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4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 - 番外 - 《拔刺篇》64

            所属目录:番外      作者 : 六道

            亲爱的坏蛋小说读者,若阅读页排版错乱,那是因为百/度/转/码问题,只要在浏览器中直接输入本站网址 www.21534322.com 中间是坏蛋1的拼音 就能看到原站章节,大家?#20146;?#20102;吗?

            大佬们

            只见那两名青年男女冲到走廊尽头后,速度丝毫未减,男青年在前,身形一跃而起,直接撞碎玻璃,蹿到窗外,直坠下去。

            女青年也是没有丝毫的迟疑,紧随其后,也顺着破碎的窗户蹿了出去。

            要知道KTV可是在六楼,而?#19968;?#26159;大型商场的六楼,比民用住宅的六楼要高得出,这样的高度,无论是谁,跳下去都得摔个粉身碎骨。

            袁天仲和单战眉头紧锁,箭步来到窗户近前,探头向外观望,没有看到那对青年男女的尸体,只看到一辆装满空纸箱的货车飞驰而去,而那对青年男女,现已躺在密密麻麻的空纸箱当?#23567;?/p>

            妈的!袁天仲和单战在心里同时咒骂了一声,紧接着,他二人又怒气冲冲地看向对方。这两位,不约而同的都把责任推到对方身?#24076;?#35748;为是对方?#19979;?#20102;?#32422;骸?/p>

            “你瞅啥?”

            “瞅你咋地?”

            “想单练?”

            “试试啊?”

            “单战——”

            袁天仲和单战正各自梗着脖子顶牛的时候,走廊里传来张君怡高八度的尖叫声。

            两人不约而同地收回目光,快步走了出去,越过走廊的?#25112;牽?#20030;目一瞧,正看到张君怡和金蓉抱着昏迷?#36824;?#30340;彭玲在大声哭?#21834;?/p>

            单战急步上前,说道:“大小姐,让我来!”

            说着话,他蹲下身形,伸手要把彭玲抱起,他的?#21482;?#27809;碰到彭玲呢,屁股上先被人狠狠踹了一?#29275;?#36466;在地上的单战是直接从彭玲身上翻过去的,轱辘出?#36855;丁?/p>

            他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蹿起,转回身形,双目喷火地怒视着袁天仲。

            “妈的还显到你了?!”袁天仲蹲下来,查看一番彭玲的伤势,没有发现致命伤,她也只是因脱力而昏迷,他这才暗松口气,把彭玲拦腰抱起,同时对跪坐在旁的金蓉说道:“金小姐,跟我走!”

            看到袁天仲抱?#25490;?#29618;,带着金蓉,急匆匆的离开,张君怡哪能放心,叫了一声‘单战’,一路小跑的跟着袁天仲而去。

            单战的眉头皱着,快要拧成个疙瘩,?#36824;?#20182;还是追上张君怡,默默地走在她的身旁。

            也不知道他?#30001;?#19978;的哪里摸出个橘子,三两下,剥了皮,递到张君怡面前。后者看了,哭笑?#22351;茫?#24515;烦意乱地摇摇头。

            今晚杀手的目标很明确,就是冲着?#32422;?#26469;的,如果不是彭玲拼死相救,她恐怕早已性命不保。

            只是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敢派杀手来杀她。敢与她为敌的,敢如此明目张胆来杀她的,也只有谢文东了。

            可是通过彭玲的表现,这些杀手显然不可能是谢文东派来的,那么,究竟又是谁呢?

            张君怡心里充满了疑惑,表情凝重,?#30446;?#22914;同堵了一块大石头,憋得她难受。

            见张君怡不吃,单战把递出去的橘子收回来,一瓣一瓣地丢进?#32422;?#30340;嘴巴里,随着一个橘子下肚,他皱起的眉头也渐渐舒展开,过了一会,他手里又多了一把瓜子,在张君怡的身边,边走边?#23613;?/p>

