如何去做了。"

            魏明一震,凝思片刻,将杯子放了下来,身子靠在坐椅上,长长嘘了口气,说道:"本来,我是想退出忠义帮的,可是谢先生也应该知道,如果我就这样无声无息的退出,多少会?#22351;?#19978;的人看不起,知道的,清楚我是厌倦了江湖的撕杀,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因为某些外来的势力被逼走的呢。"谢文东?#37266;?#30475;着他,心中冷哼,笑而不语,?#20154;?#19979;文。魏明又道:"还有,忠义帮自从博老大被叛徒所杀之后,片刻未得安宁,本来已经够乱得了,而这时候谢先生又插足进来,不知意在何为啊?"

            谢文东悠?#22351;潰?贵帮派和我比邻,你们乱,我北洪门自然也难以消停,而且,我和博兄是朋友,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让忠义帮的内?#20197;?#26085;平息,难道魏兄觉得我哪里做得不妥吗?""当然!"?#28909;?#35805;已经挑明,魏明?#19981;?#20986;去了,?#24613;?#21644;谢文东摊牌,他暗中握了握拳头,强压怒火道:"忠义帮再?#20197;?#38393;,那也是我们忠义帮自己内部的事情,而你,谢先生,只是个外人,你插手,是不是手伸得有些太长了。"谢文东嘿嘿笑道:"江湖,黑道,就是弱肉强食的社会,大鱼吃小鱼,天经地义的事情。"

            魏明冷笑,接着又呵呵长笑,心中早狠得咬牙切齿,面上却丝毫没有表露,半晌,才稳住思绪,说道:"如果谢先生这么说,那我就明白了,你想吞并我们忠义帮嘛,直说就可以了,凭您现在的实力,你一句话,忠义帮上下谁敢不从?!"

            这时,一旁的姜森突然插口道:"所以,魏兄若是明白人的话,就应该早日选择离开。""是啊!"魏明抬?#32440;?#26479;中酒喝个精光,连连点头道:"是啊,我是应该走了。"他扶桌案站起身,笑道:"对不起,?#39029;?#21435;小解,马上回来。"

            谢文东并未阻拦,只是笑道:"魏兄才喝一杯酒就醉了吗?"魏明一楞,摇头道:"我没醉,我清醒得很,甚至?#28909;魏问?#20505;都清醒。""不!"谢文东笑眯眯道:"你醉了。"他转头对姜森挥挥手,说道:"老森,魏兄醉了,你陪他去吧,小心点,别让魏兄走错地方。"姜森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头道好,快步来到魏明身边,不由分说,一把抓住他胳膊,说道:"魏兄,我扶你。"魏明狠得牙痒痒,半天未动地方,左右两旁的大汉也具是?#25104;?#19968;变,纷纷将手摸向身上暗藏?#19968;?#30340;地方,只要魏明一句话,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冲向谢文东将他乱刃分尸,剁成肉酱。只?#19978;?#39759;明沉默良久没有开口,他不敢开口,因为站在他身边的是大名鼎鼎、杀人不眨眼的血杀老大,姜森。纵然他的手下能将谢文东斩杀,他自己恐?#20081;?#24456;难站离开?#35828;亍?/p>

            魏明暗中长叹一声,点点头,笑道:"谢先生如此盛情,我又怎能?#30340;?#30340;好意。"说着,他转身向外走去。

            一路上,姜森如?#20843;?#24418;,一直不离他左右,魏明有数次将抽身逃离,可一看姜森那双在黑暗?#26032;逃?#24189;,阴森森的眼睛,他跑路的想法顿?#27605;?#22833;得无影无踪。没找到半点机会,魏明象征性的解手之后,又在姜森热情的'搀扶'下回到大厅。

            "魏兄好快啊!"谢文东上下看看他,笑呵呵说道。魏明表面客气回应,心中已经开始问候谢文东的祖宗了。该说得已说完,剩下的?#30343;?#20040;好谈的了,二人有一搭没一搭的扯东扯西,时间却一点点过去。天近十点左右,外面守侯的魂组终于等不及了,树林中?#30343;?#21457;出'呱呱'的鸟叫声,魏明听后坐不稳了,浑身上下都在冒冷汗,如坐针簪。"怎么?"谢文东见状暗中冷笑,问道:"魏兄是不是又想去小解啊?""不……不,不。"魏明?#30475;?#31934;神道:"天色不早,谢先生人贵?#26053;Γ?#25105;就不强留了。"他终于忍不住下逐客令了。那知谢文东却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笑道:"今日我和魏兄聊得特别投机,再重要的?#20081;?#21487;以往后压一压,今天咱俩?#25346;?#38271;谈。""咳,咳咳!"魏明刚喝进嗓子里的一口酒差点喷出来,连连摆手道:"时间不早,我也想休息了,?#35874;?#20250;我们下次再长谈,谢先生意下如何?"此时,外面林中的鸟语声更急,魏明心里清楚这是魂组和他事先约好的暗语,让他快点出来,他?#20146;急?#21457;起进攻了。魏明心急如焚,自己再不离开,魂组要是真发动进攻,那时即使谢文东不杀自己,说?#27426;ㄒ不?#35753;魂组的流弹打死,自己岂不冤得?#22351;?#26041;?#36947;?#21435;嘛。

