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 《拔刺篇》61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 《拔刺篇》61

            所属目录: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交友

            “我明?#20303;?rdquo;谢文东目光深邃地说道。

            “刘老爷子很喜欢你,于你而言,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如果有空,就常去拜访一下吧。”

            刘振生,这位新中国成立以来,业已幸存无几的老革命,他的态度倾向于哪一边,于各大?#19978;?#32780;言都至关重要。

            谢文东心中明镜似的,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道:“我会去拜访刘老爷子的。”

            注视谢文东良久,他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再什么话都?#27426;?#35828;,只拍了?#30007;?#25991;东的?#30452;郟?#31449;起身形,抬步向外走去。

            东方易?#20081;?#35782;地起身,向着他的背影,敬了个军礼。

            目送他离开,办公室的房门关闭,东方易?#35835;似?#21051;,扭头狠狠瞪了谢文东一眼。

            后者已然坐回到沙发?#24076;?#32728;着二郎腿,手拿着茶杯,悠哉地喝茶。

            东方易走上前来,在谢文东翘起的脚上踢了两下,说道:“你是真傻还是在?#21543;怠?rdquo;

            “什么?”

            “你听不出来首长是什么意思吗?”

            “听得出来了。”

            “那你还那么说?”东方易气得瞪大眼睛,恨?#22351;?#25235;住他的衣领子,把他提起来,用力摇一摇。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包办婚姻这一?#20303;?rdquo;谢文东放下茶杯,站起身形。

            他拉了拉衣襟,大步流星地向外走去,头也不回地向后挥挥手,说道:“走了,如果有时间,晚上一块出去聚聚。”

            东方易气得直喘粗气,冲着谢文东的背影,大声说道:“我看幼稚的人是你!如果你真能和刘家联姻,?#38405;?#30340;好处有多大,你不知道?”

            听闻这话,已然走到办公室房门前的谢文东顿住,握在门把手上的手也随之放了下来,转回身,忍不住笑了,气笑的,说道:“你以为刘玉婷是什么人?以为这个联姻想联就能联?简直是一厢情愿,异想天开。”

            谢文东从来不认为自己身上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论外表,普普通通,论本质,黑到了骨头渣子里,刘玉婷凭什么能看上他,又凭什么愿意和他结婚?

            东方易眼睛一亮,正色说道:“文东,我可是打听过了的,刘振生和刘玉婷?#38405;?#37117;很满意。”

            谢文东扬起眉毛,笑问道:“是吗?没看出来。”

            和刘振生见面的时候,后者没少挖苦他,挑三拣四,瞅哪都不顺眼。至于刘玉婷,虽说见过两面,打过两次?#22351;潰?#20294;双方都是客客气气的,生疏并不亲近,他实在没感觉出来刘玉婷有看上自己的意思。

            东方易正要说话,谢文东笑道:“东方兄,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像一位古代的?#35748;汀?rdquo;

            “啊?谁啊?”

            “陈世美啊!”谢文东说道:“要我说,这事就不如东方兄你?#24076;?#34429;然四十多岁了,但比年轻人更成熟、更稳重,打眼一瞧也是位帅大叔,现在又正好流行老少配……”

            见东方易已然怒气冲冲地抓起茶杯,谢文东第一时间拉开房门,闪了出去。

            咣当!

            ?#25293;?#21457;出茶杯?#19981;?#38376;板的脆响声。

            谢文东耸?#22987;紓?#25289;了拉胸前的衣襟,见办公室门口的几名秘书、助理都在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他慢条斯理地说道:“今天,委员的?#37027;?#19981;太好,你们也都小心点,别扫到台风尾。”

            闻言,秘书、助理们立刻垂下头,各自忙碌起手头上的工作。

            谢文东笑了笑,大步离去。

            他明白,这?#38382;?#38271;见他,不是为查问他的工作,也不是为了让他去联姻,主要是为了看看他这个人,值不值得信赖。

            估计这一番的接触下来,首长的心里也是很茫?#22351;?#21543;。他有在帮他做事,但又不会完全听从他的命令去行事。

            ——————————分割线,又见分割线——————————

            G?#23567;?/p>

            这天,张君怡又抽出时间,陪?#25490;?#29618;和金蓉到景点逛了一天。

            这?#38382;?#38388;的相处,三人的关系亲近了不少。张君怡对金蓉,多是以照顾为主,像哄小孩子一样,对彭玲,则是正常的朋友交往。

            她二人年龄相仿,都是成熟又有主见的人,共同的话题也很多。

            白天无话,到了傍晚的时候,张君怡带?#25490;?#29618;和金蓉去到G市知名的商场。

            这座商场里大多是精品店,香奈儿、阿曼尼、路易威登、古奇等世界知名品牌,在这里都能找到。

            走进香奈儿专卖店,看着衣服上的价签,彭玲?#34507;?#21643;舌,上万元的服饰在这里都算是便宜的,数万、十数万甚至几十万的服饰,随处可见。

            金蓉选衣服,从不会看价签,只要看到有自己喜欢的,便会毫不犹豫的买下来,彭玲则不然,她买东西,只选自己能承担得起的。

            谢文东给她的副卡并不比金蓉的少,但她从来没用过,她不喜欢花男人的钱,能承担得起的,就用自己的钱买,承担不起的,她也没那么大的欲望。

            在精品店里逛了一圈,金蓉选了一套套装,和两件连衣裙,彭玲则是两手空空。

            张君怡拿起一件白色碎花的连衣裙,向彭玲身上比量了几下,笑道:“玲玲,我看这件裙子很适合你。”

            彭玲接过来,对着试衣镜照了照,笑道:“是挺漂亮的。”说着话,她又看了看价签,标价六万多,她摇摇头,把裙子挂了回去。张君怡不解地问道:“你不喜欢?”