            就连走在前面的袁天仲,都忍不住回头瞪了他一眼,单战歪着脖子,以挑衅的眼神瞪了回去。

            你给我等着!袁天仲嘴角勾起,目光深邃,笑得毫无温度,只有冰冷。

            老子还怕你不成?单战侧头,呸的一声,吐出一片瓜子壳,手在口袋里摸了半天,又掏出一块巧克力……

            ——————————暗幽闻花,我想做一条黄金分割线——————————

            且说逃走的那对青年男女,货车开出了几条街,?#25112;?#19968;条小巷子里,缓?#21644;?#20102;下来。

            青年男女跳下货车,向前走了?#27426;危?#38075;进停在路边的一辆轿?#36947;鎩?/p>

            开车的同样是位金发碧眼的外国人,三十多岁的年?#20572;?#24102;着眼镜,斯斯文文。

            汽车启动,斯?#37027;?#24180;边开车边问道:“怎么样?(英,以下略)”

            “没成功。”女青年疲惫地向后倚靠,同时不停地揉着酸疼的?#30452;邸?/p>

            斯?#37027;?#24180;皱了皱眉。

            “对?#25509;兇急浮?rdquo;

            “哦?”

            “遇到两个高手。”

            “哦。”

            “?#19968;?#30097;,对方已经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行动。”

            斯?#37027;?#24180;眉头皱得更深。消息不可能是从他们这里走漏出去的,还知道他们行动的人,就是他们的雇主了,可是雇主没有理由即雇?#31471;?#20204;,又暗中出卖他们。

            他正满腹怀疑地开着车,突然间,就听身后有人大叫一声:“小心——”

            当他?#20174;?#36807;来的时候,已然来不及了。

            斜侧里冲出来的一辆大货车,结结实实地撞在轿车的侧身。那一瞬间,轿车都凌空弹飞起来,在空?#20889;?#30528;旋,横飞出去十米多远,可见撞击力之大。

            轰隆——

            轿车落地后,?#22336;?#20986;一声巨响,在地面上又连续翻滚,而后四轮朝?#24076;?#36710;顶在下,贴着地面,横滑出去七八米开外,地上磨出一连串的火?#20146;印?/p>

            ?#38534;⒏隆?#22030;!

            随着一连串的刹车声,四辆飞驰而来的越野车停在四周,紧接着,?#24471;?#36215;开,从里面走出来十数名黑衣大汉。

            摔了个底朝天的轿车,四周全是残骸、碎片,十数名大汉走过来的时候,踩在碎片?#24076;?#21457;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走到近前,他们弯下腰身,向?#30340;?#26395;了望。开车的斯?#37027;?#24180;满头是血,业已晕死过去,坐在后面的那对青年男女,还有些意识,尤其是女青年,颤巍巍的手指正在?#21482;?#19978;划动。

            一名大汉探出?#30452;郟?#25226;她操作的?#21482;?#25250;了过来,低头一看,信息已然发出,发出的信息是一串英文,trap(陷阱)!

            那名大汉看了片刻,将?#21482;?#20851;机,揣入口袋中,而后,众黑衣大汉将三名青年?#30452;?#25341;出汽车,架进他们开来的越野?#36947;鎩?/p>

            片刻后,四辆越野车齐齐飞驰而去。

            ?#39134;希?#26368;先清醒过来的是那名女青年,她低垂着头,鲜血顺着她的额角、眉?#19994;蔚未?#31572;地向下流淌,她看了看坐在左右的两名大汉,嗓音沙哑又微弱地问道:“你们……你们是谁?(英)”

            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那两名黑衣大汉如同?#23601;?#26729;子似的,坐在椅?#30001;希?#38754;无表情,?#27426;欢?/p>

            “你们……你们要带我去哪?(英)”

            依旧没有人回答她。过了许久,副驾驶座?#22351;?#22823;汉转回头,看着她,用汉语一字?#27426;?#22320;说道:“你从哪里来,送你回哪里去。”

            不知她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她的头垂得更?#20572;?#22914;果不是两边的黑衣大汉还死死架着她的胳?#29627;?#27492;时她得从车椅上一头栽下去。