            谢文东听后,终于站起身,感叹道:"?#28909;?#39759;兄累了,那我也不好打扰,希望,下次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奶奶的,希望永远都没有那么一天!一听谢文东终于要走了,魏明长长松了口气,心中诅咒着,嘴上却言道:"当?#22351;?#28982;,我也等候那一天。"他话音?#31456;洌?#21482;是'啪'的一声轻响,魏明身后方的墙上多出一个拇指大的窟窿,血窟窿,四周粘满了血迹。一位靠墙而站的汉?#30001;?#37117;没吭一下,软囔囔的倒了下去,整个左眼黑呼呼的模糊一片,血液顺着后脑流出。

            "东哥,小心!"高强惊叫一声,飞身将谢文东?#35828;?#21387;在身下。其他人顿时明白过来,姜森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把搂住魏明的脖子,另只胳?#19981;?#36215;拳头在他?#20146;?#26159;狠狠来了一下,后者哎呦一声,顿时成了勾虾,倒地缩成一团,随后,姜森迅速?#32536;梗?#39034;势一巴掌将他的脑袋按于手下。"看来,今天你不需要休息了。"正在此时,啪啪之声响成一片,声音不大,但听在众人的耳朵里无疑成?#35828;?#29425;传出来的?#35874;?#22768;。魏明手下一干大汉,有不少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刹那间被打成血筛子,浑身上下没一处完好的地方,?#35828;?#22320;瞬间,血花都渐起多高。还?#22351;?#39759;明离开,魂组就发起了进攻,连谢文东都没有想到,略微抬起头,看着血人般的尸体还有那些没死挣扎的伤者,?#34507;?#25671;头,好狠的手段啊!他转目看向被姜森制住魏明,冷道:"这就是你心?#26159;?#24895;为其卖命的盟友!"魏明早已?#27966;?#20102;,睁大眼睛,看着左,又看看右,目光所及之处,遍地是被乱枪打杀的自家兄弟。"哎……呀!"魏明握拳砸地,痛叫一声,眼泪下来了。没想到魂组如此不讲道义,真在自?#22909;?#20986;来之前发动了进攻。其实魂组发起强攻也是被逼无奈,一是魏明明显被谢文东缠住,什么时候能出来谁都说不清,但耽搁时间越长越容易发生变?#21097;?#20108;,魂组的眼线有消息传来?#30340;?#27946;门?#20889;?#36742;车队向此方向赶来,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夜长梦多,?#22351;?#24050;,魂组只能发起强攻,牺牲了魏明这条忠心犬固然?#19978;В?#20294;他和谢文东的性命比起来,实在微不足道。

            看着魏明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姜森气不打一处来,侧身?#21534;?#20102;他一脚,怒道:"要嚎给我死远点嚎去,别他妈在我面前哭爹喊娘的。"谢文东缓缓蹭到窗台下,靠墙而坐,想抬头看看外面魂组人数的多少,头发边刚刚探出就惹来一阵枪林弹雨,将没?#20889;?#25143;的窗台打得泥削纷飞。"喝!好强的火力啊!"谢文东耸肩笑道。姜森看着窗台,冷静道:"看刚才的弹道,对方至少有不下二十把枪。"说着,他又撇见了缩?#34987;?#32553;成乌龟的魏明,抓住他后脖领子,一把拉了过来,狠声问道:"魂组一共来了多少人?""我……我,我也不大清楚。"头上的子弹乱飞,魏明一生也没见识过这阵势,吓得缩成一团。

            真是没有的?#19968;?姜森甩手给他一嘴?#20572;?#24594;道:"这时候你还不说实话,用不了多久,咱们谁都别想活着出去。"

            魏明抖?#31471;?#25822;道:"我真……真的不知道,魂组只和我说,他们派出来的杀手足可以杀死谢文……不不,谢先生十回。"

            谢文东听后仰面大笑,傲?#22351;潰?我就在这,脑袋却只有一颗,想要,就尽管来拿吧。"

            魏明见他神?#29022;?#25196;,不仅为之一呆,在不明对方多少人、被团团包围的情况下,他竟然还能笑得出来,真是不知道他心中是怎样想的。他回头看了看自己的狼?#24223;瘢蛋?#25671;头。这可能就是谢文东为什么是谢文东,魏明为什么是魏明的原因所在。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五十八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