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 - 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所属目录:第六卷 这就是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23601;?#22336;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可我们是兄弟啊!"东心雷上前说道。"对!"任长风接道:"兄弟之间当同甘苦,共患难,危险又怎么样,大不了拼了。"谢文东摇头道:"事情还未必会糟糕到这种程度,如果去得人太多,反而不好办了。"

            "可是,我们实在不放心啊。"高强忧心忡忡道。谢文东露出宽心的笑容,说道:"我说?#30343;攏?#33258;然会?#30343;攏?#21363;使有变故,我一个人应对?#19981;?#26356;方便一些。"见众人还要说话,他?#20301;问鄭?#36947;:"不用再说了,就这么定了。"

            谢文东还是走了,坐当天晚上的飞机,身边只带了两名小弟,喝了一些酒,是李爽姜森?#28909;?#20026;他饯行准备的。

            人人都认为他此去?#26412;?#24322;常凶险,但他却不这么认为,谢文东不傻,至少比世界上大部分人要聪明的多,他也不冲动,谢文东的心计恐?#26053;?#26377;几个?#22235;?#27604;得上。上面若是要决心除掉他,绝对不会见他,他所犯过的事,随随便便都能列举出不下上百条,而其中的任何一条拿出来都可以让他死一百回,想定他的罪,想要他的命,易如反掌,何必费劲大老远将他招到?#26412;?#21435;。上面的人或许也在犹豫,杀还是不杀。谢文东坐在飞机上微微轻叹一声,露出苦笑。

            他带得两名小弟皆出身文东会,跟随他的时间不长,但早已对这位神鬼莫测的大哥佩服得五体投地,见他发笑,即?#20849;?#30693;道为什么,心中多少为之一宽。

            ?#26412;?#35874;文东不是第一次来,但每次来时的感觉都不一样,这一次可能算是最痛快得一次,因为他是正大光明来的。是奉中央的'圣旨'来的。

            一下飞机,他就看见了老熟人,东方?#20303;?#22909;长时间?#24739;?#38754;,这老狐狸似乎比以前老了很多,头发依?#36824;?#20142;,但眼睛却少了些许光泽。看来,这一阵子东方易的日子也不好过啊!谢文东心中慨叹,笑呵呵热情的走上前,给对方一个大大的?#24403;В?#23458;气道:"许久未见,东方?#30452;鵠次?#24665;,还是那么光?#25910;?#20154;啊,哈哈。"

            "少给我来文绉绉的。"东方易板着一张老?#24120;?#21521;谢文东身后张望少许,疑问道:"你就带两个人?"

            "那?#19968;?#38386;多呢。"谢文东悠悠?#22351;溃?能得到中央高层的召见,是多大的荣幸,带那么多人,好象我是故意摆架子似的。"

            东方易撇嘴打量他一会,然后才嘟囔道:"不知道你这小鬼心里在打什么注意。"他压低声音又道:"我以为你不会来的,该提示你的我都已经提示了,没想到你这么笨。"谢文东哈哈一笑,道:"你的话,我明白,你的意思不就是说中央想把我……"他的话未说完,已?#27426;?#26041;易捂住嘴巴,下意识的左右瞧瞧,心有余悸道:"小子,说话注意尺寸,你不想活了?#19968;?#24819;呢。"

            谢文东趣味的看看紧张莫名的东方易,感到好笑,说道:"哎,你是政治部的高官啊,还有你怕的人吗?"

            "政治部?哼!"东方易冷笑,道:"现在的政治部也在风雨飘摇中,地位恐怕不保,部门随时都有取消掉的可能。"

            这消息倒是谢文东没听说过,一楞,问道:"为什么?"

            "权利太大,总是能让人眼红,也让某些人感觉自己的地位被威胁、权利?#24739;?#31354;,以前,我们上面有个厉害的'老头子'罩着,?#19978;В?#19981;久之后就将没有了,狂风暴雨也就都来了。""哦,你说的人是……""恩,心里明白就好,不用说了来。"

            谢文东心有?#20889;ィ?#19982;东方易边聊边走出机场,上了汽车。"这次中央见我为了什么?"车上,谢文东请教道。

            东方易摇头。谢文东挑起眉毛。东方易无奈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事,不过,现在风言风语很多,都是?#38405;?#19981;利的。你在黑道打打闹闹,特别最近,和什么洪门闹得天翻地覆,不可开交,中央已经难以容忍,而在这时候,你又将魂组的总部炸了,对于中央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却又不能不?#24760;?#21040;日本那方面的压力,如果因为此事必须要做出一个牺牲的话,你说中央会牺牲你一条命还是会牺牲中日之间的外?#36824;?#31995;?"

            谢文东颔了颔首,凝目看着自己的鞋尖,摇头道:"我的命,恐怕还没有那么值钱。"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东方易疲惫的靠在车椅上,仰着头,喃喃道:"所以,我?#30340;?#26159;不应该来的。"

            "世上没有后悔药。"谢文东笑眯眯道:"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19968;?#27809;有后悔呢。""因为,你是疯子。"

            要见谢文东的这个人,确实是个高官,高到什么程度,'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来形容他,一点不过分。

            ?#26412;?#38035;鱼台。园内雄伟的建筑气势磅礴,古香古色,绿草茵茵,古树参天,数万平米的内胡清澈见底,明如?#24471;妗?#23545;于谢文东来说,钓鱼台是神秘的,或者说是神圣的,因为只有国家及其外国的领导人才有资格住在这里,和天安门,人民大会堂一样,是国家的象征。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坐在其中与国家领导阶层的大人物会面。那种情绪激扬的澎湃,是言语无法表达万一的。东方易口中的大人物是位老者,不过看他的外表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许多,五十开外的模样,头发乌黑,浓密,一?#24597;雜兄?#32441;的面颊斧劈刀削一般,菱角分明,鼻直口方,腮下无须,特别是一双眼睛,眼角微微上挑,象是快站立起来,即使在平常也给人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浑身上下留露出透彻人心肺的?#20113;?/p>