            车行一个多钟头,在一片荒凉的小码头前停下来。

            众黑衣大汉?#36861;?#19979;车,连带着,将三名外国青年一并被拽了下来。

            这么长时间,他们也?#25351;?#20102;不少,至少可以?#32422;?#36208;路,不再需要别人架着。

            在十数名黑衣大汉的看押下,他们三人顺着小码头的?#23601;氛坏潰?#19968;直走到尽头。

            现在已是深?#26775;?#25918;眼望去,海面上黑茫茫的一片,连点亮光都没?#23567;?/p>

            三名外国的青年男女,面对着大海,站在码头的尽头,一字排开,十数名大汉站在他们的身后,一个个交叉着手,放在小腹前。

            无人说话,整个场面安静得诡异,寂静得可怕,只有哗哗的海浪声。

            嗡、嗡——

            一名大汉的?#21482;?#25391;动起来,他接通电话,听了片刻,说道:“明?#20303;?rdquo;

            他揣起?#21482;?#21521;左右的大汉点下头。

            得到他的授意,众人齐刷刷伸手入怀,掏出手?#26775;?#21516;时上?#29275;?#21516;?#26412;僨梗?#21516;时扣动扳机。

            嘭、嘭、嘭——

            十多把?#26775;?#21516;时响起,三名外国的青年男女,声都未吭一下,相继倒地。十数名大汉齐齐收?#26775;?#29255;刻都未多留,转身回到越野?#30340;冢?#22235;辆汽车风驰电掣般的驶离码头。

            嘟嘟嘟!

            没有多久,在一连串的马达轰鸣声中,一艘快艇靠拢到码头旁,从快艇上蹿出两名大汉,低头看了看地上的三具尸体,展开狭长的黑色塑料袋,套在尸体身?#24076;?#24182;用胶带把塑料袋封死。

            两名大汉的动作干净利落,将三具尸体全部包裹妥当,搬到快艇?#24076;?#20854;中一名大汉乘坐快艇离开,另一名大?#27627;?#19979;来,提着小水桶,盛着海水,把?#35805;?#19978;的血迹仔仔细细的冲洗干净。

            ——————————我是最后的分割线——————————

            大?#21697;?#25237;,总部。

            办公室内。大?#21697;?#25237;的掌门人周玉廷在,兴华金融的掌门人韩启明、鼎易?#36466;?#30340;掌门人吴骏伊也在。

            周玉廷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24076;?#38889;启明和吴骏伊坐在沙发?#24076;?#19977;人看着墙壁上的屏幕。

            里面的画面是两名站在快艇内的大汉,正合力抬着?#35805;?#35065;得如同粽子般的尸体?#24230;?#22823;海?#23567;?/p>

            韩启明喝着茶,吴骏伊喝着咖啡。

            周玉廷拿起办公桌上的遥控器,把视频关闭。

            他站起身形,慢悠悠地说道:“六合、兴华、大唐、鼎?#20303;?#26122;天,之所?#38405;?#38271;盛不衰,之所?#38405;?#27963;到今天,靠得是什么?

            “三个词,六个字?#21644;?#32467;、利益、?#33014;狻?/p>

            “困难时期,团结最重要;中庸时期,利益最重要;昌盛时期,?#33014;?#26368;重要。

            “现在,正值昌盛之时,谁若是打破了?#33014;猓?#35841;就是在置我们五家于生?#26469;?#20129;的险地。”

            周玉廷在办公室里缓缓踱步,慢悠悠地说道:“这次,给年轻人一个教训,也是在提醒他,做一家掌门人,不是那么容易的?#25314;?#20063;不是他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的,一家的利益再重要,也没?#24418;?#23478;的共同利益来得重要。”

            他走到杆架前,随手抽出一根球杆,将模拟草坪上的高尔夫球轻轻推了出去,一干入洞。

            他嘴角勾起,转头看向韩启明和吴骏伊,笑道:“?#33014;猓?#26368;重要。五家的关系,不能失衡,更不能一家独大。”

            韩启明轻轻放下茶杯,翘起二郎腿,慢悠悠地说道:“?#29616;?#36825;次把六合的上百家公司名单?#22030;?#32473;谢文东,有些过了。”

            吴骏伊喝了口咖啡,说道:“虽然抑制住了六合的扩张势头,但我?#20146;?#36523;的损失也不小。”

            四万亿的生意就这么毁了,无论怎么想,都太?#19978;?#20102;。

            周玉廷笑了笑,?#35748;?#25353;钮,一颗高尔夫球滚到他的脚前,他做了几下挥杆的动作,说道:“这次的生意,并不妥当。”

            韩启明轻轻戳着额角,吴骏伊继续喝着咖啡。

            周玉廷说道:“?#19978;?#20043;争,你们觉得谁会赢?”