            “还好,?#36824;?#20215;钱太贵了。”

            看眼正换衣服?#22351;?#19981;亦乐乎的金蓉,张君怡边把连衣裙拿下来,边对彭玲笑道:“这对谢先生而言,连?#25490;?#19968;毛都算不?#24076;?#20320;给他省钱,他可就把钱都花在别的女人身上了。”

            说着话,她特意向金蓉那边努努嘴。

            连日来的接触,她对彭玲也很了解了,彭玲不是没钱,谢文东对她也绝没小气,就是她自己的性子太执拗,坚持不肯花男人的钱。

            顺着她的视线,彭玲向金蓉那边看了看,笑了,说道:“我?#33151;?#33993;不一样,她从来都是小公主。”

            她二人的出身本来就不同,她是警察,习惯了独立,也习惯了一切靠自己,而金蓉是洪门公主,含着金勺出生,在蜜罐中长大。

            张君怡摇了摇头,有时候,她都替彭玲觉得辛苦。

            没有接触前,她对彭玲也没什么感觉,接触了之后,她是越来越喜欢这个性子倔强又自强不息的姑娘了。

            她轻叹口气,说道:“有时候我真怀疑,和谢先生在一起,究竟是你的幸福,还是你的不幸。”

            在她看来,彭玲值得一个更好的男人去珍稀,哪怕没有钱,没有权,但能对她一心一意,过着最普通、最平淡的生活就好。

            彭玲能听出张君怡地话外之音,对她感激地笑了笑,说道:“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没有如果,我也不会后悔。”

            以前,张君怡也好奇过,谢文东怎么就喜欢上了彭玲,一个是黑帮大头目,一个是刚直不阿的警察,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人。但现在,她渐渐明白了。

            如果把金蓉比喻成温室中的花朵,那么彭玲就是一颗松柏,坚强,在男人身上都很少能见到的那股子坚强。

            “有时候,我真是羡慕谢先生。”

            “哦?”

            “如果我是男人,我?#27426;?#20250;做他的情敌,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把你翘过来。”

            彭玲被她的话逗乐了,咯咯地笑出声来,说道:“好吧,我得承?#24076;?#25105;不是蕾丝边。”

            张君怡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嘟囔道:“我也不是。”说着话,她拿着连衣裙去前台结账。

            彭玲好奇地问道:“你也喜欢这件裙子?”

            “太素气了,我不喜欢。”

            “那你还要买?”

            “送给你啊!”

            “我不能要……”

            “其实,一直以来,?#38405;?#25105;都很愧疚,没有正式道过?#31119;?#36825;就算是我的赔礼吧。”

            “你已经道过歉了,我也收过你的赔礼。”

            “就那些小点心?”张君怡笑了,把裙子放到前台,同时打开手提包,正准备拿卡,彭玲?#32769;?#19968;步把一张金卡递了过去。虽然她不愿意用谢文东的钱,但与其让张君怡结账,还不如用谢文东的钱结账。

            ?#22351;?#26381;务员把金卡结过去,张君怡抢过金卡,递上自己的卡,见彭玲要抢回去,她正色问道:“玲玲,你还当?#22351;?#25105;是朋友?”

            见张君怡一脸的不高兴,彭玲无奈地收回手。

            结完账后,张君怡把包装袋连同金卡,一并塞进彭玲的手里,说道:“从小到大,我的姐妹一直?#27426;啵?#25105;是真的把玲玲当成交心的朋友,也是真的打心眼里喜欢和玲玲做朋友。”

            彭玲做过那么多年的警察,最基本的?#24230;?#20043;明还是有的,张君怡是出自于真心还是假意,她多少能感受得出来。

            刚开始的接触,张君怡确实是虚情假意更多一些,她的心思,根本没放在她和金蓉身?#24076;?#26356;多的是为了讨好谢文东,而现在,彭玲倒是能感受到她的几分真情实意了。

            她幽幽说道:“君怡如果真把我当姐妹的话,我希望以后你和文东不要再斗下去,夹在中间,我很为难,无论最后谁受了伤害,我心里都会很难过。”

            张君怡?#35835;?#19968;下,接着笑了,抬手揽住彭玲的肩膀,笑道:“玲玲这么说,是不想让我难堪吧!其实,我斗?#36824;?#35874;先生的,如果最后真会有人受伤,那也只会是我。”

            彭玲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你把文东想得太神了。”

            张君怡摇头,说道:“是你把你的这位先生想简单了。”

            在彭玲眼中,谢文东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有时候会执拗,有时候会耍无赖,有时候?#21482;?#31461;心未泯,好像个没长大的大男孩。

            而在张君怡眼中,谢文东阴险?#26222;?#20919;酷无情,从?#20146;?#37324;透出阴戾之气,像野兽,像恶魔,但就不像个正常人类。

            她二人的感觉都没错,这些都是谢文东的一面,在不同的人面前,他表现出来的性情也完全不同。世上的每一个人,都是有多面性的。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是六道的新书,已经更新到《拔刺篇》61,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最新章节无弹窗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60

            ?#20081;?#31687;  《拔刺篇》62

            标题:《拔刺篇》61   地址:http://www.21534322.com/huaidan3liudao/5484.html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