            没错,是?#20113;?#27492;人,谢文东在电?#30001;希?#25253;纸上,没少见过,可见到本人之后,感觉又完全不同,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他?#20146;勻欢?#28982;流露出来的常人无法比拟的气质。

            "你就是谢文东?"老者上下打量他,目光平淡?#20889;?#20986;一分惊疑。

            谢文东似乎早对这种眼神习以为常了,不管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第一次见到他总是用这种眼神,用这种语气作为开场?#20303;?我应该比您想象中更年轻一些吧?!""哈哈!"老者点头。这时候,宾馆内的服务人员送?#21916;?#27700;,虽未品尝,香气已在?#25484;新?#24310;开来,香而不浓,清清淡淡,引人垂涎。谢文东对茶道不甚了解,可他也喜欢喝,忍不住脱口道:"好茶。"

            两个字,让老者又重新认识到谢文东的非常之处。平常人包括那些地方的高官们见了他,精神大都及其紧张,整个人象是拉开了的弓弦,绷得紧紧的,注意力也全放在他身上,小心翼翼,而谢文东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竟然还有闲情欣赏茶香,确实不是一般人可比。老者笑呵呵道:"极品龙井,算是好茶了,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不喜欢喝茶,可你好象不太一样。"

            谢文东道:"茶,第一口喝下去是苦的,第二口喝下去是香的,第三口才是甜的,和那些各种各样的饮料比起来,人们已不在喜欢先苦后甜的茶了。"

            "呵呵。"老者笑了,笑起来很和蔼,趣味盎?#22351;溃?不错,年轻人有头脑,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也很有道理。"一顿,又道:"有头脑是好事,不过要看用于?#26410;Γ?#29992;得正,是造福国家,用得偏,则危害甚广,律法难容。"

            谢文东一震,幽幽道:"正与偏,有时候很难界定。"

            老者面容一正,威严两个字写在?#25104;希?#35805;音铿锵顿挫道:"可是,当国家的利益受到危害时,已经不是正与偏的概念了。"

            谢文东知道他指得是什么,从容道:"可是我也知道,如果我不去做,国?#19968;?#36973;受到更大的未知危害。"

            老者目光?#20102;福?#26080;形的光芒好象一把有行的尖刀,直刺在谢文东的心窝里,说道:"你是在为你自己铲除危害吧。"

            谢文东哑然。老者的目光好象能看透他的心事似的,老者的话,也正说到他的?#30446;?#37324;。没错,他之所以平掉魂组,其中最大的意图就是铲除祸根,?#35874;?#32452;一日在,他一日难以睡安,为国家利益着想,那只是骗人的幌子,这幌子能瞒得别人,却瞒不过中央。半?#21361;?#20182;嘘了口气,悠悠然说道:"不管?#39029;?#20110;什么意图,总之最后的结果,?#27425;?#22269;家清除了祸端。"

            "可也将国家拉进?#22235;?#30475;的外交旋涡当?#23567;?老者道:"如果非使用如此强硬的手?#21361;?#24403;初我也不会批准你加入政治部的。"

            "啊?"谢文东大惊,问道:"是您批准我进入政治部的?"

            "呵呵。"老者扶腮而乐,说道:"你以为政治部是常人想加入就加入的吗?!"他从茶几下拿出一沓资料,递给谢文东,道:"政治部的任何新增人员都需要我的核准,他们的所有资料我都要一一过目,政治部权利过大,我同样也需要对国家负责。"

            "?#19978;В?谢文东叹口气,道:"我不是其中的好成员。"

            老者突然站起身,在房中背手度起步来,良久,他站稳身,转头道:"日本现在逼得很紧,不能因为此事而与其?#27426;瘢?#37027;对国家经济上的损失太巨大了,所以,必须得给日本政府一个交代。"

            谢文东眼睛一眯,心计急转,接口丝毫?#24739;?#29369;豫的说道:"如果硬要给出交代,那就把我的命给他们好了。"以进为退,?#20102;?#22320;而后生,谢文东现在是豁出去了。

            老者目不转睛的看着他,良久,微微笑道:"不管你说的是否是真心话,你都没给政治部丢人。"话锋一转,又道:"对了,现在东?#24605;?#22242;发展得很快,它应该是你麾下的产?#34507;?!"

            谢文东眼珠一转,心如明镜,?#20982;?#30524;睛道:"没错,不过我可以保证,不管我是活是死,东?#24605;?#22242;都不会垮台,都会正常的运转。"毕竟中央也不愿意看到一个在地方很有实力的大型企业因此而垮台,而且,东?#24605;?#22242;很注重社会的形象,?#30343;本?#20986;大量资金造福社会,最近,在喻超的积极筹备下,已准备设立东北社会福利基金,豪言三年内?#24230;?#20004;个亿,致力于改善社会弱势群体的温饱?#21050;?#19968;旦因谢文东而使东?#24605;?#22242;?#35272;#?#37027;?#27809;?#37329;也自然随之泡?#28291;?#31038;会影响太坏。

            老者眼睛一亮,放出赞赏的光芒,轻叹,道:"你确实很聪明,如果……"他下面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从新坐回到座位上,好一会,才柔声说道:"将你这样的年轻人?#22351;?#26085;本,也不是我想看到的。你,走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是六道的经典都市小说,如果你喜欢坏蛋是怎样炼成的(1)全集,请收藏坏蛋1:www.21534322.com以便下次阅读。

            标题:第六卷 这就是法 第一百七十三章   地址: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