            “鬼知道。”韩启明夹起一根雪茄,点燃。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所以,”周玉廷再次一干入洞,他笑呵呵地说道:“这淌浑水,我们还是不要趟了,作壁上观的好,否则,粘了一身泥,想甩都甩?#22351;簦?#25105;可不想接下来要被打压十年。”

            韩启明扬起眉毛,吐出口烟雾,问道:“听?#29616;?#30340;话,新老板要赢了?”

            周玉廷乐了,摇头道:“我说了,?#20063;?#30693;道,但我们早已过了投机取胜的阶段,现在,最重要的是,求?#21462;?rdquo;

            吴骏伊说道:“?#29616;?#35828;得对,这淌浑水,我们是不该趟。小家伙,初生牛犊不怕虎,大鹏展翅恨天?#20572;?#24635;想着做出点成绩给我们这些老家伙看看,过于冒进,急于求成了。?#36947;?#35828;去,梁小先生还是不如梁大先生沉稳啊!”

            韩启明撇了撇嘴,说道:“不沉稳的何止是梁小先生,张家的那两个小崽子也不是让人省心的。最近这一阵,和谢文东快成一家人了,不分里外,不知轻重。”

            吴骏?#20102;?#32824;肩,叹道:“一代不如一代,青黄不接。”?#36828;伲?#20182;看向周玉廷,说道:“?#29616;埽?#36825;次你扶你的外甥,可是没少花力气啊!”

            周玉廷看看吴骏伊,再瞧瞧韩启明,说道:“?#33014;?现在,什么都重要?#36824;胶猓?#26080;论是谁,打破了?#33014;猓?#23601;休怪我六亲不?#24076;?#32763;脸无情。”

            韩启明和吴骏伊相视而笑,双双站起身形,拉了拉有些褶皱的衣襟,说道:“时间不早,我们也该走了。”说完,二人一并向外走去。

            打开房?#29275;?#22312;办公室外面,黑压压的全是清一色的黑衣大汉。看到他二?#39034;?#26469;,众人齐齐躬身施礼,异口同声道:“韩先生、吴先生!”

            周玉廷向门外望了一眼,收回目光,慢慢抡起球杆,猛然打了下去。

            嘭!

            高尔夫球飞出,打在落地窗?#24076;?#21457;出一声闷响,白色的小球在办公室内弹跳个不停。

            周玉廷随手把球杆向旁?#27426;?#20280;了个懒腰,说道:“回家,睡觉!”

            ---------------------------------------------

            番外《拔刺》篇,到此先告?#27426;温洹?#36825;篇番外,篇幅相对较长,但写这篇番外不是为了怀旧,主要是为了做铺垫,以前的老人物出现?#27426;啵?#20869;容主要集中在新人物和新元素上。

            相隔这么多年,又一次执笔写坏蛋,有些陌生,又感觉很熟悉,感情复杂。

            整篇番外,如果有不满意的地方,请书友们提出来,六道会在以后的写作中加以改进。

            谢谢书友们这么多年来仍在怀念《坏蛋》,支持《坏蛋》,这篇番外,算是六道回馈书友们的一份小礼物吧!

            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是六道的新书,已经更新到《拔刺篇》64,本站提供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最新章节无弹窗及坏蛋是怎样炼成的3全文阅读,请收藏本站支持六道.

            上一篇  《拔刺篇》63

            ?#20081;?#31687;  第一章?#27721;喜?/a>

            11选五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

                          1. <meter id="jt2gk"><menuitem id="jt2gk"></menuitem></meter>